捉個神仙當夫君第一百六十六章 有趣的事

? “胡說。”芊芷嗔怒的瞪了凌夜一眼,“我都說了這些是第一批,今天供給你們喝的同樣是萬年梨花釀,只不過是我親手所釀的第二批,但前后時間不差幾天的。”

“說來說去你還是藏私了。”凌夜調笑道,臉上神情是一派的輕松隨性,看向芊芷的目光清澈坦蕩,一絲曖昧都沒有。

芊芷神情黯然的垂下眼眸,將心里那點酸澀掩去,拿了兩壇酒放入凌夜手中,嬌美冷艷道:“拿著,對你我可沒藏私。”

“看得出來。”凌夜揚眉,沖著芊芷抬抬下巴道:“謝了。”

芊芷點點頭,“喝完再來向我要,但這第一批酒就這么十來壇,喝完可真就沒有了。”

凌夜應了聲,笑道:“放心,我肯定會留一半給你的。”

一句無心,也沒有任何意味的話,卻讓芊芷從中感受了一絲甜蜜。

這話可能只是凌夜隨口而出的,但對芊芷而言,她寧愿理解為這是凌夜為她著想,想要與她共享這真正意義上萬年梨花釀。

足夠,這就足夠了!

凌夜向著芊芷道別就瞬間離開了,芊芷伸手感受著凌夜還殘留空氣中的氣息,不由得出了神。

凌夜,我期盼著總有一天你能喜歡上我。

……

凌夜回到夜宸宮,手拎著兩壇萬年梨花釀,想象著白天看到時欣喜的表情,眼神中不由流露出真正稱得上溫柔的神色。

守在殿內的仙娥看到凌夜回來,立即上前行禮,凌夜微微頷首,問道:“白天呢。”

“回神君,白天已經睡下了。”仙娥低著頭恭敬回答。

“在哪里?”似乎沒在主殿感受到白天的氣息,凌夜不由問道。

“奴婢帶客人去了偏殿歇息。”仙娥并不覺得有什么不對,恭恭敬敬如實回答。

可是凌夜聽了卻微微蹙眉,頓了頓又干脆的轉身去了偏殿,離開前丟下淡淡一句話,“以后,白天也在主殿睡。”

……

凌夜步履匆匆來到偏殿,走進內室看到白天已經躺在寬大的床榻上睡熟了,將朦朧的幔帳掀開一角,看著白天恬靜的睡顏緩緩勾唇。

伸出手指輕輕的在白天的臉頰上摩挲,描繪著他年輕俊秀的五官輪廓,將早已印刻他心底的模樣清晰刻畫。

輕柔微癢的觸感讓熟睡的白天不由得動了動眼皮,睫毛輕輕眨動,緩緩將帶著一絲迷糊的眼睛睜開。

看著上方俊美無雙的一張臉,白天下意識的扯動嘴角笑起來,“凌夜,你回來了……”

“抱歉,回來晚了。玩累了嗎。”凌夜在床沿上坐下,看著白天輕聲道。

“嗯,我在你這宮殿里逛了好久,兜了那么大一圈子都沒走到盡頭。本來想等你一起睡的,可是等著等著我眼皮都睜不開了,一位仙娥就把我帶到這里來休息了。”白天說著撐起手臂坐起身來,看著身側的凌夜問道,“你困嗎?是要在這里睡,還是回你住的地方?”

“你都在這里,我還能去哪兒。”

凌夜的話讓白天滿意的咧嘴,主動向著里面挪動身體,給凌夜騰出大半的地方。

凌夜脫了衣袍,就在白天的身側躺下,拉住白天的一只手放在胸口上,白天便識趣的湊過來貼著凌夜的身體。

靠的近了,稍稍動動鼻子,就能清晰嗅到凌夜身上淡淡的酒香,酒香在空氣中微微發酵,帶著令人沉迷的香氣,白天忍不住開口道:“好香的酒,你說要給我帶來一些的,該不會忘了吧。”

“忘不了。”凌夜側過臉在白天的唇瓣上輕輕一吻,“在那邊放著呢,等你睡醒喝。”

“嗯,可我想現在就嘗嘗。不知怎么回事兒,我感覺現在精神很飽滿,好像那么一會兒就完全睡醒了。”白天已經徹底清醒過來,而且現在一身輕松,腦子也格外的清明,一丁點的睡意都沒有了。

“在天界就是這樣,短時間的睡眠就已經充足,不然天上一天地下一年,一夜睡下來人間都過幾個月了。”凌夜摸摸白天的頭發淡淡解釋道。

“哦,原來是這樣。”白天了然,側目看著室外月亮的清輝還在,又好奇的問,“既然天界人們的睡眠這么晚,那么夜晚的時間會很長嗎,什么時候天亮呢。”

“很快天就亮,一般一整夜也就兩個時辰的時間,大概四個小時。”

“那你們光喝酒就喝了這么長時間?”白天驚訝,明明凌夜離開的時候天色才剛昏暗,而現在都快天亮了。

“嗯,天帝和擎風話多,聊著聊著時間就過去了。”凌夜毫不客氣的抹黑天帝和擎風神君,惹得白天暗自咋舌,卻又感嘆凌夜在天界果真混得不錯,和天帝也能這么熟稔的相處。

“那你困嗎,我都已經睡飽了。”白天睜著黑漆漆、圓溜溜的大眼睛問。

“我不困,在天界一般是不需要睡覺的,要不要睡覺完全是看心情。”

