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還朝第二十二章 鳳臨宮闕盡霜天

  蘇袖坐在前后都有士兵跟隨的馬車里,首次感受到又是要犯又是尊貴身份的雙重感覺。

  云連邀騎著高頭大馬跟隨旁邊,看她探出頭來,淡淡地說:“前方就是鳳臨城,馬上就能到寄安宮了?!?

  千秋伴都,亦有萬古氣派,或者正是比鄰景安,才有了這等盛大的氣象,令蘇袖心生感慨,自己似乎還是第一回,離自己的舊國舊夢那么近……那么近。

  鳳臨也是由外郭城、宮城兩部分組成。宮城位于都城北部中央,外郭城的各坊從左右南三面拱衛宮城。以正中的朱雀大道為界,東西分屬鳳臨、曹安兩個縣城。宮城就是皇族所住,除卻如今鳳帝所在的寄安宮,還有其弟安懷王鳳紫林的府邸,郭城則是百姓居所,各有布局。千百家似圍棋局,十二街似種菜田。

  沿著朱雀大道向前,蘇袖的心微微一跳,近了,與那地方越來越近了。

  這日的鳳臨已經開始飄雪,大片大片的雪花落在地上,就像一塊白凈的錦布,鋪在光潔的地上。

  惶然抬頭看向云連邀,他似乎感覺到了她心中的不安,低頭說道:“想好了,莫要胡鬧?!?

  蘇袖深深地凝視了他一眼,進了鳳臨之后他倒是不可以掩藏自己的面容,錦袍玉冠之下,不能不令人心折。

  她不由得想起晨起時候的光景,伴著車行與落雪的聲音,簌簌地滑入腦中。

  蘇袖站在房中,任由不知從哪里找來的侍女上下擺弄著。一襲薄若蟬翼,半透明妃色煙蘿紗衣,精細地繡著開得正盛的芍藥,素雅清秀,卻也出塵脫俗。

  為了保證鳳帝的安全,她那暗藏細針的腰帶與鐵鉤護腕盡皆撤去,換上了朱紅三鑲白玉腰帶,一根白玉孔雀簪旁飾著一朵新開的木芙蓉,簪頭處一縷金銀絲線相間的流蘇垂至耳際,發頂用銀點翠玉牡丹六股釵挽住,眉心鑲嵌碧玉蓮花額飾。

  兩彎蛾眉,細而不弱,艷而不妖。雖是明眸皓齒,唇如紅櫻,膚如白玉,眸光比前更加瀲滟與誘人。此時的蘇袖,才真正堪當江湖中所謂若水仙子之稱。

  當云連邀提著件衣裳走進房間的時候,他也是看得一呆。這便是真正的公主,再也沒有一個人如她這般氣質高雅的。

  那些圍著蘇袖的侍女也都稱贊著:“公子替姑娘選的這身衣裳,當真美極了??吹霉佣忌笛哿??!?

  蘇袖心道,若是云連邀摘下面具,恐怕就是這些小妹子傻眼的時候了。

  “好了,你們下去吧?!痹七B邀囑咐了句,這些小侍女們都捂著嘴離開了。

  云連邀緩緩上前,將一件雪白色的大氅披在了蘇袖身外,那眼底勾魂的小痣映入眼簾,叫他心中不斷叫苦,再這般下去,他定是想立刻帶著她遠走高飛。

  “今日就要進宮了嗎?”

  “嗯?!痹七B邀低聲回應,“對,不過放心,這次鳳帝沒有大張旗鼓,便是還有轉圜余地?!?

  蘇袖沒有答話,而是垂眼看著自己的腳面。

  “你今日這般,他一定不忍下手?!痹七B邀接著說道。

  蘇袖豁然抬頭,含著苦笑,“你這么費盡心思的替我打扮,便是想讓我用美人計混過生死關嗎?可是我肯嗎?”

  云連邀輕聲嘆了口氣。

  蘇袖忽然扯住他的衣袖,一字一句地問:“我不明白,為何你要做鳳帝的走狗?”

  從清晨的回憶中恢復清明,蘇袖自問到現在依舊看不透此人。最后她幽幽地嘆了一聲,“你何時為你自己想過呢?”

  云連邀背部一緊,再轉過頭,車簾已經緩緩放下,那張白凈無瑕的側顏,漸漸隨著那聲輕嘆,消失在眼底。

  時至今日,你何曾替自己想過,云連邀?

  云連邀忽然朗聲說道:“袖兒,我現在回答你,看看如今的江山,城市繁華穩定、百姓安居樂業,再沒有前朝的流離失所、路有凍死骨的現況出現。對于這樣的皇帝,云連邀愿意追隨?!?

