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國術無雙第818章 正中下懷(下)

  “竟然是他!”

  一聲輕呼隱隱響起,聲音如黃鸝囀鳴,說不出的清脆誘人。

  離蘇辰數十余丈遠的一座三層豪奢酒樓,翠綠珠簾后方,坐著一位身著雪紗長裙,白綾裹肩,面容秀美如山間精靈,美得令人窒息的女子。

  這女子眼眸閃亮如暗夜繁星,本是沉靜清冷的面容,此時卻是露出好奇神色,嘴里發出一聲近呼呻吟的驚呼。

  任憑誰都能聽得出來,她的聲音不但有著驚異,還有一種躍躍欲試的見獵心喜。

  對面一位滿頭銀發,容顏妖艷如同狐魅的女人霍的轉頭,順著精靈女子的視線望了過去。

  只見長街盡頭,佇立一騎白馬,馬上騎士一襲青衫,溫文秀雅,面對刀兵森嚴的軍陣,面色平淡無波。

  似乎天下間,沒有什么事情能值得他震驚變色。

  “綰綰,我尚是第一次見你如此著緊一個人,那是你新結識的小情人嗎?情形不妙,你若想出手救人的話,卻是得盡快行動了。”

  雪白頭發的女子嘴里嬌笑,眼神卻沒有半分笑意。

  她的臉色跟頭發一樣,同樣蒼白如雪,只有嘴唇才能見出一抹血紅。

  這女人有著一種奇異的魅惑,讓人忍不住想要猜測,看看她什么情況下才會展露出開心笑顏?

  綰綰神色變得很是古怪,微微起立的身形又坐了下來。

  她“咯咯”笑出聲來:“旦梅長老你心動了嗎?要不下去試試,這一次我絕不壞你好事,不過,念在你多年照顧的份上,我勸你還是不要飛蛾撲火的好。”

  “哼!”

  旦梅心中一曬,區區一個士子模樣的斯文年輕人,能有什么危險?這小妮子長大后古靈精怪,慣會危言聳聽,她的話卻是信不得的。

  想到這里,心里卻突然有些不安……

  她細細看了綰綰一眼,見對方神情經過剛剛的波動,此時卻是恢復了平靜,卻是看不是在想些什么。

  上次見面之時,旦梅還能稍稍看清綰綰深淺,還時不時的能指導一些事情。

  此回再次見到,卻發現綰綰面上閃耀玉色華光,目光幽深難測,完全看不通透。

  “這是天魔功大進了吧,到底前段時間她經歷了一些什么,會有如此改變?”

  銀發旦梅作為陰癸派有數的高手,此時竟然覺得對面端坐的后輩身上傳來一股龐大壓力,有些類似派主當面,想好的話語也吞進了腹中,再不敢隨意頑笑。

  她看著長街中四處奔逃的行人,酒樓喧嘩轟鬧,杯盤響起,最后看到那五十人軍陣前方的高大壯漢,挪揄的想道:“被‘轟天錘’德門盯上了,無論那年輕人是誰?都已經死定了,我就不信你還坐得住。”

  “既然他到了當陽城,這里我們也盡早撤離吧,依我看,甄師姐搏下這‘小琴仙’的名聲,其實并沒有什么大用,完全不必耗費時間在江淮之地。”

  綰綰幽幽的說著,臉色有些遺憾。

  “可不在小城里取勢拉攏各方當權者,去了洛陽長安等大城,她還能爭得過尚秀芳不成?論及對心靈的玩弄,慈航靜齋有著獨門優勢,天下無出其右,這也是沒辦法的事。”

  旦梅隨意應答,心思仍放在綰綰身上。

  她敏銳的發現,自從那白馬青衣出現之后,這位陰癸后起之秀,號稱下代掌門繼承人的天之嬌女,竟然一直盯著觀看,目不轉睛。十分慎重的模樣,渾沒有往日事事無所謂的玩事不恭,似乎所有一切事情,都比不過那馬上的青年。

  “她是在關心對方的安危嗎?又不太象,天魔功進步巨大,是不是因為動了真情?聽聞圣門所傳的高深功法,都得經歷紅塵歷練,如果是因為如此,那也能夠說得通了。”