“那我們出去玩吧。”白天瞬間來了精神,興致勃勃道,“把那萬年的梨花釀也帶上,我們找個應景的地方喝上一杯。”

凌夜失笑著將白天爬起的身體又拉下來,翻身覆在他的上方,俊美的臉上揚起一抹邪惡魅惑的笑,“既然你睡醒了,那就陪我做些有趣的事情,再出去不遲。”

“……”白天微怔,沒來得及開口就被凌夜低頭堵住了嘴,濕.熱的吻帶著凌夜身上好聞的氣息,還夾雜著一縷美酒的幽香,白天不由得沉醉其中,閉上眼睛忘我的和凌夜接起吻來。

……

許久后,白天一灘爛泥般的趴在床榻上,聲音沙啞連叫喊都發不出來,只能喘息著小聲的哼唧。

本以為一次、兩次就夠了,可這人卻偏偏怎么都要不夠的樣子,他渾身骨頭累得都要散架,卻還不得不用心的配合著。

沒辦法,誰讓他愛他呢,既然他想要,他就會極力的給他滿足。

不過,當真很累啊!

白天渾身大汗癱軟在床上,任由凌夜為他簡單擦拭了身體,又將他打橫抱了起來。

“干什么……”白天抬眼一副慵懶的樣子。

“帶你去清洗。”解釋的同時直接將人抱走。

“喂,至少披件衣服啊!”兩個人就這么光著,白天很怕會被人看到,尤其他身上情愛的痕跡那么明顯,就這么出去實在是太丟人了。

“不怕,這里沒人。穿過走廊后院就有一池溫泉,很快就到。”果然,凌夜抱著白天大步前行,轉眼間就來到偏殿的后.庭院里。

這里的每一處都風景如畫,即便是這個小小的庭院也是一樣的,一樹樹繁茂盛開的花朵落英滿地,就連溫泉池里都鋪滿了一層粉紅色的花瓣。

來到溫泉邊凌夜將白天小心的放下去,牽著他的手沿著石階走下去,溫泉水的水溫正適宜,泡進去格外的舒服。

拿起池邊方盤里的巾帕,沾濕在白天的身上細細擦拭,白天閉著眼睛享受著凌夜的服侍,在這令人感到愜意舒適的溫泉里他實在懶得動彈一下。

凌夜放縱他此刻的懶散,將白天拉過來坐在自己腿上,悉心溫柔的為他擦拭整個身體。

察覺到凌夜的動作,白天格外不適的動了動身體,想要拒絕自己來,又想著反正已經這樣,索性繼續閉著眼睛靠著凌夜的身體裝死。

凌夜每一個動作都很溫柔,白天可以從中感受到凌夜對他的每一分愛意,在被巨大的幸福包裹下,白天又有些昏昏欲睡了。

可是,還沒等白天的意識陷入沉迷,一個激靈他就醒了過來。

白天是背對著凌夜坐在他的腿上的,感受到身.下的異樣,白天驀地回頭望過去,頓時看到凌夜一張冷俊的臉上略帶無奈的笑意。

“抱歉,一時沒忍住。”

凌夜的道歉毫無真誠可言,白天欲哭無淚的看著凌夜,想要控訴又說不出個所以然。

凌夜湊過去在他身上每一處細致的親吻,白天不由得沉浸在凌夜特有的柔情中,很快便不受控制的和凌夜共赴新一輪的情.海纏.綿。

這一次做過后,白天嚇得要離凌夜遠遠地,他可不想洗著洗著又擦.槍.走.火,那他今天可能真的要雙腿合不攏了。

看著白天一臉恐慌要逃的表情,凌夜很是無奈一笑,抓著白天濕滑的手臂,輕聲道:“去哪,乖乖坐下。”

“不,萬一你……”

“不會,今天暫且放過你。你不是還要出去玩,快點洗好我帶你出門。”

凌夜這么一說,白天猶豫了一下重新在凌夜身邊坐下,無奈又羞赧的忍受著凌夜再一次將那處地方清洗干凈,胡亂的擦拭了身體就跑出溫泉。

回廊前的臺階上早有仙娥將兩個人要穿的衣服放在那里,眼瞅著凌夜利索的穿戴整齊,俊美華貴傲然挺立。

而白天卻還低著頭,手忙腳亂的不知道該怎么將腰間的腰帶系好,一身精致綢緞長衫依舊松松垮垮毫無氣質的掛在身上。

凌夜失笑著看著白天,伸手將他身上的衣衫整理,熟練又細致的為他束好腰帶,并在腰側好看的打個結。

白天心中甜蜜凌夜的體貼,面上卻忍不住尷尬,輕咳一聲撇撇嘴掩飾道:“這古裝穿戴就是繁瑣,麻煩。”

“不麻煩,以后我幫你。”知道白天的那點小心思,凌夜也不點破,反正他樂于為白天做一切事情。

............

河諧內容,找扣扣讀者群:312067260eenndd

牛仔骑马电子 颜瓷怎么赚钱 领航团队赚钱手册 开长租青年公寓赚钱吗 在长春开烘焙店赚钱吗 赚钱宝强制升级 装门赚钱 洗碗赚钱买书作文四百字 北京改造工程赚钱 结核科医生赚钱么 哪款棋牌游戏最赚钱 玩什么单机游戏能赚钱 长安欧诺跑货拉拉赚钱么 身份证注册app赚钱 我为什么劝你多赚钱 在校学生如何赚钱 有水有电怎么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