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魔法美少女們第四十六章 圓滿成功

  蕾蕾她們幾個人差不過花費了十幾分鐘的時間,才把那七個老頭子哄的一個個滿臉的笑容,仿佛又年輕了十幾歲的一般,差點就要認干孫女了。

  凌飛也從葉靈寒的口中得知其他的那幾個女孩子是她們三個人雇傭來的,只要演戲二十分鐘,就有五百塊錢的收入,她們一個個開心的不得已,當然是賣力的演戲了。

  凌飛頭幾乎要暈過去了,看了看那幾個樂呵呵的老者,如果他們知道這幾個小姑娘都是雇傭過來演戲的,那心里會是怎么想的呢?

  藍穎只是靜靜地站在了一旁,看著凌飛,臉上露出了一絲溫馨的笑容,她認出了葉靈寒之后,心里面的落差更大了,她只想站在一旁,看凌飛一會就足夠了。

  凌飛看著藍穎,然后嘴唇微微地撅起,做出了一個親吻的動作。

  藍穎頓時粉臉一紅,低垂著螓首,羞的都不知道如何是好了,但是心中卻是甜甜的,畢竟凌飛沒有忘記他,這已經很不錯了。

  蕾蕾她們終于把這一場鬧劇演完了,她們三個人依依不舍的看了凌飛幾眼,這才帶著其他人離開了匯源酒店,畢竟剩下來的事情就要交給凌飛來解決了。

  凌飛好笑的端起了酒杯,站起身子,說道:“諸位前輩,這個,這個,我這幾個朋友就是這樣,不能見到名人,一見到名人就像發瘋似的,恨不得能夠多見你們幾眼,我就稍微說了一點,說我今天見幾個名人,她們就瘋過來了,不好意思,給你們添麻煩了。”

  周鮮明他們幾個人都幾乎搖了搖頭,剛才這幾個小妮子實在是太熱情了,把他們哄的是團團轉,差點就要獻上她們的香吻了,讓他們這些人還真的不太習慣呢。他們幾個人也笑著端起了酒杯,站起了身子,說道:“沒有想到我們幾個老東西還真的有這么多小姑娘的讀者,也讓我們幾個老東西長了長臉。”

  凌飛笑著說道:“諸位前輩都是文學界的佼佼者,肯定有廣大的讀者呢,只是你們平日里面深居簡出的,神龍見首不見尾,讓所有人以為你們要與世隔絕了一般,心中把你們當成了神一般的人物,平時都見不到一面呢。”

  “哈哈……”所有人都是哈哈大笑了起來。

  他們十個人又碰了碰杯子,喝了一口酒,這才重新又坐下了。

  凌飛看了看桌子上的飯菜有些已經涼了,畢竟剛才蕾蕾她們打擾了二十來分鐘,熱菜也都變成了涼菜了。他急忙對孫開明說道:

  “讓飯店再加幾個菜,我和幾位前輩今天一定要不醉不歸,我們還要好好的聊聊呢。”

  孫開明點了點頭,然后就把站了起來,準備叫過了服務員。

  沒有想到周鮮明卻是笑哈哈的擺擺手,很是客氣地說道:“罷了,罷了,剛才被那幾個小丫頭弄的飯菜都涼了,涼了就涼了好了,我們是文化人,又不是那些當官的,動不動就換菜等等,你們已經弄了這么多菜了,我們幾個人都已經吃不完了,再叫豈不是浪費嗎?反正先在又不是冬天,就這些隨便吃一些就可以了。”他還專門夾起了一塊紅燒肉,放進了嘴里面,大嚼了起來,“嗯,這個飯店的紅燒肉味道果真不錯,大家都不要客氣了,快吃吧。”

  其他幾個老者也都是樂呵呵的夾著桌子上已經有些涼的菜,吃了起來。

  凌飛看了看這些老者,心中多少有些感動,他們雖然多少有些迂腐,但是心底還是很善良的,不會動不動就擺出一副高人一等的架子,讓人無法靠近。

  他笑著說道:“對啊,簡樸節約的風氣我們一定要講究的,不要奢侈浪費。”他拽了拽孫開明,示意對方坐下算了。

  孫開明只能是又重新坐下了,反正這頓中午飯,凌飛是主角了。

  周鮮明慢慢地抿著紅酒,一雙充滿智慧的小眼睛眨巴眨巴的,很是有神,仿佛含著其他的什么含義。他說道:“雪鷹,你現在準備有什么打算呢?”

  凌飛微微地一愣,不知道對方話語里面什么意思?莫非他是問簽名售書活動的事情嗎?

