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寧采臣第628章 驚變

  海面上,潮起潮落,巨浪滔天,一簇大浪拍打著另一簇大浪,這片天地像是一下子安靜了,神龍島已經徹底消失,整座巨大的海島沉沒進入深海,虛空中,人影綽綽,不過已經很少了,只剩下八個人,廣寒宮宮主、通天、元始、普渡,元始和普渡都只剩下元神,不過虞姬被他們控制在手中,與項羽對峙。

  至于其他人,早已從從這里離開,不過并沒有就此離開,只不過是遠離了神龍島這片海域,在數千里乃至萬里之外,已久有很多人停了下來,注意著這邊的情況,廣寒宮宮主的話落下,更是讓無數人愕然——

  “廣寒宮宮主得是心瘋了吧,就憑一個虞姬,就像逼迫項羽退隱。”

  “江山如此多嬌,引無數英雄盡折腰,一個女子罷了,項羽大勢已成,以他現在的實力,足以橫掃神州,今日之后回歸神州,亦如百年前的嬴政橫掃八方,一統天下也不是不可能,到時候坐擁萬里江山,何愁沒有美人相伴。”

  “這次昆侖、佛門、廣寒多半要打錯算盤了,弄不好要面臨項羽的怒火遭遇滅頂之災,當年百家之亂能斬殺嬴政,有著百家可以利用,但是現在,可沒有百家,就算全面復蘇極道神兵,能不能殺得了項羽,誰生誰死還猶未可知,更何況,今天他們四人能不能活下來還是個未知數。”

  有人開口,聽到廣寒宮宮主的話,卻是感覺有些好笑,江山美人,若坐擁萬里江山,害怕沒有美人相伴,醉臥美人膝,醒掌天下權,誰會為了一個女子放棄整個江山,在他們看來,廣寒宮宮主的話就像是個笑話,因為他們不相信,一個虞姬,會讓項羽心甘情愿放棄整個天下,放過昆侖、廣寒、佛門的人,季布和英布兩人剛剛可就是死在廣寒宮宮主的手下,這是一筆血仇。

  不過廣寒宮宮主的話落下,虞子期和龍且兩人卻是臉色巨變,看著項羽,跟隨項羽多年,他們比任何人都了解項羽,也更清楚虞姬在項羽心中的地位,當初范增的事情,很大因素就是因為虞姬,最后的結果也很顯然,項羽選擇虞姬!

  虞子期臉色一陣變換,看了一眼虞姬,最后咬牙道——

  “陛下,江山為重。”

  江山為重,四個字,從虞子期口中說出來,他整個人都像是脫力了一般,看向虞姬,此時的虞姬依舊被廣寒宮宮主控制在手中,迎上虞子期的目光,虞姬并沒有表現出驚慌、害怕亦或者憤怒的神色,反而對虞子期露出一絲燦爛的笑容,虞姬被廣寒宮宮主控制,不能說話,只是微笑著向虞子期點了點頭,又看向項羽,搖了搖頭。

  這個意思,虞子期懂了,項羽懂了,龍且也懂了,很多人都懂了。

  “好一個忠君之士虞子期,忠君愛國,不過這樣犧牲自己的妹妹,虞子期,不得不說,你的心還真是夠狠呢。”

  廣寒宮略帶戲謔的聲音響起,一字一句,落在眾人耳中,虞姬,虞子期,兩人是兄妹關系,親兄妹,但是這一刻,虞子期毫不猶豫的開口,江山為重,四個字,已經表明了虞子期的心——舍棄虞姬!

  虞子期沒有回答廣寒宮宮主的話,只是一雙眼睛看向虞姬,眼圈有些發紅,虞姬是他的親妹妹,期間分散多年,好不容易才相認,一直以來,他將虞姬當作心底最重要的人之一,但是現在,他卻不得不做出選擇,親自出言放棄虞姬,這不亞于親手殺了自己的親妹妹,心中有一種大悲,大痛,這種感覺,唯有虞子期自己能夠體會,但是在國家與自己妹妹之間,他依舊選擇國家,選擇項羽,而放棄自己的親妹妹。

  龍且看著自己旁邊虞子期的樣子,心頭不由得一陣觸動,他明白虞子期,一個很重情的人,尤其是對自己的妹妹虞姬,更是有著難以撼動的地位,甚至在虞子期心中,如果要在自己和虞姬兩者之間只能有一個人活下來,他毫不懷疑,虞子期會選擇讓虞姬活下來,但是這個時候,虞子期卻要親口放棄虞姬。

  “懇請陛下,為季布、英布報仇。”

  龍且開口,他同情虞子期,但是在理智上,他贊同虞子期的決定。

  “項羽,看來你的屬下都很希望她死啊,不知道你的選擇呢?”

