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出我人生第一百零六章 匯合

  從林茨輾轉回維也納,這次沒有再選擇歐鐵出行,維也納畢竟是大城市,從火車站到入駐的酒店和體育場館都有一段距離,外事的工作人員直接聯系了一輛專門的旅行大巴車,總共也就一個半小時到兩個小時的車程。

  一路上教練員和運動員們或是補覺,或是欣賞這車外的美景,或是幾個人聚在一起閑聊。

  “蘇祖,你是怎么認識那位白人美少女的?”陳建用手肘頂了下并排同坐的蘇祖,笑著問道,他雖然性格有些內向,那只是對外人,混熟了的隊友熟人還是會開開玩笑的。

  昨天正在蘇祖比完室內賽60米決賽的時候,突然冒出了一位白人美女,走過來和蘇祖打招呼,讓眾人都驚嘆了。

  怎么回事?!

  蘇祖這個年紀比他們還差好幾歲的小兄弟,什么時候不聲不響地撩了個外國妹紙?

  旁邊坐著的幾個小伙伴們聽到陳建的問題,都來了興趣,一個個耳朵豎起,想聽出點道道來。

  都是二十歲左右的年輕小伙,血氣方剛,平常隨便聊天一不小心就會拐到異性身上,這時候有了點話題,八卦之火自然全都燒了起來。

  “那姑娘長得真不錯,不像我們之前看到的那些五大三粗,反而有點鄰家小妹的感覺。”

  “嗯,比較符合我們的審美。”

  蘇祖輕笑一聲,搖了搖頭,也不回答,他可不想去瞎扯這些來滿足這群精力過剩的家伙的好奇心理。

  昨晚后面兩人也就單獨說了幾句話,磕磕絆絆地和對方交流。艾倫,應該是這個名字吧,這位叫艾倫的姑娘也不是奧地利人,而是荷蘭人,這次是隨家人來林茨旅游。

  她在室內體育場館看到蘇祖出現在男子60米決賽場上,一下就認出他是那晚騎車差點撞到的人。然后妹紙本人也從小從事體育運動,今天也是一時心血來潮才過來看比賽的。她自己有點迷信或者換成國內的說法是相信緣分,覺得完全陌生沒有交集的兩個人竟然會遇到兩次,出于對異國運動員的好奇,也許值得認識一下。

  這就是蘇祖大概聽懂了的意思,最后可能是環境不太合適,而且語言溝通不順暢,兩人的英語在彼此耳里都是怪異無比的口音,時不時說著就目目相覷。

  最后姑娘嫣然一笑,給了蘇祖留了張紙條。

  蘇祖一回到隊里,一群人頓時起哄,好多都是第一次出國來歐洲,個個都道聽途說國外的女孩怎么怎么開放。這是乍然遇見自然忍不住叫嚷起來。一群人朝蘇祖擠眉弄眼地問是不是留了電話,還是酒店地址之類的。

  好不容易在袁郭華幾個教練的呵斥下,才平息了下去。今天坐在前往維也納的大巴車中,幾個人又開始了。

  坐在前面的楊光宗將鼻梁上的墨鏡推到頭頂,轉過頭爬在靠背上,小眼睛里也全是調侃之色,“真是沒想到啊,我們隊里第一個有外國美女粉絲的竟然會是你,快點說說,她昨天給你的那張紙條寫了什么?”

  蘇祖笑了笑,也不說就是個郵箱而已,由得你們去猜。這年頭網絡還不像后世,Email還是最主流的交流工具。

  見蘇祖不肯說,其他人起哄了一陣,也沒有辦法。楊光宗推了推旁邊的劉陽宇,“陽宇,你在國外比賽多,老實交代,是不是也有國外美女和你搭訕?”

  劉陽宇私下里也還愛玩愛鬧,抿了下嘴唇,很是無奈地感嘆道:“人是挺多的,就是教練管得嚴,沒機會。”

  這話一出,又被旁邊幾人調笑了一陣。

  “你們聊什么呢,這么歡樂?”一直坐在前座的余立偉聽到后面運動員的動靜,晃晃悠悠地走到大巴車后面來。

  “余教練,昨天蘇祖被個外國美女看上了。”有隊員笑著說了句。

  “哦,這個啊,我昨天也聽說了。”余立偉走到蘇祖身邊拍了拍肩膀,“你小子可以嘛,要注意了啊,不要違反隊里的紀律。”