  坐在車內的蘇袖渾身顫抖,緩緩掩面。

  宮門大開,馬車漸漸駛進宮城內去。聽到宮門合上的轟然聲音,云連邀赫然轉頭,知道自己與這女子之間,再不可能有任何牽連,那一切種種或許存在過的情絲,就似往日紅塵舊夢,不復重現。

  白雪地上拉出一條長長的車轍,一直延伸到這令人景仰的宮城內去。

  蘇袖緩緩走下馬車,眼前是恢弘的宮門,上書三字“寄安宮”,龍飛鳳舞,金碧輝煌。

  她一步步地沿著龍尾道向上,閉上眼深深地吸了口氣,雪花落入頸中,甚是冰涼。柴子進與云連邀領著她朝寄安宮的偏殿書房走去。

  鳳以林刻意不光明正大地與蘇袖見面,正是因為蘇袖的身份特殊,若現在朝中錯綜復雜的情勢,極有可能會被有心人利用。所以這次蘇袖是秘密進宮,更是在這隆冬之時,所以寄安宮里的人都以為是鳳帝新招美人,無人起疑心。

  四扇的屏風,屏面是整副的海藍石透雕,鏤著波浪魚紋的花樣,還細細用翡翠鑲嵌出逼真的水藻。繞過屏風,就是一丈許的書桌,桌上放滿了各式書卷,顯出這位鳳帝好讀書的習慣。而左邊設了一個沉香木做成的軟榻,離榻不遠的前后兩邊更布置了一張幾,一個身著純藍色絲綢質地長衫的男子背對諸人而坐,顯然并沒有因為宮人的唱喏而有任何動作。

  蘇袖凝住了氣息,因為對方必然正是自己的弒父滅國的仇人——鳳以林。

  她該用什么樣的表情去面對?該用怎樣的回答去應對他的問話?該用怎樣的心態去處理眼下的進展?

  將右手藏在廣袖之中捏緊了拳頭,終于在等候良久之后,鳳帝鳳以林終于擱下了手中的書,長長嘆了口氣,轉過身來。

  這當是二人第一次交鋒、第一回面對面。蘇袖強迫自己抬頭看向眼前這個男子,這年將二十的天縱英才,用不到兩年的時間便奪去了整個大元的罪魁禍首。

  蘇袖瞬間不敢置信地看向云連邀。

  這分明就是水運寒的臉。云連邀好大的膽子,竟然假造了的地獄門水堂主的面孔,與眼前的鳳帝鳳以林毫無二致。

  頓時腦中一陣眩暈,看著那人漸漸走近,卻越加恍惚。明明他不是,卻居然狠不下心腸。

  蘇袖朝后錯落了兩步,嚶呤一聲就暈了過去,昏迷前只聽見云連邀從后搶上抱住自己,而她最后的意識卻是:云連邀,我恨你。

  整個書房內焚著大把寧神的香,白煙如霧。一宮的靜香細細,默然無聲,只能聞得水波晃動的柔軟聲音,從另一個偏殿內傳出。蘇袖腦中隨著那陣陣水聲,自己也仿佛在其中沉浮,迷惘不已,幾人的對話,由遠及近地入了耳中。

  “她這是怎么了?一見朕便暈了過去?!?

  “啟稟圣上,蘇姑娘應該是……”云連邀在一旁也在斟酌,因為只有他知道這個原因,當年化身水運寒時候沒有多想,直到方才他才意識到,原來水運寒居然會給蘇袖帶來如此大的沖擊,心中也是悔恨不已。

  “別說了!想來應該是朕令她想起了悲苦的前塵往事兒,所以受了刺激?!?

  蘇袖緩緩睜開眼,直愣愣地看著床頂。硬木雕花床罩雕刻著九龍戲珠的圖案,旁用黃綾騰龍帷帳圍上,一看便知道是誰的床榻。

  她輸了。

  從一開始見到鳳帝鳳以林,她便輸了。

  好容易收拾了心情,能從水運寒是由云連邀化身的這件大騙局里抽出身來,對云連邀也放棄了恨意,更產生了些許好感,誰料得又在這一刻滿盤皆覆,自己的大仇人、此生最大的仇人居然和自己認了那么多年的哥哥長得一模一樣。

  環環扣扣,她要如何再與云連邀說,我不再恨你。

  這時反倒是站在一旁的柴子進瞧見了她睜開眼,連忙道:“皇上,蘇姑娘醒了?!?

  鳳以林轉過身來,“公主醒了?那我們可以繼續話事兒了吧?”

  蘇袖勉強撐起身子,冷冷地道:“讓云連邀與柴將軍出去,皇上可敢與我單獨說?”

  云連邀身子一僵,知曉蘇袖對自己已是恨之入骨,他苦澀地笑了笑,與柴子進對望一眼。

  鳳以林先是一愣,須臾就毫不猶豫地回答:“沒問題,你們先出去吧?!?

  待他們離開后,蘇袖才緩緩起身,故意不去看這張讓自己心酸的面孔。

  鳳以林說話確實與水運寒的溫柔大相徑庭,他畢竟是少年英才,馬上飛將;畢竟是當今圣上,所以自有一股傲然與自信在其話語當中,“朕知曉公主的立場,也不會太強逼你,只要你安心將八卦里的圖樣替朕找出,自然也不會為難你?!?

  蘇袖心說此刻自己亦是要演戲,她沒有把握現在就殺了他,雖然單獨相處,但這個鳳以林周身亦有一股威懾力在鎖著自己,使得她無法施展功法,而事實也告訴她,鳳以林的武功亦不會太弱。

  而她確實要替他合作找圖,卻不可以立刻答允,否則依著他與云連邀的精明,定然會知曉自己心懷不軌,所以她這場戲,亦是要做足才可。

  “為什么我要合作?皇上難道不知,拿到八卦將其毀滅,讓世人再也找不到那個地方,然后將我也殺掉才是最好的結果嗎?”蘇袖冷靜的抬頭,終于與其對視。

  鳳以林的面色冷了下來,“你不要以為朕不敢殺你。朕留你也是因為云愛卿的懇求,若是執迷不悟,別怪朕不念舊情?!?

  蘇袖沉默不語。

  半晌,她終于松了口氣,緩緩問道:“我憑什么相信你拿到殘圖后,會不殺我?!?

