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玄天第2352章 金箍棒

  老猴在菩提樹下,側臥躺在一團依稀能分辨出金紅色,好像袈裟般的長袍上,渾身灰白色的毛發臟兮兮滿是灰塵。

  雖然被灰塵蓋著,但從他身上散發的氣息看,黎晨仍能輕易判斷出,這是一只老掉牙,似乎連動一下都困難的猴子。

  “齊天!”

  直覺告訴黎晨,這老猴就是有著明靈石猴之稱的齊天。

  可不管怎么看,無論怎么想,黎晨都不敢相信,這就是當年號稱打遍天下牛鬼蛇神,堪稱兇獸第一始祖,位列天地五絕之一的齊天大圣。

  “呃……”

  似乎因為黎晨的聲音攪到了老猴的覺,瘦骨嶙峋的爪子撓了撓后脖頸,蜷縮著瘦削的身軀翻向了內里。

  “齊天!”

  黎晨眉頭微皺,再次呼喚,沒有得到回應,接連數次,最后喊了聲,“齊天大圣!”

  一如之前,沒有回應!

  “嘁,你怎么可能是齊天大圣呢?在太古至上古,齊天大圣是何等的英武神通……”

  黎晨想到弄激將法,嘲弄笑道。

  可說了一大通,老猴依舊沒有反應,最多就是拽著袈裟一角,蓋住了頭,似乎有些煩躁黎晨的吵鬧。

  “呃……”

  看到如此一幕,黎晨實在不知如何是好了。

  打吧,下不去手,畢竟這老猴看著太可憐了,弱不禁風的樣子,估計都不用他動手,指不定什么時候就死翹翹了。

  可不打的話,使盡了法子,黎晨也叫不動,雖然知道,還有一個法子,就是喊老猴‘斗戰勝佛’或許管用,可怎么也不想用這個稱呼。

  打心眼里,黎晨覺得這個稱呼讓他膈應的慌!

  一路走來,聽多了燭龍對天地五絕的講述,對于這天生地養的石猴,黎晨是打心眼里喜歡他的桀驁不馴,狂傲不羈,漠視規則的那種俾睨天下之勢。

  雖然不知道為什么皈依了佛門,拜在了佛祖門下,還參與了當年對蠻神的伐天之戰,但黎晨仍舊不掩飾那份喜歡,甚至可以說是敬重。

  黎晨記得有句老話,舍得一身剮,敢把皇帝拉下馬!

  齊天有這種氣勢,更有這種實力,可偏偏也陷在了讓人看不清,說不明的情之泥沼中。

  “哎!”

  莫名的嘆了口氣,黎晨試探著用靈戒,發現在剛剛的明悟后,五行山對他的封鎮雖然依舊在,可卻能從中調取一點東西了。

  一個紫紅色的酒葫蘆落在身前,黎晨也不管化作菩提樹的佛晨了,就這么盤膝坐在老猴身邊的地上,抱著酒葫蘆咕咚就是一口。

  這正是黎曲凨留給他,蠻神親釀的九陽烈空,當今的寰宇星空,恐怕是獨一份了,而黎晨喝的自然是極為小心,抿一小口,回味許久。

  啪!

  僅喝了一口,黎晨便覺酒葫蘆一沉,手中一輕,眼前一花,再看時,酒葫蘆已經落在了剛剛還酣睡不醒的老猴手中,這會正仰脖子狂灌呢。

  “拿來!”

  黎晨豈會任他這般喝法,劈手就奪了回來。

  讓人意外的是,老猴子抓的緊,竟然被帶的一個踉蹌仆倒在地,可就是死不放手。

  黎晨才不管這些,抱著酒葫蘆起身,任由老猴子掛在上面。

  這一下,就讓他有些吃驚了。

  因為,在他印象中,齊天雖然拜入佛門,一身驚天動地的武道被破,雖然不及絕無神和劍塵那般驚天動地,可怎么也該是和夜珈那,還有燭龍一個等級才是。

  之前他被奪走酒葫蘆,除了出其不意外,多半還是因為這里的五行規則之力封鎮了他的修為,使得他猝不及防。

  按說,齊天鎮守此地無數年,起碼也該有點像樣的神通能耐啊。

  否則的話,外面的咫尺天涯,和這里的五行山就太說不過去了,畢竟傳聞,這些都是他的神通所化。

  “啊……”

  想的出神,黎晨卻沒發現,老猴見搶不過他,一口咬了上來,十指連心,疼的他當即就松了手。

  這里的規則不僅封鎮了他的修為,連帶著肉身強度也軟化了下去,亦或者,老猴本身就有能打破他肉身防御的力量。

  咕咚咕咚!

  下意識的吹了吹生疼的手指,耳畔傳來牛飲的聲響,黎晨心下不是疼,而是心疼起來,趕忙就撲了上去搶奪。

  嗖!

  出人意料的是,老猴抱著堪比身體大小的酒葫蘆,許是喝了極品靈酒之后恢復了精神,竟然異常靈敏的躥上了菩提樹。

  嗖嗖嗖!

  幾個起落攀爬間,竟是眨眼到了數十丈開外。

  “哼,走的了嗎?”

  黎晨冷哼一聲,也顧不得對方是不是齊天大圣了,有樣學樣的躥了上去。

  可惜的是,比起爬樹的本領,黎晨明顯比老猴差了不止一個檔次。

  雖然憑借強悍的身軀,能夠緊緊的綴在后面,可怎么也抓不到老猴,只能看著他越來越向上。

  憑著一股不服輸的沖勁兒和奪回酒葫蘆的決心,黎晨咬牙向上爬。

  當一個人專注于一件事時,就會忘記了周圍的事情,此時的黎晨就是如此,不知不覺間,當他感受到周遭環境大變,四下眺望之時,赫然發現已是到了云層下。

  仰首望去,金綠色的樹葉光華透過云層,都似乎觸手可及了。

  嗖!

  老猴抱著酒葫蘆,直接竄進了云層中,眨眼消失不見。

  黎晨緊追不舍,徑直追了進去,里面的光景讓人出乎預料,沒有想象中的云霧繚繞,反而顯得異常干爽。

  由于金綠色樹葉光華的照耀,龐大的樹冠中,由于樹干陰影的掩映,顯得美輪美奐,猶如一片與世隔絕的洞天福地。

  “這是……”

  可僅僅掃了一眼,黎晨便被一抹金色的佛光吸引了目光。

  走的近了才發現,那是一根棒子,一根刻滿了玄妙無雙的金色符文,懸浮在菩提樹中心的金色鐵棒。

  而在鐵棒下端,原本應是青年模樣的佛晨,此時赫然退化到了嬰兒狀,蜷縮在一個金色‘卐’字佛印中,與鐵棒遙遙呼應。

  若仔細看,必然會發現,在對著佛晨的金箍棒下端,也有一個清晰可見的‘卐’字佛印!

  “金箍棒,五行精金所化,不在神器之列,卻因殺戮過重,與祭劍匣齊名的絕世兇兵,齊天大圣的本命武器!”

  嘴角有些干澀,黎晨隱隱間覺得,眼前的一切猶如遮掩窗子的窗簾被拉開般,豁然開朗。

牛仔骑马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