  旁邊的運動員聞言頓時樂得哈哈大笑,余立偉雖然是副總教練,但為人親和,也愛開玩笑。

  “有什么好笑的,嗯,這也說明我們國內的田徑運動員在國際上還是有競爭力的嘛。”這話說完,余立偉自己都忍不住笑了起來。

  一路嘻嘻哈哈笑鬧著,很快租用的這輛大巴車就到了奧地利首府維也納。

  “余教練,我們在維也納是住哪邊?”進入維也納后,車上有運動員發現大巴車只是繞著城市開,并沒有直接進入城中,有些奇怪地問道。

  余立偉擺擺手,淡淡一笑,“先不去酒店,去機場。”

  就在一眾運動員還不明所以,大巴車穿過環城公路,已經抵達了機場旁的一個下客區,一行人跟著教練還有外事的翻譯工作人員下了車。

  等下了車,大家才發現,在機場出口不遠處的一塊空地上,一面紅色的旗幟飄揚,好多熟悉的隊服和親切的面孔出現在面前。

  “老余,聽說你們昨天在林茨比得還不錯?”隊伍最前方是一名留著平頭長得有些像老農的中年男子笑瞇瞇地和余立偉打招呼道。

  “馮主任。”

  “馮指導。”

  “馮教練。”

  在余立偉打完招呼之后,隊伍后面各種稱呼響起。蘇祖也認出這個平頭的中年男子,正是他上次陸建明帶著他在北體院有過一面之緣的國家田徑隊總教練馮書庸。

  沒想到他竟然親自帶隊來參加維也納的國際室內田徑賽,他們這些由余立偉帶隊的只不過是先頭部隊,田徑隊總教練馮書庸帶的田徑代表隊才是中軍主力。

  兩個正副總教練都在當場,還有一些其他教練員,正有一些信息需要相互簡單交流幾句。兩邊隊伍里,熟悉的運動員也在互相打著招呼。

  蘇祖在旁邊安靜地聽了一會,也算了解了一些情況。總教練馮書庸帶領的田徑代表團主要是為了參加3月14日在英國伯明翰開幕的世界室內田徑錦標賽,到維也納參加國際室內田徑賽也就是個中轉站,降低長途旅行疲勞,順帶練兵。

  這一次來的人也不像蘇祖開始他們的隊伍一樣,主要都是男隊員,而是男女隊員都有。保證這次國際室內賽的12個項目都有人參賽。

  整個隊伍運動員、教練員再加上一些外事的工作人員翻譯等,代表團已經有五六十號人了。

  田徑隊里很多人蘇祖都是第一次見,但聽著陳建介紹了一番,發現這回國家田徑隊是精兵強將齊出。男女項目上來的都是國內當前最優秀的田徑運動員,不少還是去年在亞運會中獲得獎牌的選手。

  “陳建,光宗。”

  就在陳建和蘇祖一一解釋這次來的運動員是哪些人的時候,一個穿著隊服有些老成的男子走了過來。

  “沈哥,你也來了。”

  “沈哥,有些日子沒見了。”

  陳建看到來人后,笑了起來,向蘇祖介紹道:“蘇祖,這位是我們短跑隊的老大哥,沈運保。”

  “你就是蘇祖?”沈運保看到蘇祖眼睛微微亮了一下,“我聽說過你,把陳建都贏了。去年的冠軍賽百米第一,嗯,我是前年的第一。”

  蘇祖進入國家隊的時間太短,而且還沒開始長期隨隊訓練,不少人都不熟悉,而且這個時候很多短跑運動員,在后世已經名聲不顯,大部分人都不知道。

  沈運保是去年亞運會4X100的銅牌,而且是前年2001年全國冠軍賽暨大獎賽總決賽百米冠軍,現在由于年齡和身高的緣故,逐漸退出了男子百米項目,而是主要集中在接力賽上。

  “沈哥這次是參加什么項目?”蘇祖和沈運保簡單地打過招呼后,開口問道。

  “60米呀,你們別看我個子矮,跑六十米就是要小個子才跑得快。”沈運保笑著道,他身高可能還不到一米七一點,比起陳建的一米七六,蘇祖一米八二,楊光宗的一米八七都相差了不少。

  說著沈運保又看了看蘇祖和楊光宗,道:“我以前聽教練們講,咱們黃種人短跑最適合的身高其實是一米七到一米八左右,身高上了一米八動作就會顯得笨拙,沒想到你們兩個大個子竟然也跑得這么快。”

  世界上主流的短跑運動員身高大概在180-185左右,但這個主要是針對黑人運動員,相對于這個身高,包括國內和日本的短跑運動員,百米項目上能夠跑出成績的大多都是在一米八以下。

  幾人說話間,大部隊匯合完畢。有負責的工作人員早已聯系好了車輛,整個中國田徑代表團才統一上車,前往安排好的酒店入住。

牛仔骑马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