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魄乾坤第四十二章 猿魔附體

身后十幾人以及袁家坡叛變的賓士,在朱建生一聲命令之下,操戈相向。

大戰在這一瞬間拉開了序幕。

此時的袁山顧不得什么,唯有戰,兄弟被殺,手下叛變,這是多令人難忘的日子。

“喝!”

袁山拖著手中的狼牙棒,一聲仰天長喝,體內靈力涌動,翻江倒海的匯集在手上,像一只好戰的野狼,沖向朱建生。

只是,袁山好像忘記了什么,像朱建生這種人,在這樣的場合下,他又怎么會和袁山真正的戰上一場呢。

當袁山拖著狼牙棒沖來的時候,朱建生只是嘴角微微邪笑,手中的長劍不但沒有提起,反而是被他收起來。

見朱建生如此反常,袁山心中頓時感覺到危險,忙大吼道:不好!不過,他還沒來得及做出反應,只感覺到背后一陣疼痛,兩把大刀已經砍在他的背上。

“啊!”

袁山被大刀砍得身上直發疼,掄起手中的狼牙棒向著身后就是一陣亂砸。

頓時之間,偌大的山門之處,塵土飛揚,震動聲波蕩開去數十米,就連藏在遠處的莫凡和寶哥,也都受到不小的波及。

“這個袁山,看來也是個狠角色,怪不得朱建生要如此的精心設計。”莫凡一手摸著下巴,若有所思的說道。

“只是,要戰敗三個和朱建生一樣都達到凝氣境一階的高手,對于現在的袁山來說,那簡直就是難如登天。”

“不過,要是......那就......”莫凡在心中這樣想到。

可瞬間,莫凡馬上就打消了心中的念想,如果是他一個人,那他還真會那樣做,但是現在旁邊還有寶哥。

小馬已經在這次行動中不在了,他可也不想寶哥因為自己只是的想法也失去生命。

“哼!袁山,你就別做無謂的掙扎了,今天我定要了你的命!”朱建生見袁山雖然受傷,但是戰力卻絲毫沒有受到影響,也是再次拔出了手中的長劍,攻了過去。

長劍在朱建生的控制之下,所向披靡,大斬四方,一劍斬殺了一個袁家坡弟子,一道半月形的靈光瞬間飛出,在地面上拉出一道長長的鴻溝。

半月形的靈光帶著強大的殺傷力,毫不留情面的斬殺向袁山而來。

“嘭!”

就當半月形的靈力之光即將斬中袁山時,袁山手中一根狼牙棒也是砸在地面上,一絲莽荒氣息也是穿過地面,在離他不到兩米的地方爆炸開來。

一招抵擋住朱建生的攻擊,袁山突然轉身,一個健步躍起,跨過不知何時出現,還暗砍了自己兩刀的黑影,迅速的往袁家坡內跑去。

“這廝想要帶著東西逃跑,給我攔住他,就算丟了性命,也絕不能讓他把東西帶出去。”

見袁山在這種情況下不但沒有逃,反而是朝著里面跑去,朱建生頓時明白,自己想要的東西還在袁家坡,所以,就命黑影追進去,要在朱建生逃離之前拿到自己想要的東西。

袁山一路橫沖直闖,擼起手中狼牙棒,在此時已經殺得亂哄哄的人群中開出一條血路,在眾目睽睽之下沖到只屬于他的小院落中。

只不過,這里已經不像之前那樣完整安靜,戰爭早就蔓延到了這里,園中也是一片凌亂,尸體如山。

“袁山,你還想逃,我說過了,今天,你必死。”朱建生和兩個黑影追到院落,三人成三足鼎立之勢,把袁山死死圍在了中間。

而此時的袁家坡大院中,一陣陣的廝殺聲震動山河,搖喊聲和哭聲混成一片,金屬的碰撞聲和血流聲交織在一起,染紅了袁家坡大院。

“朱建生,你真的要趕盡殺絕嗎,你可別忘了,我袁山是什么身份。”袁山見自己已經被這三人攔住了所有出路,開口說道。

“身份?我當然知道,不過你怎么也不問問,我們又是何身份呢?”朱建生見袁山搬出身份,不慌不忙的看了和自己一起圍住袁山的兩道黑影,幽幽的說道。

聽朱建生這么一說,袁山立刻反應過來,在心中盤算到,這兩道黑影絕對不簡單。如若不然,也不會在自己毫無察覺之下,悄無聲息的出現在自己的身后,斬傷自己。

本來袁山搬出自己的身份,是想要拖延時間,等自己的援兵到來,他相信只要等到他來,那么所有的事情就會迎刃而解。

“哦,你們的身份,我還真不知道,如果......”

