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獸第419章 衣錦還鄉

  “當年的圣獅武陽手中最值錢的存儲戰器就是‘圣戒’,他存放戰器的地點我知道,但是否是存放在一個存儲戰器中,我不是很了解。”皇級獸魂無奈的道:“畢竟當初我是被困在‘圣戒’里面。”

  林曉峰心知皇級獸魂不敢撒謊,他微微皺眉,暗忖圣獅武陽為了收藏這個寶藏,倒是煞費苦心。

  從皇級獸魂口中也不會得到什么,林曉峰便也不再多做逗留,離開了獸血古堡。

  次日。

  魅狐幻香來到風竹林,她是只身前來,魅狐幻芮決定留在魅狐青璧身邊,一心想要從她身上學到更多的東西。

  這也難怪,魅狐幻芮與魅狐青璧修煉的是同一種獸魂,是最適合她的老師。

  林曉峰還收到一個消息,那就是莫幽挑戰圣獅屠云慘敗而歸,還遭受了圣獅屠云的羞辱,他惱羞成怒之下,發誓要閉關修煉,報仇雪恨。

  這個結果,并沒有出乎林曉峰的意外,他只是笑了笑,便沒有放在心上。

  第三天。

  窺空洪策的命令終于傳來。

  林曉峰有一個月的時間,他要先返回家鄉,也就是峒興鎮,等候圣獅王族的使者前去宣布分封侯族,屆時代表圣獅王族的使者會與林曉峰商榷封地的細節,在一個月內把封侯的事情真正的確定下來。

  而一個月后,林曉峰將會前往西南雨林的邊緣,與圣獅屠云等人匯合,執行挖掘寶藏的秘密任務。

  收到這個命令后,林曉峰也沒有耽擱,當即與窺空洪策、田楓天等人告別。

  當天晚上,林曉峰便帶著魅狐幻香、呼延長烽兄妹倆,一行四人趁著夜色,悄然地離開了總壇。

  一彎皎潔的月亮懸掛在夜空,清朗宜人。

  “呼呼~”

  蒼穹之中,一道泛著白光的影子快速的劃過弧線,向南方疾速飛去。

  這道影子正是冰鸞獸獸魂,是由冰鸞飛行杖演化而來。

  “嘖嘖,這個飛行戰器倒是不錯嘛!”魅狐幻香挽著林曉峰的手臂,滿懷欣喜的道:“以后不管去哪里都輕松多啦!”

  御空飛行,享受著高空遼闊景美的夜色,不僅僅是魅狐幻香,林曉峰也是頭一回。

  這種感覺,很爽!

  對魅狐幻香發自內心的贊嘆,林曉峰也是滿臉的笑意。

  不得不說,呼延長烽的這個禮物送得很讓他滿意。

  此時,呼延笑蝶悅耳的聲音從兩人身后傳來,她娓娓說道:“冰鸞獸是地榜怪獸,在飛行類怪獸中也還算不錯,這樣一枝王級冰鸞飛行杖,在普通的環境下可以支撐我們飛行一夜,若是遇到大風或者惡劣天氣,則會有所減少。但操縱者可以在途中不斷注入力量,持續飛行……”

  這一路上,林曉峰聽著呼延笑蝶的講解,對冰鸞獸的特性以及冰鸞飛行杖有了更深入的了解。

  冰鸞飛行杖是戰器的一種,可以分出一個念頭注入其中,便會演化成一頭擁有獨立念頭的獸魂。

  冰鸞獸的獸魂在飛行過程中,消耗的是精神力量與本源能量。

  “嗯,這冰鸞飛行杖能夠持續飛行一夜,也是極為難得了,一夜飛行的距離雖比不上陸地上最快的赤龍駒,但也最起碼能有兩千多里,而且獸魂可以載著多人,不必在意高山大川河流湖泊等,也是一件相當便利的戰器。”

  王級后期的赤龍駒,速度驚人,一夜之間馳騁四五千里那也是輕而易舉,畢竟是陸地最快的怪獸。

  不過,冰鸞獸可以御空飛行,這就有些不同。

  四人起初還興致頗高的欣賞夜色,但到了下半夜,便有些視覺疲勞,魅狐幻香首先打起了盹。

  林曉峰搖頭一笑,便讓呼延笑蝶照顧她,他則與呼延長烽并肩而坐。

  “今夜天高氣爽,我倒要試試這冰鸞飛行杖能有多快。”

  林曉峰目光灼熱的說了一聲,雙掌猛然拍在身下,一股股純正的本源能量注入到獸魂之中。

  “嗡~”

  冰鸞獸的獸魂頓時精神抖擻,整個膨脹起來,雪白的雙翅猛烈的扇動。

  “呼!”

  冰鸞獸獸魂頓時加速,耳畔狂風呼嘯而過。

  呼延長烽動容,連忙催動起體內的土系能量,把身軀與獸魂連接在一起,巋然不動。

  “林老弟果然是天縱奇才,這等雄厚精純的本源能量,我等是望塵莫及啊!”