  “朕一言九鼎,金口玉言,何曾說過假!”鳳以林望著眼前氣質凄迷,楚楚可憐的女子,這等姿色在后宮之中亦是少見,但是性格居然也是出奇的倔犟。

  蘇袖忽然扯開唇微微一笑,勾魂攝魄的,“皇上如此說,就讓我考慮考慮吧?!?

  她在逍遙峰上可以對很多人說出奴婢二字,但是對著鳳帝,她便是前朝公主,就代表著一個時代,就絕對不能低頭。

  鳳以林微微一呆,顯然很是受用方才她那一個笑容。

  “朕可以給你時間考慮?!兵P以林忽然高聲喊,“柴子進!”

  柴子進領命進了書房,“臣在?!?

  鳳以林嘆了口氣,“將蘇姑娘送到別苑,好生安頓下來?!?

  柴子進顯然沒聽明白,愣了一下,鳳以林又重復了一遍,“給朕送去別苑!”

  “是!”

  柴子進領著蘇袖朝外走的時候,鳳以林又喊了聲,“云連邀你進來,朕有話與你交代?!?

  云連邀轉身進門,與蘇袖擦身而過,而蘇袖毫不理會,自顧自地跟著柴子進離開了書房,云連邀微微一滯,心內苦澀,走到鳳以林面前。

  “坐?!兵P以林是武將出身,對于繁文縟節的規矩向來比較看淡,此次云連邀算是立下大功,他心中很是愉悅。

  玄天八卦是鳳以林一直以來十分忌諱的東西,最擔心的便是被有心人利用,來顛覆自己還沒有坐穩的江山。前朝公主與玄天八卦,疊加起來便是最大的危險,所以當這兩件事兒盡數解決后,困擾了他十年的風波終于算是告一段落。

  “這次你做的極好,連邀?!兵P以林和顏悅色地道。

  云連邀連忙恭謹地回答,“非也,是圣上的洪福,才使得此事兒終于得以解決?!?

  “別與朕扯多余的話?!兵P以林擺了擺手,啼笑皆非,“怎么今天不太像你了?”

  “皇上多慮?!痹七B邀回過神,忙慌道。

  鳳以林轉回正題,“你與蘇袖感情如何?”

  云連邀心道,原先還不錯,只是今日之后怕是要破裂,但他也不能如此回答,只好斟酌了下謹慎地道:“連邀這次是將她親自拿往鳳臨的,恐怕……”

  鳳以林恍悟,起身走到他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不管怎樣,既然這樣,那就更好。朕已經教柴子進將她送到別苑,你務必迫她將殘圖的秘密說出來,或者朕還會留她一條命?!?

  “別苑?”

  “是,她若在寄安宮中,恐容妃不快,何況朕的確怕將這女子擱在身邊,會情不自禁,還是交給你去處理吧?!?

  云連邀心里一沉,大概明白了鳳帝的意圖,他是要務必使自己狠下心能在此事兒結束后殺掉蘇袖,而不會因為日久生情放過其一命。但這也是云連邀擔心的,更是他為何要將蘇袖打扮得如此動人送到鳳帝面前的,便是要借此事兒挽回蘇袖一命。腦子里一片混沌,反倒不知如何應對。

  見云連邀眸中透出異樣的神色,鳳以林失笑道:“說起來,朕與這長公主還有段往事兒??上峙率怯洸坏玫??!?

  云連邀訝然的緊,聽鳳以林接著回憶:“當年朕初上戰場便勝利凱旋,朝廷中大多稱呼朕為少年將軍。元青那家伙便說要為朕賜婚,著人抱來了只有三歲的長公主,給朕當時險些下不來臺?!?

  當時的鳳以林心中又急又氣,雖說長公主的確好,能做駙馬爺也當然妙,然則一來他不愿與皇家扯上關系,二來他實在是從那張胖嘟嘟的臉上看不出未來的美貌,三來這年齡懸殊未免太大。幸好那時候的太傅替自己解了圍,說少年人家,還是可以等等再說,以免因為得意忘形而荒廢家國大事兒。

  “未料得,那時候那么小的小胖丫頭,居然長的如此美貌了。算算看,朕今年三十,她如今也該有十八了吧?!?

  “是?!痹七B邀頷首,他救起蘇袖的時候,她也不過才是個八歲的女童,十年光陰一晃而過,“眼看著快十九了?!?

  “這不好,我大慶國的女子哪一個不是十三嫁人,十四得子的?!兵P以林皺眉,這句話出口倒讓云連邀松了口氣,至少回憶往事兒讓鳳以林暫且放下了殺人的計劃,又操心起成婚之事便是有余地可說。

  “朕多想了?!兵P以林自己停止了話頭,“你去吧。記住朕的話,務必要將此事兒辦妥,了結后,朕就答允你,你回你的江湖,再不用管朝中之事兒?!?