“袁山,你這是在拖延時間等救援嗎?哈哈,我告訴你把,你別做夢了,就你那個離火門的弟弟,我們早就把他解決了。要不然我怎么敢明目張膽的帶著那么多人從朱家鎮來你袁家坡。”

袁山還想要用言語來拖住朱建生三人,盡量給自己掙得更多的時間。但是,朱建生的一句話,就像一道晴天霹靂的閃電,轟碎了他所有的期盼。

“不可能,離火門中都是高手,像你們這種小角色,不可能。”袁山沒有像聽到三當家出事時那般沖動,而是冷靜的說道。

在他的記憶里,自己那個弟弟雖然算不上什么天才,但也是離火門的一方高手,不是那么好對付的。

看看朱建生和那兩個黑影,袁山敢肯定,就憑他們還攔不住自己的弟弟,更何況,自己的弟弟袁野還是門中長老的弟子。

就憑這一身份,有人想要在門中傷害袁野,那也得先掂量掂量。

“呵呵,不可能,我告訴你袁山,天下就沒有不可能之事,你不是想要知道我的身份嗎?好!那我今天就讓你死個明白。”朱建生呵呵一笑之后,用手捏了捏自己脖子,然后說道:“其實,我也是離火門的人,之所以要對你出手,那也是得到門中應許。”

“嘭!”

袁山胸口處一顆燃著希望的心在這一刻終于破碎了,離火門做事原則他可是清楚的,既然都應許朱建生對自己出手了,那袁野可能也是兇多吉少了。

還有這兩個從來就沒有露個面的黑影,還有他們的實力,想想袁山也就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

想想之前,他們三兄弟還曾為了能打開手中那張寶圖而高興,可現在,卻是一個已經為此而死,另一個卻生死不明。

這還真是世事難料,天命弄人。

不過,今天就算是死,他袁山也要死得轟轟烈烈,他要用敵人的鮮血來染紅自己的雙手。

“啊!”

袁山突然一聲嚎叫,身上一叢叢的金色毛發不斷長出。

袁山本來就高大魁梧的身軀在這一瞬間變得更加強壯,發達的胸肌,像一塊塊鐵板一樣,敲上去時還會發出叮叮的響聲。

“嗷!”

袁山一聲嚎叫,一頭古猿瞬間出現在朱建生等人眼中。

幻化成古猿,再次掄起一對碩大的狼牙棒,向著一個黑影,粗暴的就砸了下去。

轟!

地面被砸得塵土飛揚,一塊塊青石在袁山這一棒之下被碾壓成粉末,飄舞在空中。

“這是,怎么回事!”

聽到小院落出來巨大的震動,幾個黑影也是出現在半空中,一臉嚴肅的問道。

可是,下一秒他們看到袁山的樣子時,都驚呆了。

因為此時的袁山已經不在是剛剛那樣,而是從頭到腳,每一寸肌膚都在發生變化。

在肌膚發生變化的同時,袁山就像是吃了仙藥一樣,身子也在不斷的長高。

嗷!

一聲嚎叫,袁山瞬間變成了一個高五六米,身體龐大的大猩猩。

一個黑影忍不住大聲說道:“這是秘術,猿魔附體。”

“什么?”

剛剛被袁山一狼牙棒砸得滿頭是灰的黑影突然出現,不可思議的看了袁山一眼,然后就雙手一展,急忙朝院落之外跑去。

見他動身,其他人也不敢怠慢,迅速離開了此地。

雖然他們的實力都要比袁山強上許多,但猿魔附體這一秘法他們可是見過它的強悍的,別說是他們現在的實力,就算門中真正的高手,也對其忌憚三分。

此時的袁山不再是剛剛的他,已經被這所謂的秘法迷了心竅,眼中只有殺戮,毫無其他。

朱建生見幾個黑影跑了,他也不敢停留,轉身就跑,可是袁山好像就專門針對他一樣。

在他轉身的瞬間,一對狼牙棒狠狠的再次落下,砸在朱建生前一秒站的位置。

轟!

偌大的狼牙棒砸在地面上,一股強勁的氣流波及開來,與袁山為中心,方圓幾米之內,一切物體盡化灰燼。

“啊!”朱建生沒有逃開命運的魔鬼,被強大的沖擊波轟中,尖叫了起來。

嘭!

一個圓碌碌的東西被這股力道從小院落中震飛出來,像一顆隕石,把地面砸出了一個大坑。

“該死!”

大坑中胖嘟嘟的東西站起了來,大罵一句,不敢過多停留,也顧不得身上的疼痛,就急忙爬起來,準備朝遠處跑去。

那東西的威力太大了,僅僅一擊就摧毀了方圓幾米的所有物體,要不是他跑得快,恐怕現在的他,已經成了那對狼牙棒的祭品了。

施展猿魔附體秘術的袁山如魔鬼降臨一般,只懂得殺戮,豪無半點慈悲之心,以至于他所過之處,留下的都是一片廢墟。

袁山一路追殺朱建生以及那幾道黑影,從小院落一路碾壓而過,直追到了袁家坡大院。eenndd

牛仔骑马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