浴血天都正文 第一百四十九章 炎黃族之恥

邋遢道人雙眉一豎,吼道:“區區幻境而已!看我一劍破之。”

他猛地用力前踏,劍身周圍的震顫愈發劇烈,整個空間都似乎承受不住這威力一般。

逍遙王在后方看著,眼里閃爍著光芒,說道:“邋遢道人所用的劍術,化繁為簡,已經登峰造極,這樣的攻勢我也要退避一二,不過書院四圣現在陣法連接,攻起任何一人都是四人共同承擔,相應的也要應對四人的進攻,他恐怕要吃虧。”

話音剛落,竹林中竹葉簌簌的下落,用琴聲牽引著匯聚在一起,形成一條竹葉組成的巨龍,張開巨口咆哮而來。

邋遢道人的寶劍突然綻放出道道驚人的劍光,那柄前推的劍變成了三丈長,兩丈寬的巨劍。

他的須眉和身上的道袍,都在前行中讓罡風吹得朝后飛揚。

表情變得猙獰無比,氣勢高漲,大有一往無前,生死莫問的氣魄。

竹林里的琴聲一直沒有停止,在形成巨龍的時候,琴聲還是緩緩如流水,等到成了巨龍以后就變得激昂,從琴聲里面能夠感受到刀槍之意。

最終一龍一劍還是碰撞在了一起,罡風四散開來,攪得后方的十幾人都不得不運功抵擋狂風,不至于被吹飛和傷到。

巨龍在收到刀劍一擊后就消散成了無數的竹葉,那寶劍也恢復成了原先大小。

邋遢道人還要繼續上前,散開的竹葉,密密麻麻的在空中流轉,如同一柄柄直立的寶劍,把他圍在中間。

書圣的聲音傳了出來:“邋遢道人,你修煉到如今境界很不容易,只要你發誓不繼續進綺夢大澤,我就放你出去,若你要執迷不悟,我們四人只有得罪了。”

邋遢道人立在原地,神情有些猶豫。

自己最為威力巨大的一招輕易被攔下,繼續向前絕對討不了好,自己苦修近一百多年才有現在的境界,還不想死。

可是現在認慫又怕被后面的那些人笑話,左右為難。

書院四圣見他停下手,就說:“這樣吧,邋遢道人,你愿意離去的話,我送你一朵渡厄金蓮,助你渡下次天劫。”

聽到渡厄金蓮幾個字,不光邋遢道人,后面的幾人也不淡定了。

這渡厄金蓮十分稀有,對于他們這些人來說,一朵渡厄金蓮就是多了一條命。

邋遢道人放下寶劍,同意了這個提議,退出了戰圈。

后面幾人相互對視一眼,都齊齊上前一步,原來是見這老道得了好處,他們也想分一杯羹。

書圣見到幾人模樣,已經知道他們的打算,說道:“我書院自知讓諸位術師以上的道友不進去確實有些強人所難,出來的時候帶了些珍貴的天材異寶給諸位,請各位放心。”

“哦?劉老怪,你以為就憑你區區幾樣東西就想讓我等收手么?奇珍異寶我逍遙樓多得是,現在就是沒有關于仙路的典籍。”逍遙王譏笑道。

眼前還是那密密麻麻,放眼都是綠色的竹林,書圣的聲音不知道從哪里傳了出來:“逍遙王,我們知道你的手段和武功,這個小小的幻境確實抵抗不住你,我和幾位師弟出門的時候,還帶了書院里收藏的戮仙針和破功鈴,諸位大可一試,不過我有言在先,如果你們不聽我好言相勸的話,說不得,我們天下書院的四個老頭要大開殺戒了。”

“戮仙針!破功鈴!”附近傳來幾聲驚呼。

妙法蓮華宗的美婦人說道:“你們天下書院乃是天都浩然正氣之地,為什么要留著兩樣歹毒的魔門武器?”