  鳳以林的話如一記重錘打在云連邀的心口,這是他最向往的自由,卻要用蘇袖來換取。人生不如意,果真十之八九。

  云連邀滿懷心事地抵達別苑,這是他第一回找不回意氣風發的感覺。他力挫群雄坐上正道盟的盟主的位置,替江湖鏟除魔門,費盡心思將地獄門連根拔起,這些他都能夠彈指飛灰間,笑意恩仇。偏只在這用盡心機算計自己喜愛的女人的時候,嘗到了分外苦楚的感受。

  然則這便是命。

  云連邀更明白,若這一關自己始終過不去的話,便再也不可能立足于江湖頂峰。

  此時宮廷別苑內外皆是看守的士兵,柴子進幾乎是將自己在整個鳳臨的親兵都調到了這個宮廷別苑里來,也正是因為十分了解別苑里女子的重要性。在了解這件事兒始末的云連邀看來,柴子進是怕蘇袖跑了,而在外人看來,卻以為這別苑中住進了什么要人,需要重兵保護。

  云連邀深吸一口氣,緩緩踏了進去。

  在他決意要做一件事兒的時候,至少至今,還沒有完不成的。

  蘇袖坐在別苑中的池塘邊,冬雪已然使得小塘結上厚厚的一層冰,院中臘梅如期綻放,嬌紅怒放在一片雪白當中,自有一種別樣的美艷。

  云連邀站定在蘇袖身旁,輕聲道:“外面如此冷,為何不在房中待著?!?

  尚算貴客,侍女們已經在房中燃起了火爐,而蘇袖卻執意坐在外面發呆。

  蘇袖半晌沒有答話,“再冷,都不及心冷?!?

  云連邀知曉她在氣自己,氣他用了鳳以林的臉去冒充水運寒,騙了她整整十年,所以選擇了沉默。

  “你明白嗎?我只覺自己是個笑話?!碧K袖深吸一口氣,任涼意入體?;砣黄鹕?,朝云連邀看去。

  一幕一幕,往來如煙。

  她明白此刻不應該這樣,但是她控制不住了。什么“清心大法”,什么靜若止水,都再也壓制不住她心中的怒火及委屈。

  “我恨你!”兩行清淚不由自主地落了下去,“運寒大哥已經死在我心里了,你卻讓他作為我的仇人再度出現。為什么你不早些告訴我,這么長的時間,你居然從來不告訴我?!?

  云連邀任其捶打。蘇袖打得累了,忽然干嘔了起來,好半晌才漸漸平息了下來。

  他不說話,一直都不說話。他心里很清楚,正是因為對自己狠不下心腸而視而不見,所以蘇袖才會這般氣惱,所以干脆讓她盡情地宣泄。

  良久,蘇袖的心情好了許多,也總算是能正視目下情形,冷靜過后,才背過身去,淡淡地問:“來找我何事兒?”

  “沒什么?!痹七B邀緊跟著回答,“只是來瞧瞧你是否有什么需要,我出外為你辦妥?!?

  蘇袖旋過身,哂道:“這般勞煩云門主,如何能心安?!?

  云連邀手中拿著一份蘇袖手寫的清單朝外走著,柴子進見機湊了過來,“美人兒與你說了些什么?我大老遠看……總覺著你們不對啊?!?

  云連邀恢復鎮定,負手而立,目光灼灼,“你看我云連邀似這種監守自盜的人嗎?”

  柴子進連忙擺手,“那自然不是,怎么,蘇姑娘居然敢打發你幫她買東西?”

  云連邀無奈之余搖了搖頭,與柴子進一起走出別苑的院門,“皇上已經將查找殘圖的任務交給我了,自然需要先化解仇怨,才好入手?!?

  柴子進一聽此事兒,微微愣住,忽然板住臉正色道:“我說云老弟,我是因這一路來從你的言行中,慢慢對你解除了心防,才曉得你這人的忠心不二。但是這件事兒上,你居然難得疏漏得很啊?!?

  云連邀心底一動,恭謹地道:“請柴老哥賜教?!?

  柴子進拍了拍他的肩膀,“這等重要的事情,皇上居然將公主及圖都轉到你的手上,這是在試你的忠誠吶,你務必要想辦法再將公主送還給皇上才行啊,依你這么聰明怎么沒看出來皇上這是在欲擒故縱?”

  云連邀皺眉思忖片刻,難得感激地抱拳道:“多謝老哥提醒,連邀因為一些事情沒有及時反應,險些釀成大錯?!?

  鳳以林如何是那個能完全放心自己的人,他剛才心神失常才沒有及時想到,他將武林中事任自己魚歸大海,正是因為朝廷能干預到武林的原本便少之又少,但是蘇袖與八卦就不一般了,哪里是能隨意放到外面任他人為之的。

  他腳步一停,靈覺瞬間提到最高,果然感覺到在別苑四周,隱藏著不少高手,這便是鳳帝在柴子進及他云連邀都不知道的地方放置的暗手。心下暗嘆,他倒是忘記,若鳳以林當真放心自己,怎么會不將那玄天八卦交給自己。

  不過此事的謹慎實在可以理解,若是云連邀站在鳳以林的位置上,也不能輕易相信他人。這般一想,他立刻掉轉頭去朝著宮城走去,務必要挽回前面胡亂應下的失誤。

  一座青銅仙鶴口中散著輕煙徐徐。這里是寄安宮的一所偏殿,煙氣裊裊,將軟榻上正在弈棋的二人只勾勒出模糊的身影。

  坐在鳳以林對面的自然便是當今圣寵在身的容妃,但見她著點月青曇霞紫紋披風,披風下是水粉繡月娥長裙。手中一個小巧的狐絨天蠶絲藍月手爐。墨發盤飛蝶簪,戴穿流月攢珠髻。珠髻邊緣,斜斜插著一支金步搖。雙耳邊墜下靈俏的紅寶石墜子,端的是落落大方姿,傾國傾城貌。

  她微微一笑,朝著鳳以林道:“聽聞皇上昨日招進一位美人,卻又送進了宮外別苑,難道是怕月娥吃醋嗎?”