  旦梅胡亂猜測著,不得要領。

  長街對峙兩方已經說僵,曾與宇文化及和羅剎女拼個平手的“轟天錘”德門猛的大吼一聲,雙錘震響大步前行。

  大戰一觸即……

  她收回心思,轉而關注那方戰場。

  ……

  棲鳳樓兩位陰癸派女人靜坐品茶觀街景的時候,樓下四處奔逃躲避戰斗的行人中,卻有兩個十六七歲少年一邊奔跑,一邊戀戀不舍回頭。

  兩人肩上背著藍布包袱,一人肩寬背闊,雙眉如刀斜插鬢角,一雙眼睛骨碌亂轉,嘴角微咧之時有著奇異魅力。

  他雖然身著粗布坎肩,但自有一股豪雄態勢。

  如果不是面上尤帶稚氣,唇上有著細密絨毛,就憑這人的身形,說他是三十歲的燕趙豪杰也是說得過去。

  他一邊順著人流向側逃開,一邊有些不甘心地叫道:“陵少,咱們既然決定要闖一番事業,去搏個封妻蔭子,告別平淡的日子,見著了高手對決,總不能跟普通人一樣落荒而逃吧。這么看起來好丟人,就象兩只兔子一般。”

  說到這里,他自己被自己逗樂了,哈哈笑了起來,跟身旁那些面如土色的普通百姓大為不同。

  他們兩人剛剛辭去了很有前途的團油飯生意,再也不想混混沌沌的過上一輩子,以前向往安逸生活的渴望,原來并非心中想要。

  “仲少,你是大英雄,要不你湊近去觀戰,學上兩招戰陣殺敵武功……”另一位少年嗤笑道:“大狗熊那兩只銀光閃閃的大錘,聽人說叫什么‘六棱雪花錘’,每一只都有一百八十斤,照我們這身子骨,只要蹭著就飛了,還想去湊熱鬧?”

  說話的少年身材頎長,雙目清亮,氣質沉靜,就算是反駁之時也是不急不緩。

  他一面笑著回話,腳下步伐卻是絲毫不慢,從人群中一穿而過,身形靈便之極。

  “你還不是膽子太小,怕那大狗熊發現我們,再次追殺上來?”健壯少年仲少撇了撇嘴,揭穿同伴的說詞。

  “說得你就膽大似的,這次沒有娘在身邊,如果大狗熊回頭追來,咱們定會十死無生。夫子曾經說過,君子不立危墻之下,能走多遠就走多遠吧。”徐子陵苦笑回答。

  “咦,陵少水平見漲,說得極有道理,哎,可惜了那匹好馬,定能值不少錢……不知那青衣公子到底什么來歷,竟然被大狗熊盯上了,實在是命苦。”

  寇仲邊逃還有心思想著一些不相干的事情。

  “不對!”

  徐子陵狂奔的腳步突然一頓,陡然回頭望去,就見到那狗熊般的壯漢雙錘夾著風聲向前突進。

  街道上鋪著的上好青石地板,被踩得寸寸碎裂,亂石飛濺。

  不時有一些來不及逃竄的百姓,被濺起的小石頭打得頭破血流。

  銀色大錘隨著他的沖擊,漸漸的化作狂卷颶風,擋在他前進路上的兩個身著粗布衣衫百姓躲避不及,被錘鋒一撞就爆出一團血霧,身體象是破布娃娃一般遠遠飛起。

  徐子陵倒不是驚怒于這使錘的巨漢濫傷無辜,他跟寇仲早就明白對方是窮兇極惡的性子,把普通人當做螻蟻,再也正常不過。

  他驚訝的是隨著使錘漢子的沖擊,身后那五十名軍士,竟是分層列隊,刀槍并舉,同時發起了攻擊。

  一部分跟隨領隊向前沖鋒,一部分挽弓射箭,嗖嗖之聲密如細雨。

  “‘轟天錘’德門出手還需要別人從旁協助,這竟然是圍攻!白馬之上的青衣人,究竟是誰?值得動用如此陣仗?”

  寇仲也停了下來,兩人對視一眼,都見到對方眼里的驚詫。

  他們突然回過味來,能讓‘轟天錘’大狗熊如此慎重對待,馬上的青衣人肯定有著過人之處。

  他們也不急著逃逸,再也忍不住心頭好奇,看著事情如何發展?

牛仔骑马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