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血天都正文 第七十三章 自古多情空余恨

“住口!”不提這些還好,提起這些事情,她胸中的火氣也是熊熊燃燒,她飛身下了屋頂,走到這個女子面前用力的扇了一耳光,只打得她滿口鮮血。

“當年我和正青恩恩愛愛,早已私定終身,也說好等我離開逍遙樓就娶我為妻,誰曾想到我回逍遙樓交了任務,眼看就能夠自由,正青就被你們逼迫成了上門女婿,我去找他還被你爹打成重傷,離開的時候,你裘家莊老少一路對我指指點點,還有人對我扔臭雞蛋和爛菜葉,你能夠體會我那時的悲痛?也因為這個事情我被逍遙樓懲罰,受盡門派酷刑,生不如死。你們裘家莊人都該死,只恨被你兩逃脫,這些年我四處找尋你們不得,沒有想到居然躲在這個偏僻的地方,讓你們多活了幾年,我今天倒是再問問正青,是選你還是選我!”

“呵呵呵,谷驚鴻,那么多年你還不知道么,正青從未喜歡過你,你知道這幾年他怎么評價你的么?”裘靜秋的臉上有清晰的指印,吐了口唾液也是混著血液和一顆牙齒,她還是狠狠的瞪著谷驚鴻,含糊不清的鄙夷笑著說。

“哦?他是如何評價我的,你倒是說說。”谷驚鴻知道他肯定說不出什么好話,依舊好奇的問道。

“他說你這樣的人根本沒有感情,殺人如宰豬狗,冷血心腸,每次躺在你身邊就像睡在毒蛇旁邊,天天都是噩夢,哈哈哈真是可笑,你還說他愛你,那不過是畏懼于你,逢場作戲罷了!”裘靜秋一想到這樣的評價就心情愉悅,你再兇再狠又能怎么樣,在感情上不過是自己的手下敗將罷了。

“夠了!好,你很得意是不是,就讓你嘗嘗當年我受的一種門中酷刑。”看到這個女人嘲弄的眼神和表情,她就十分的生氣,當年樓里的九種酷刑,她都挺過來了,支撐她的就是那顆復仇的心,現在回想起來都不寒而栗,不由得佩服當時自己的勇氣和忍受力。

她拿出一顆丹藥,快速的送入裘靜秋的口中,此藥入口即化,味道有點清香和腥氣,不知何種用途。

“你吃的這個藥叫做肝腸寸斷,我當年苦苦挨了一個時辰才得到解藥,我想看看你能堅持多久,如果你也能夠做到一個時辰,我可以饒你性命。”谷驚鴻看著她的眼睛,靜靜的說。

聽她說這個藥的名字她的心中有些惶恐,可是那個銀針擊中穴道的時候也封住了她的真氣,現在沒有功力的她就跟常人一樣,加上整個腳酸酸麻麻的,根本動彈不了,現在又吃了這個藥,不過聽說堅持一個時辰就行,她又有了希望,現在自己心愛的丈夫還躺在不遠處,為了他自己一定能夠堅持住。

藥效發作的很快,谷驚鴻的話剛剛落下,她的胃部就隱隱的有些痛楚,緊接著就是一陣一陣的絞痛,整個腹部的腸子和內臟就如同有人拿刀割一樣,這樣的疼痛十分劇烈,她全身都被這種疼痛折磨的大汗淋漓,大喊著在地上打滾,短短幾分鐘,她就堅持不住了,發出凄厲的吼叫聲:“啊.....賤人,殺了我,你殺了我吧,啊.....啊!”

谷驚鴻冷眼看著這個在地上打滾的人,眼中有些鄙夷,這個刑法當年她也受過,確實疼痛難當,這個藥的恐怖之處在于,劇烈的疼痛持續性的話人會麻痹,疼痛感會減少,而十多分鐘以后這個藥會停頓下來,讓你的身體感覺不到疼痛,甚至還有隱隱的舒服感,然后再更猛烈的痛楚來刺激自己,逍遙樓在這個刑法下自盡的人很多,承受不住折磨,疼痛而死的也不少。

裘靜秋在這肝腸寸斷的毒藥下堅持了半個時辰就昏迷了好幾次,汗水打濕了頭發和衣裙,她的臉上沒有一絲血色,這一分鐘她竟有些佩服那個能夠熬一個時辰的對手,她的意志力是多么強啊,自己是絕對堅持不住一個時辰的,她已經盡了最大的努力,她臨死了就想牽牽丈夫的手。

她鼓起了最后的一絲力氣,忍受著毒藥不斷的拉扯著自己的肝腸,挪動著身子慢慢的靠近這個自己無比喜歡的男子,此生她不后悔喜歡他,盡管他不會武功,可是他博學,為人善良,知書達理,英俊瀟灑,只是可惜自己無法報仇手刃仇人,罷了,罷了能夠和他死在一塊也算值了。

谷驚鴻看到這個女子不斷的挪著身子前進,心中動了惻隱,可是隨即想到,正是她毀了自己的一切,她受的罪自己只多不少。

當年在逍遙樓,掌刑者給她喂了藥就扔到牢里不聞不問,這樣的劇痛中,她雙手指甲由于抓撓地面十指鮮血淋漓,她無數次想過要死,可想到委屈未平,胸中的怒氣壓住了所有的苦痛,咬緊牙關堅持到了藥效散盡,最終獲得豁免,否則也不會有今日,自己只是讓她試試當年的自己遭受的罪而已。

一想到這些心腸就硬了下來,冷眼旁觀。

最終裘靜秋也沒有爬到符正青的身旁,那一波又一波的苦楚擊垮了她的理智,她看著那個躺著男人,咬舌自盡了。

谷驚鴻看到這幾年一直痛恨的人就死在面前,心中的怨氣得到疏解,她全家都死了,沒有任何人能夠阻攔自己同心愛的人一起了,她想到以后就能和他一起生活,憧憬著露出了小女人般的微笑。

她輕輕的走過去,俯下身子,把符正青扶正,然后用手理了理他雜亂的頭發,拍掉臉上粘著的草屑,仔細的看著這個牽腸掛肚的心上人。

他還是如當年一樣的俊俏,這個書生打扮真是百看不厭,那年與他相識于繁華街道,他在一個詩會大放異彩,讓正在執行任務的自己一見傾心。

那天他的詩還清晰的記得:

花靨霓裳羞玉蕊,風撫輕紗愁逝水。

攜卿負劍踏云歸,皆忘卻,

步清輝,長嘆昔人華發催。

多美的詩,她望著那個青衣男子,從此不可自拔。

如果一切還能重來那該多好,自己一定不會進逍遙樓,能夠跟喜歡的人,相識相知,相伴到老,自己就在家中刺繡,他負責日夜苦讀考取功名,那該多好啊。

而現在卻是:自古多情空余恨,此恨綿綿無絕期。eenndd

牛仔骑马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