  鳳以林將那白玉的棋子落下,才緩緩回答:“朕在這寄安只帶了愛妃一人就已是吃不消,何來其他美人之說?!?

  容妃嫵媚一笑,輕輕拾起被自己吃去的那白玉棋子,“月娥懂得分寸的?!?

  她忽然指著被鳳以林圍上的大片棋子,“啊,皇上你使詐!”

  被這嬌媚橫生的女子撩起了滿心的歡喜,鳳以林一把將容妃拉入懷中,湊到她耳旁軟言道:“有愛妃這般尤物在,朕就是放掉大片棋子亦是甘愿啊?!?

  為這話說得心中一蕩,容妃這才寬慰地笑出了聲。

  眼瞧著雙唇愈離愈近,殿外忽然傳來宮人的唱喏:“稟圣上——云連邀求見——”

  鳳以林雙目一凜,立刻正坐起來,拍了拍容妃的纖背,“愛妃先去后殿?!?

  容妃應了聲后,滿眼狐疑地退了下去。

  云連邀剛走進大殿,鳳以林抬手說道:“云愛卿來這里坐,朕有一盤棋還未下完,你來得正好?!?

  云連邀灑脫一笑,就自來到原先容妃的位置,拂衣坐下。

  “看云愛卿的心情似乎不錯?!兵P以林看了眼云連邀,笑道。

  “謝陛下關心?!痹七B邀定睛看這棋盤,只見墨玉棋子的這方,已然被白玉棋子團團圍住,顯然是必敗之勢,任他棋力再高也是有些回天乏力。

  “你看這黑棋還有能耐嗎?”鳳以林淡淡地問。

  “依連邀看來,只要在這里落子,尚可背水一戰,或者能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云連邀自從歸附鳳以林后,因其江湖人士的身份,從來不稱臣子。

  鳳以林不著聲色地將被圍的黑棋統統拿下后,才問:“照你看,他們還有后手?”

  云連邀心里一跳,果然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自己費盡心機,鳳以林卻還有別的方法獲知消息,幸好他并無太多隱瞞,否則自己定會被人在后捅刀子。

  “恕連邀無知,請陛下賜教?!痹七B邀謹慎地道。

  鳳以林又落下一粒棋子,淡淡地說:“云愛卿啊,這次將事情交給你,我大半是放心的,因為你呢行走江湖這么多年,向來謹慎妥當,朕也了解你的辛苦,但這一次你還是犯了一個大忌?!?

  云連邀后背已經漸漸滲出點汗,他統一武林的高明與鳳以林統一江山的高明,果然還不是一個段數。他沒有答話,而是謹慎地跟著走了一步棋。

  “不要以為拿住了公主便已全部結束?!兵P以林接著道:“你的問題就是身份太多,以至于不能面面俱到,反倒有所疏漏,幸好朕暗地還有其他人幫助查證,你可曉得長天坊的白錦居然敢與朕唱對臺?”

  云連邀甚為無奈地回答:“這件事兒的確是連邀的錯?!?

  他原本應允蘇袖護持白錦,卻哪里料得白錦已然被鳳以林發現背叛之意,就算是他,亦是無能為力了。

  “不怪你?!兵P以林索性放下手中那盤棋,起身走到殿中置放的一尊玉盤前,玉盤內正有一顆火紅的明珠,正因為此寶貝,才使得整個大殿溫暖如春。鳳以林凝視著這火玉半晌,才蹙眉道:“原本朕以為萬無一失了,沒想到那白錦與蕭茗已經暗地聯手,私下見面數次,恐怕會對這件事兒不利?!?

  “連邀以為已經心中有數了?!痹七B邀也放下棋子,一不做二不休的道。

  鳳以林迅速轉身,面上頗為滿意,“說!”

  “首先以長天坊此事與公主周旋,想辦法誘公主說出殘圖的秘密;其次要在暗地里,引白錦上當,有他在手中為質子,不信公主不配合?!?

  “好!”鳳以林笑了,“不愧是機心算盡云連邀?!?

  “不過與公主的斡旋,連邀以為還是陛下出面比較合適?!痹七B邀硬著頭皮道。

  “噢?怎么說?”

  “首先,連邀并不能對長天坊做出毀滅性的打擊,但是陛下可以,所以若是陛下開口,公主定會有所顧慮,只是與公主的正面交鋒,也是危險重重,畢竟……”

  鳳以林朗聲一笑,很是自信地揮手,“怕什么,朕沙場拼死的時候,公主還未出生,就她那身手,還不足懼?!?

  沉思片刻,鳳以林眸中一亮,轉身說道:“很好,將白錦拿進宮中此事兒,就交給你去辦。明日朕要親自前往別苑,與那位長公主,好生談談?!?

  云連邀卻看鳳以林握緊了拳頭,狠狠地道:“這個白錦,居然敢背叛朕,定要讓其好看!”