原來這個戮仙針和破功鈴是魔門專門用來對付修真和天都術者的武器,一百多年前曾經為禍天都,殺人無數,攪得天都天翻地覆。

后面是天下書院派了人才將魔頭消滅,而他的成名武器就消失了,人們都以為這武器已經在戰斗中毀掉了,沒想到天下書院居然一直留著。

“武器、功法甚至于人都沒有正邪、仙魔一說,重要的是在于使用的人,用它做什么事情而已。你拿著魔兵做濟世度人的事情,那么就是正,如果做的是為非作歹的事情,那就是惡。今天這兩件武器剛好派上用場,能夠讓此地免遭涂炭。”書圣的聲音忽遠忽近。

“哈哈哈,劉老鬼!不要在這里假惺惺的裝作慈悲相,你以為你們天下書院就真的光明磊落,真的正氣浩然?你們的門徒有多少豬狗之輩不說,就說你們四圣,手上的殺戮難道就少了么?不要以為憑你們四個老頭就能夠攔得住我們,依仗兩個魔道妖器就能夠肆無忌憚!”逍遙王大笑著說。

“對,劉老鬼,你們四圣修為到如今很是不易,難道真的要阻攔我等么?”道語尊者司徒波光,雙眼瞇起,動了殺心。

眼前的竹林一個變幻恢復了原樣,前面依舊是那個席地而坐的白衣老者。

書圣劉曦之,用手捋了捋白色的胡須,說道:“我當然知道,就我們書院四人難以抵擋你們群雄,所以我們在出門的時候通知了無量寺的黃眉僧人,丐幫的老叫花,九華山妙玉庵的慧言師太,三位老伙伴前來,算算時間也該到了。”

書圣的話才說完,南方來了一個邋遢老頭,一邊喝酒,一邊步履闌珊,正是離開張破曉的天都神丐。

只見他走的不快,可是每走一步就是十來丈的距離,眨眼間就到了面前。

老乞丐看著兩邊人站著對峙,露出了僅剩的幾顆黃牙,說道:“喲,今天可真是熱鬧,天都近百年都沒有這么熱鬧過,我記得上次還是唐的時候,姑蘇不悔就想著集結今天在場的這些英雄豪杰一起抗擊玄魔外族的,可是沒有人愿意出山,嘿嘿,現在聽說有了唐朝的寶藏出世,居然都來了。嘖嘖嘖,果然人不為己天誅地滅啊。”

“老叫花,你不用陰陽怪氣的,我知道你去了,可那又怎么樣,最后姑蘇世家男丁近乎死完,僅剩姑蘇不悔一顆獨苗,你帶著天都的江湖義士去相助,最后只有你一人存活,如果你聽我一言,保存實力,那么現在天都武林會強大的多,興許早趕走了玄魔族。”宋小胖老爹宋鐘,譏笑道。

老乞丐聽他這通話以后,渾濁的雙眼有了淚花,神情似乎在回憶,他鄙夷的瞥了宋鐘這一行人一眼,取出葫蘆,滾了一大口酒。

他說道:“當年玄魔一族入侵天都,大唐官吏腐敗不假,可是百姓卻是無辜,姑蘇無痕為了天都勞心勞力,四處奔走相求,拖著老弱殘軀同玄魔拼殺至死,姑蘇一族戰死三十余人,僅留有婦孺幼子。你們冷然拒絕也就罷了,現在還有臉冷嘲熱諷,我呸!不以為恥還以為榮,天下間還有你們這等無恥之人,老叫花算開了眼,就算活一千年也是炎黃族之恥罷了,必將遭后人唾棄。”

牛仔骑马电子 白酒代理赚钱不 从现在开始学什么手艺赚钱多 那种黑作坊加工赚钱快 暴利 淘宝教育卖录播课赚钱吗 今日银行股票推荐 股票分析师怎么考 铸造砂处理赚钱吗 赚钱移动平台 新乡医学院食堂赚钱吗 中信证券股票分析论文 学好ppt可以赚钱吗 网盘赚钱 userscloud 史莱姆摆摊赚钱吗 刚开淘宝店卖什么赚钱 股票融资平台 在网上买东西 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