  林曉峰微微一笑,催動冰鸞飛行杖加速飛行,實際上也是他自我磨練的一種方法,同時還能加強他對戰器的熟悉度。

  與此同時,在冰鸞獸獸魂的下方,廣闊無邊的大地上,一團黑色的狂風在滾滾飛掠,速度竟絲毫不比林曉峰等人慢。

  這道黑色的狂風赫然是一頭巨大的黑熊類怪獸獸魂。

  這頭獸魂正是天熊暴風獸的獸魂,里面正坐著真魂境的天熊韋爾。

  天熊韋爾與炎獅即墨兩人負責盯梢總壇。

  林曉峰接受秘密任務悄然離開總壇,這并沒能逃過天熊韋爾兩人的暗中監控。

  經過商議,炎獅即墨繼續蟄伏,監視總壇,天熊韋爾則負責跟蹤林曉峰。

  “呼延長烽倒是會見風使舵,這么快就與林曉峰稱兄道弟!”

  天熊韋爾身軀藏在獸魂之中,目光犀利的盯視空中的冰鸞獸獸魂,心中冷笑,“不過這林曉峰也風光不了多久,等他到了西南雨林,還是一個死。”

  想著這些,天熊暴風獸的獸魂更為狂暴,真正如一道猛烈的狂風,肆虐大地,根本無人能夠看出這是獸魂所化。

  林曉峰驅動著冰鸞獸的獸魂,耗費了兩天兩夜的時間,沒有一絲的懈怠。

  越是向南,大地便愈發的青翠,空氣也不似之前那般干燥。

  南方大地的盡頭,出現了茫茫無邊的綠色,這片肥沃的大地,正是雷蛙侯族的疆土。

  “林兄!我的封地就在東邊,我們就此告別了!”

  呼延長烽這兩天,中見識到林曉峰雄渾強橫的實力,心中更加的佩服,他指著東南方朗聲說道。

  林曉峰點頭。

  “笑蝶就拜托給你們了!”

  呼延長烽起身,身上黑袍在風中獵獵作響,鄭重的向林曉峰與魅狐幻香躬身道。

  見他如此鄭重其事,魅狐幻香拉著呼延小蝶的手,笑著道:“我們不會讓她受苦的,你這個做哥哥的就放心吧!”

  雖然與呼延笑蝶相處的時間不長,但魅狐幻香感受到呼延笑蝶是真正的把她當做師母,心中反而有些過意不去。

  呼延長烽松了口氣,他抬頭看向呼延笑蝶。

  兄妹倆四目相對,沒有語言,只有種種情緒一閃而過。

  對他們之間的兄妹感情,林曉峰也有曉荷這個唯一的親人,感同身受,他不由心中一嘆,手掌按住呼延長烽的肩膀。

  “我雖說是第一次收弟子,沒有什么經驗,不過,我一定會把笑蝶培養的比你還要厲害,這是我對你的承諾!”

  呼延長烽內心微微一震,看向林曉峰,見他神情認真,倒是不知道該說什么。

  “那我先走一步!”

  沉默了片刻,呼延長烽感激的向他點了點頭,說了這一句后,他頭頂上方涌出一頭冰鸞獸的獸魂。

  “呼!”

  呼延長烽飛身躍上這頭冰鸞獸的獸魂,向三人揮了揮后,駕馭著獸魂,快速而去。

  林曉峰心中贊賞,這呼延長烽倒也是個天才,不僅僅靈肉雙修,還同時修煉了移山駝獸與冰鸞獸。

  “我們也加快速度吧!”

  林曉峰回過頭來,口中說著,當即狠狠地再次注入一股力量,疾速的向南方飛去。

  進入三大侯族的范圍,在次日天明前,林曉峰三人終于來到了羽連山。

  晨曦。

  林曉峰站在獸魂之上,俯瞰著腳下數百米的羽連山。

  在這一年多之前,就是在這個現在看起來其貌不揚的小山脈,林曉峰從另外一個世界來到這里,成為了一個身世凄苦的普通少年。

  隨后,他被肖肖引誘到礦洞,遇上青綺,開始修煉無敵萬獸訣,得到獸血古堡……他的命運,在那一刻也徹底發生了改變。

  前世今生,過去的種種經歷涌上心頭,林曉峰感慨良多,宛如一尊望盡滄海桑田的石雕。

  魅狐幻香與呼延笑蝶站在他的身后,望著他的側面輪廓,黑色的眼眸中流露出的情感,深沉、復雜,甚至還有些許的傷感。

  在這一刻,兩人的心弦被撥動了一下,怔怔的望著他。

  “哈哈!”

  突然的,林曉峰身軀猛的一震,發出了爽朗的大笑,長袍飛揚,目射神光。

  剛剛的一番回想,竟讓他陷入了仿佛前世今生的輪回,讓他的心境在剎那間,有種超越生死的灑脫,感悟到塵世的變幻,差點產生魔障。

  不過,這卻愈發磨礪了林曉峰的意志,令他更清晰的認識到眼下的生活,這才是他真正擁有的,任何東西都無法替代的!

  如果說以前他還殘留著來自另外一個世界的牽掛,那么此刻,便徹底拋開,真正的投入到這個世界。

  林曉峰斷然決然的斬斷魔障,他整個人的氣質,頓時發生了變化,意氣風發,揚眉吐氣。

  “我這也算是衣錦還鄉……”林曉峰一把抱住了身邊的佳人,愉悅的大笑道:“走,跟我去見見家鄉的父老鄉親,讓他們看看我林曉峰的媳婦——”

  但是突然的,林曉峰發覺到什么不對,他的聲音戛然而止,看向懷中的佳人……

  “林曉峰!”

  魅狐幻香驚天動地的怒叫。

牛仔骑马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