  蘇袖拿著云連邀托人給自己送來的一些日需,對這人突然地離開有些疑問。但是作為正道盟盟主的他,總不能一直與自己耗在鳳臨,倒也能夠理解。只是不知為何,從晨起之后便一直心有惴惴,總有不祥的感覺。

  日里坐在房中,看著屋外皚皚白雪的時候,只會想起在過去的種種。

  蘇袖此生,沒有害過人、沒有殺過人,雖然被人算計到這里,都尚不能恨到極點。

  也只有在這孤單的時候,她才更加希冀有一個寬闊的懷抱,能讓她尋到一絲溫暖。而不是在這里,體味著被囚禁的孤苦無依。

  沉沉地靠在窗邊的大椅上,睡了過去。夢里頭就似乎回到了逍遙峰上,當時大家都在,自己每日還在偷偷地看著蕭茗,時而為他忽然的一個關注而快樂得滿床翻滾;楊眉兒陪她在那簡陋小屋外曬著太陽,時不時拌上幾句嘴;風子軒與雷諾然從外歸來,尚會帶上很多好吃的糕點,分給下人們,她自然有份;水運寒在旁邊看她吃得滿心歡喜,還會頗為憐愛地將自己手中的那份遞給了她。

  水運寒……

  朦朦朧朧間,她聽見有人進了門,微微睜開眼,就看水運寒溫柔的笑浮在眼前,不覺抽泣了聲,委屈地哭了出來,撲到了他的懷中,連聲道:“運寒大哥……運寒大哥……”

  若這是一場夢,她寧肯在夢里,還是這般艷陽高照,還是那么無憂無慮。

  水運寒不是云連邀,水運寒更不是鳳以林,他就是自己的運寒大哥,永遠地守著自己護著自己。

  只是……不可能……水運寒早就沒了,就這么憑空沒了,一句話沒有,一個動作也沒有。

  蘇袖的身子忽然一顫,看著實實在在她揪緊的衣裳,再緩緩抬起頭,看著眼前的男人微微瞇起的雙眼,頓時反應了過來。

  “清心大法”自然放出,就像是下意識的,她毫不猶豫地抓到了對方心神松動的一刻,一掌狠狠地拍了過去。

  鳳以林幾乎是下意識的迅速后撤,哪里能料到方才還昏昏沉沉楚楚可憐的美人,瞬間就似變成了地獄的修羅,招招致命的打法。心中狠狠地罵了一句后,他很是狼狽地躲過了直取前心的一招,急沖到桌子后方。

  蘇袖知道這一刻被其躲過,就錯過了完全殺他的機會。手在前方懸停了片刻,就松了開來,露出一副茫然的表情,“你怎么在這里?我以為是……”

  明知道對方是在尋找借口,但鳳以林并不想現在就把這個危險鏟除,對他來說,至少她還有用。雖然心里對那幾句運寒哥哥頗有疑竇,但也不慌問。至少很了解此女子心中對自己是半分好感都欠缺,否則不可能連一個陛下都不肯喊。

  好在鳳以林善忍,只是離遠了坐下,微微一笑,“公主住得還習慣吧?”

  “挺好的,謝謝?!碧K袖一旦認清現實,就很難露出笑臉,跟著冷冷坐下后,才說道。

  雖然說云連邀扮演的水運寒十分溫柔,鳳以林卻并非如此,而且細看下,還真有很多不像之處,比如那雙桃花眼,明顯更為犀利明銳。

  正因為這些細微處的不同,讓蘇袖安下心來,至少她可以不用那么不自然的應對,而對方顯然不是來問好而已,招了招手后,讓留在門外的宮女送進一個玉盤。

  蘇袖好奇地看向鳳以林。

  只見他含笑揭開后,內盛一物,鳳以林取出后,置于掌間,是一塊嵌空玲瓏的石頭,峰巒洞穴皆具,色極青潤,十分美麗。

  “聽聞昨夜公主睡得不安穩,所以朕令人取來由長天坊送來的寶物,名為靈璧石,有此石放在枕邊,公主定能不做噩夢?!?

  他邊說邊看著蘇袖的反應,當說到長天坊的時候,那雙水眸果然是露出驚奇之色,“哦?聽聞公主在江湖行走的時候,與長天坊關系甚是密切,是也不是?”

  蘇袖垂首道:“若我說只是江湖中的好友?!?

  此時承認白錦與自己關系密切,就是給長天坊找死,她當然只能猜到,是云連邀泄露了這件事兒。一個皇帝日理萬機,哪里能夠對這等小事兒斤斤計較。

  “哎?!兵P以林嘆了口氣,“公主何必對此事遮遮掩掩,朕明白當年逼死白當家的,讓白錦懷恨在心,若非有你在,早就狠下心腸去鏟除了長天坊,還會讓其逍遙自在?!?

  蘇袖變了臉色。

  果然白錦不應該在賞劍會上為自己幫腔,這件事兒不但將她推到了九天門的對立面上,更推上了朝廷的反叛者的身份上。

  她咬牙切齒的接過鳳以林遞過來的靈璧石,暖意透體,卻不能減去她心中的寒意,“既然你心中早有定論,又何必拐彎抹角。是不是你們這些人做了皇帝,就喜歡彎彎繞繞,不直接些來個痛快?”

  自己的父皇便是,搞了什么玄天八卦,鬧得至今大慶也無法安寧。

  眼前的皇帝亦是如此,一句話一定要拆成好幾句話說,非要顯得自己非常高深莫測才好。

  鳳以林微微一愣,才顯出幾分欣賞的神色打量了下蘇袖,“公主果然非比尋常,那好,朕就將話攤開了說,希望公主你能好生配合將玄天八卦的秘密說給朕聽?!?

  玄天八卦到底有什么秘密?