  他不敢肯定,所以只能是含笑地說道:“也沒有什么打算了,反正好不容易來B市一次,我明天好好的轉一天,后面就要回S市了,畢竟我現在還是學生,學校的事情不能耽擱掉。”

  周鮮明含笑的點了點頭:“你說的一點都不錯,學生就應該以學業為主……”

  孫開明和吳敬兩個人聽到了這句話,頓時一臉的失望,看來這次計劃是失敗了。

  沒有想到周鮮明卻緊接著又說道:“可是我聽說你這幾天正在B市籌辦簽名售書活動,難道你不想舉行了嗎?我可聽說很多讀者為了專門見你一面,大老遠的從其他城市趕到B市的。”

  凌飛心中咯噔一聲,聽對方的口氣,似乎并不反對自己舉行這個簽名售書活動了。他心里雖然這么想著,可是還是面帶微笑地說道:“話雖然是這么說,但是我以前就是一個很低調的人,突然一下子舉行這個簽名售書活動,我還是多少有點不習慣的,而且還準備用這次賺來的錢支援一下西北地區,讓他們多創辦幾所希望小學,可是想想我現在還是學生,以學業為主,不能太追逐名利,所以我已經決定把我以前賺的稿費,拿出三十萬來支援西北地區了。”

  他這么一番話說的極其的有水平,可以說是以退為進,而且又說明自己是為了幫助西北地區的孩子們,這就是想要打動他們幾個人的心。

  周鮮明微微地一笑:“學習是學習,可是你即便是開個簽名售書活動又耽誤不了幾天的時間,再說了,你都是為了那些偏遠地方的孩子著想,難道連這么點時間都抽不出來嗎?”

  凌飛故作疑惑狀:“周老,你是說……”周鮮明哈哈的一笑,說道:“你小子也不用在這里裝糊涂了,你們三個人這次請我們幾個人吃飯,難道沒有什么意思嗎?俗話說得好,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你們肯定是有目的。”

  洛岳在一旁笑呵呵地說道:“還不是想讓我們幾個老東西放你一馬,不要為難你,讓你的簽名售書活動圓滿舉行嗎?”

  其他的幾位老者也隨著附和了起來。

  凌飛老臉一紅,繼而哈哈的一笑:“沒有想到幾位前輩果然是厲害,一眼就看出了我們的這么一點點的小算盤,我們一開始的確是有點收買諸位的意思,不過后來想想,這個簽名售書活動舉行不舉行,其實也沒有什么其他的意思了,反正讀者喜歡看我的書,這就是對我最好的報答了,我還求其他的做什么呢?”

  周鮮明卻是擺擺手,說道:“行了,行了,你小子也別廢話了,你們肚子里面的那些花花腸子豈是我們幾個老東西不知道的?剛才那幾個小姑娘肯定也是幫你忙的吧?什么仰慕我們,什么我們這些大名人,我看她們說話那么的順溜,肯定是提前就背好的臺詞,我們寫的東西我們自己知道,現在年輕人不喜歡我們這類作品了,反而喜歡你寫的那些打斗場面精彩的文學作品,我們又能怎么辦?難道要強迫別人喜歡嗎?畢竟現在中國內外環境相對來說穩定許多了,人們的心態也就漸漸放松了許多,喜歡那些休閑型的小說。我們幾個老東西也真的是閑的沒事可做了,本來你開個簽名售書活動,這和我們屁點關系也沒有,我們干預什么啊?這次是我們做得不對,我周鮮明代表他們幾個人,向你說聲對不起了。”他說著這句話,已經站了起來。

  凌飛連忙站了起來,說道:“周老,你不用這樣的,這次其實我也有錯的,不關你們的事。”

  周鮮明嘆息了一口氣,蒼老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的喜悅,說道:“行了,行了,不管是誰的對,誰的錯,這件事情就這么結束算了,你照常開你的簽名售書活動就可以了,和我們幾個老東西一點關系也沒有了。”

  凌飛沉思了一會,然后緩緩地說道:“周老以及其他的幾位前輩,小子有一個不情之請,不知道說出來合不合適。”

  周鮮明重新坐下后,又說道:“有什么話就直說,別這么吞吞吐吐的,拐彎抹角。”

  凌飛試探性地說道:“我想請諸位前輩當我簽名售書活動的特邀嘉賓,為我壯壯聲勢,當然了,我一定會付給諸位前輩報酬的!”

  周鮮明卻是哼了一聲:“雪鷹,你把我們都當成什么人了?難道我們是那種貪財的人嗎?”他看了看其他的幾個人,然后說道:“我周鮮明就在這里向你說了,你簽名售書活動那天我們幾個老東西就去給你湊湊熱鬧了,而且一分錢也不要你的。”

  洛岳在那里補充了一句:“剛好這幾天閑的沒事,去湊湊熱鬧也可以,不過中午飯什么的,你可是要包的,我們可不想餓著肚子回家。”

  凌飛大喜,連連點頭:“那我在這里多謝幾位前輩了。”

  所有人都是哈哈大笑了起來。

牛仔骑马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