  通天開口,漆黑的眼中露出一絲冷笑,看著項羽,這一刻,他有恃無恐,因為他看出來,虞姬在項羽的心中,真的有很高的地位。

  項羽立身虛空中,他的臉色很平靜,不過在他周圍,有狂暴不穩定的氣勢不斷噴發,虛空劇烈的扭曲,像是此刻他的心情,在劇烈的掙扎,項羽的目光沒有看虞子期和龍且,也沒有看其他人,而是落在虞姬臉上,自始至終,都沒有離開——

  “如果你不在身邊,坐擁江山萬里,又有何用?”項羽開口。

  “陛下!”

  虞子期和龍且臉色巨變。

  “他,不會真的答應吧。”暗中,千萬里之外,楊隨云、刑無忌等人看著這一幕,難以置信剛剛的話是項羽說出來的。

  通天的臉色笑了,虞姬被廣寒宮宮主控制著,不能說話,只是拼命的對項羽搖頭,絕美的臉上已經掛滿了淚痕。

  “放人吧,我答應你們,今日之后,神州再不會有項羽。”

  項羽的聲音很平靜,在天地間想起,但不亞于平地驚雷。

  “陛下,不可啊!”“陛下,你走了楚國怎么辦?”虞子期和龍且失聲,直接在虛空中向著項羽跪拜起來:“懇請陛下收回成命,楚國不能沒有陛下。”

  項羽沒有看虞子期和龍且,而是看向廣寒宮和通天等人。

  “口說無憑,項王陛下還是立個誓吧。”

  通天一笑道,所謂誓言,在普通人看來,或許只是一個口頭約定,隨時可以否認,但是對于修煉者而言,修為越高,越重視誓言,因為修為越高,越能感受到冥冥中的一些命運軌跡和因果關系,所謂有因必有果,若是違背誓言,很容易遇到心魔,輕則此生修為難有進寸,重則道心不穩,走火入魔,甚至直接化道!

  項羽臉色依舊很平靜,只是看了通天一樣,隨后,在其他人難以置信的視線中,只見項羽開口到——

  “我項羽,今日之后,甘愿隱世,有生之年不再過問天下之事,有違此誓,永墮幽冥……”

  “完了!”虞子期和龍且臉色一白,像是一下子失了魂一樣。

  “他,真的為了一個女人放棄了天下。”

  千萬里外的虛空中,楊隨云、新屋基、王越、劍癡等看著這一幕的人都是愣愣的說不出話來。

  “他真的放棄了江山,為了一個女人。”

  寧采臣旁邊、張良、衛莊、韓信、通云四人也是語氣復雜的輕嘆一聲。

  “難道,是我們猜錯了,虞姬不是廣寒宮的人。”

  突兀的,寧采臣冒出一句,他的目光停留在廣寒宮宮主手中的虞姬身上,因為根據一些消息,虞姬很可能是廣寒宮的人,而且有了呂雉這個漢國王后的前車之鑒,寧采臣一直猜測,虞姬也是廣寒宮的人,但是現在,他卻懷疑了,看著被廣寒宮控制在手中,梨花帶雨不斷向項羽搖頭的虞姬,他動搖了,猜測自己是不是真的多想了,不過不等他有定論,廣寒宮宮主已經放開了手中的虞姬。

  “既然項王陛下如此深情,小女子今日自當成人之美。”廣寒宮宮主放開手中的虞姬:“希望項王陛下可不要反悔哦。”

  說話間,虞姬已經脫離了廣寒宮宮主的控制,向著項羽飛過去。

  “陛下……”

  只聽虞姬輕語一聲,在眾人的視線中,直接撲進項羽的懷中。

  “不對!”

  突兀的,寧采臣眼中射出凌厲的精光,臉色一變,看著抱在一起的虞姬和項羽,因為他發現在虞姬身體撲到項羽懷中的一瞬間,項羽的臉色突然一陣潮紅,這不是一般的羞澀或者不好意思,更像是體內氣血不穩!

  “轟!”

  下一刻,廣寒宮宮主和通天四人的頭頂上的虛空炸開了,項羽出手,直接一掌向四人拍下來!

  “哇……”

  與此同時,項羽突然噴出一大口鮮血。

牛仔骑马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