  其實蘇袖也不知道。

  只是當元青將這件事兒道出去后,有人說,是元青為了大元朝子孫萬代,留了一個稀世寶藏庫以備不時之需;也有人說是前朝的謀者神機妙算,留下的玄天八卦便指明了江山龍脈;更有甚者,說這不但是個寶庫,更有能撬動江山的兵器庫,可以興兵造反之用。

  當年元青將八卦交給她后,留下的那句話很是模糊,蘇袖自然是一無所知,但她根本不能說自己什么也不知道。

  她心說,這事兒果然沒辦法再拖了,只希望能拖得一些時間,想辦法通知白錦與墨師傅,盡早離開算了。

  想了想,她振作起來,挺直了腰板,面若寒霜地道:“八卦呢?取來吧,我與你說?!?

  鳳以林狐疑地看了她一眼,當然沒想到她會如此配合。

  蘇袖瞪了他一眼,甚是苦悶地說:“別以為人人都像你一樣,必須故弄玄機,我不喜歡而已?!?

  鳳以林失笑,招呼柴子進到房間當中,交代道:“速度去宮中,將那錦盒拿來?!?

  柴子進立刻應下,卻忽然尷尬地問:“若容妃問到,臣要如何說?”

  鳳以林挑起那對好看的桃花眼,自在的道:“那要看柴將軍如何見招拆招了,去吧?!?

  柴子進汗毛倒豎,心中喊娘,苦著臉地離開了蘇袖的房間。

  幸好有柴子進的插科打諢,讓蘇袖的心情也微微輕松了些,房中氣氛陡然不再冰寒若冬,鳳以林忽然問道:“公主知道,這宮廷別苑的好處在哪里嗎?”

  蘇袖微微一愣,她自從來到這里后,哪里有心情逛滿整個別苑,更別說她看見滿院子的士兵,就再也沒有了興趣。見她遲疑的搖頭后,鳳以林欣然道:“朕自登基以來,素來懷念往日常人生活,所以每到冬日,就會來到鳳臨城的寄安宮一月?!?

  這與這別苑有何關系?

  蘇袖不明,但也順著他的話頭問了下去,“在此一月,國事如何處理?”

  鳳以林冷哼一聲,“朕自然不會荒廢國事,冬至前便會處理完大部分,留下不足以影響大局的,由隨行官員送到寄安宮中,朕自然可以處理?!?

  見蘇袖沉默不語,他接著說道:“這別苑便是依著朕當年的將軍府所建,每到冬時雪厚,朕便十分喜愛回到這里,掃雪煮茶玩畫?!?

  真是想不到,這個馬上飛將,除卻有一身好武藝以外,居然還有如此文人雅士的閑情逸致。

  鳳以林幽然看著房中所掛的《風雪歸人》的畫作,似乎回到了舊日時光,“茶以雪烹,味更清冽,不受塵垢,足以破寒。南窗日暖時候,靜展古人畫軸,閑來無事兒便描畫兩筆,忘卻沙場殺敵,或者是國事紛擾,品那禪味三分?!?

  蘇袖聽這段話也是有些出神,此人所謂就仿若她忽然墜入的那個夢境,逍遙峰上三千歡笑,即便是一個苦澀,都甜如蜜糖,“千古塵緣,孰為真假。也不知是你在畫中,還是你在夢中?!?

  鳳以林上身微震,自然是想不到,自己的一番話,居然會得來對家女子的投契回饋,他沒料到,也不想到。

  蘇袖站起身,聲音漸冷,“若你這般懷念尋常生活,當初又何苦要爭奪江山?!?

  鳳以林的回擊更為有力,他放聲大笑,毫不介懷,當笑聲歇后,才露出幾分鄙夷,“公主在宮中養尊處優,又何能知曉奸臣當道民間疾苦。佛曰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那時的境況便是若朕不去取來重整山河,便要被真正的亂臣賊子擾亂天下?!?

  蘇袖對于這等事情怎能知曉,片刻后只能落于下風無法回應,半晌幽幽地嘆氣,“無論有任何理由,都掩蓋不了因為此事,我家破人亡的事實?!?

  “以一人之苦難,救萬民于水火?!兵P以林微微一笑,“值得?!?

  想當年似乎是迫于無奈狠心掃平障礙坐上皇位,嘗到了睥睨天下的滋味后,就如同嘗到了最美味的菜肴,如何都放棄不了了。只是這美味嘗的時間久了,偶爾才會想吃一些清粥白菜。

  目光落在款款坐于圓凳之上的蘇袖,鳳以林忽然道:“有沒有人說過公主就像一缽白粥?!?

  蘇袖面色更冷,毫不猶豫地回答:“對不起,讓圣上你感覺索然無味了!”

  鳳以林更是快意地笑出了聲,似乎一番交鋒下來,她居然開始稱呼自己為圣上,這讓他隱隱生出了征服的快感。

  恰逢此時,柴子進不識時務地大聲喊道:“稟圣上,臣不辱使命,將錦盒取來了!”

  鳳以林收了笑容,“進來吧?!?

  柴子進將錦盒放在桌上,鳳以林不著痕跡地問:“容妃有過問此事兒嗎?”

  柴子進哪里敢瞞,只好吞吞吐吐地道:“容妃找臣問了幾句話……然后看了眼錦盒,就教我走了?!?

  鳳以林顯然很是不快容妃的這番自作主張,雖面露慍色,但也并未立時斥責,而是冷冷的讓柴子進離開了房間,將玄天八卦的錦盒送到了蘇袖手中。

  小巧的漆紅色錦盒,上有鏤空紋飾,縫隙處有些許金絲嵌于其中,頂端鑲著一顆拇指肚般大的琉璃珠子,靜靜地躺在蘇袖面前。她深吸口氣,打開了它,取出白錦仿造的這款幾可亂真的假八卦。

  她看了眼鳳以林,才垂下頭去撬開那朱紅色的珠子,劃開八卦一角,從內抽出一張泛黃的錦帛,攤在了桌上。

  乍一看。連她都以為這東西與自己那圖沒有區別。

  鳳以林為了防止這小女子的算計,雖然是走了過來,但還是周身警惕,讓蘇袖找不到任何破綻。瞇上那對桃花眼,他細細地看著桌上的圖。

  縱橫山水,畫的是元青在的時候的大元版圖。每一處用紅點標明后,只有三字:比如碧云霄、易水閣、天狼崖等。

  他細細地念了一遍后問:“這些是什么意思?”

  蘇袖看著這半真半假的東西,隨即用手指向天狼崖,解釋道:“大山大川之間設立一張圖,一共八張圖?!?

  鳳以林著意看向蘇袖,“還有呢?”

  “還有?”蘇袖挽出個微笑,算作還擊,“最近總做噩夢,心情又有些抑郁,不太愿意說,看哪日你將尋見的圖拿來后,我再指點一二如何?”

  滿城積雪,連綿的瓦片上都鋪上了一片銀白,鱗次高低,像堆砌著的玉石晶瑩剔透。云連邀登上長天鎮中最著名的高樓,觀賞盛景“長天一色”。目及無痕,大地皆是雪白。當是日暮時分,家家戶戶都在忙碌夜炊,千門輕煙四起,融入茫茫霞光當中,分外妖嬈。

  云連邀還沒有想好怎樣拿住白錦,因為就武功而言,他并沒有十足把握能勝過白錦及墨昔塵的聯手。即便他放緩出手,目下長天坊里里外外都隱匿著朝廷派來的高手,恐怕只要在鳳臨的蘇袖一旦讓鳳以林不滿意,這里就會被夷為平地。

  寒風吹在臉上,讓云連邀越加清醒。已經走上了這條路,就容不得他后悔。他返身搭在樓閣的闌干旁,望向長天坊,如果是這幾天動手,當是最適當的時候,因為就他觀察,那與白錦孟不離婆的墨昔塵,不知去了哪里。只是……現下白錦又在做什么呢?

  白錦并未做什么。她正喝著一盅甜香的米酒,來自檀州百年的老米酒,香氣撲鼻,甜味入喉。只是此刻沒有別人陪著喝酒,頗有些苦悶。

  墨昔塵與蕭茗依著圖樣分別離開了長天,而她為了不讓別人起疑心,還需暫且留在長天坊內主持事宜。雖然依著她的武功,已經覺出了近日環伺長天坊外的危險。但也正是因為這樣,才更不能被別人查到問題所在。

  白錦與其他人不同,她顧及和背負的比別人要多。所以這也是她絕對不能在此時離開長天坊的真實原因。

  只是她一直在想一個問題,便是為何當初尋找歲三寒的時候,對方始終不肯將手中那張圖交給蘇袖,既然秦竹已經確認了蘇袖的身份,卻為何要選在朝龍嶺相見。從當初到現在,這是唯獨令她百思不得其解的事情。

  忽然,她耳中響起了一聲細微的鈴聲。

  頓時汗毛倒豎,瞬間站起了身。袖兒!這是當初她給蘇袖的聯絡銅鈴,難道袖兒已經逃出了鳳臨?掐算了下時間,從她被抓進鳳臨至今,已經半月。

  白錦拿起桌上寶劍,朝外走去,站在二樓朝下看去。

  萬家燈火,若層層疊疊的燈陣,四野靜謐,悄無聲息。就在這風冷雪落的夜晚,她再度豎起耳朵,除了一聲狗吠外,再沒有鈴聲而過。

  難道方才是自己的幻聽?白錦承認最近自己頗有些疑神疑鬼,時常會擔心從鳳臨傳來蘇袖的死訊。她深吸一口氣,心中思緒翩漣而過,終于忍受不住朝著方才疑似鈴聲的地方而去。

  落在長天鎮長街后的竹林當中,她來回掃視了一圈,依舊是竹影婆娑,伴著呼嘯而過的寒風,只有腳踩過雪地的聲音,顯得格外寧靜。

  白錦終于確認,自己是多心了。她一個轉身,卻看月光之下的白雪地,投上了一道人影。

  抬頭看去,但見數人依附在樹上,手中長弓利箭盡數對著站在中間的白錦。

  她再度掃視后,朗聲笑道:“云連邀,你何時出手都不依照武林規矩,以多勝寡?”

  云連邀緩緩落下,覆著銀絲軟甲的面上并無異色,“在下似乎從來都沒按過武林規矩辦事兒,更何況為了達到目的,委屈惜香公子了?!?

  白錦與云連邀幾乎是同時出手,一劍一扇便在這夜中豁然撞在了一起。

  竹葉紛飛。

  一根根利箭泛著銀光朝著白錦射去。

牛仔骑马电子 体球网网球比分 体育比分软件 台湾宾果28走势图 湖北30选5中奖结果 麻将来了之前的版本 极速快三多少是大多少小 彩天下大发pk10走势图 百度金融中心理财平台 分分11选五在哪看走势图 国内股票配资平台排名 下载福建快三助手 3d开奖结果综合走 网球比分1234 52麻将大庆正宗打法 北京赛车pk10 7m网球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