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夏神話:道士傳奇(我當道士那些年)第一百二十五章 各自的激斗

  瘋狂就意味著毫無保留,不計后果的攻擊,這條定律在戰場是絕對適合的,而帕泰爾所展示的力量讓我從內心感覺到‘恐怖’!

  剛才那一擊的力量就破碎了二懶龜的絕對防御,這一下從4個方向沖天而起的靈魂力分明就是要置我們于死地!

  “山哥,我可不可以……”陶柏的喊聲從陣外傳來,充滿了焦急,我想除了路山沒有人知道他可不可以什么?

  路山沒有回應,他同我一樣,也是全身心的投入了陣法當中……而帕泰爾的力量在集結。

  “我想不可以的。你的力量一定是禁忌。”肖承乾的聲音平靜,帶著一些懶洋洋的意味,長時間的接觸,就算有些秘密沒有說破,但大家多少也有些了解。

  從他開口說話,表明他的行咒已經完成了。

  陶柏是一個聽話的孩子,在肖承乾說了不可以以后,沒有再出言爭辯什么了。

  至于肖承乾看了一眼壓抑的天空,忽然就轉身對我說道:“承一,四道力量啊,其中一道就交給我吧,但愿你們能快一些。”

  而我的狀態根本沒有辦法給肖承乾任何回應,在冷靜的思感世界中,我也想不出來肖承乾有什么辦法硬抗帕泰爾的靈魂力,可是完全沉浸的心神讓我連阻止都沒有辦法。

  一絲焦慮差點擾亂了我古井不波的心態,行咒又一次差點兒被打斷,但肖承乾的聲音適時的響起:“不要擔心,為什么要硬抗它的力量?我會想辦法讓它的力量沒有辦法集結。”

  相比于我的焦慮,肖大少顯得從容許多,在話音剛落,就已經開始有些生澀的行咒掐訣,這原本是我們這一脈秘傳的召喚妖魂的方法,在肖大少擁有了那條曾經被奴役的蛟魂以后,我自然是教給了他,這是他第一次召喚妖魂。

  畢竟是山字脈的傳人,又是四大勢力的人,肖大少的基礎還是不錯的,這第一次的召喚雖然生澀,但是卻分外的順利,隨著行咒掐訣的完成,那一條曾經被奴役的蛟魂咆哮著出現在了天空當中。

  “哇哦!”肖大少興奮的大喊了一聲,顯然第一次召喚妖魂給了他極大的新鮮感和成就感,他這一刻仿佛是感覺不到危險一般,仿佛只是興奮。

  原本陷在哀傷里的強尼大爺也被肖大少的情緒所感染,忍不住流露出了一絲淺淡的微笑,望著肖大少說道:“李的秘技,曾經的李有一條了不起的妖魂!肖,你還等什么?帕泰爾可是等不及了。”

  肖承乾收起了初始的興奮,看樣子應該是在和他那條蛟魂進行溝通,而在下一刻,他的蛟魂就帶著一往無前的氣勢沖了上去,巨大的魂體在空中纏繞住了帕泰爾正在集結的力量……

  肖承乾的臉一下子變得通紅,脖子上的青筋也瞬間暴起,共生魂顯然力量是相連的,在蛟魂力量不夠的時候,顯然要借助肖承乾的力量!可見帕泰爾的力量有多么可怕!

  “好家伙!承一,你最好快點兒,我覺得阻止他力量的集結是一件愚蠢的事情,我不知道我能撐多久。”肖承乾幾乎是使出吃奶的勁兒對我嘶吼了一句。

  我反而平靜了下來,我的行咒已經完成了一半還多一些,看樣子,肖承乾是能支撐住一會兒的,而按照這個時間來計算,除了陣法中心點的承心哥和承清哥,其他人也已經都快完成了行咒。

  我的猜測沒有錯,在肖承乾之后,路山,承愿,承真,如月都先后完成了行咒……面對帕泰爾集結的力量,各自開始施展開來,除了承清哥的蛟魂,沒有人可以和帕泰爾的靈魂力硬碰硬,所以能采取的方式都是拖延……

  “真是一群幸運的小家伙……帕泰爾在瘋狂之下已經沒有理智去思考正確的方式,按照它被封印的力量,一次性凝聚4道靈魂力速度會變得緩慢,給了你們喘息準備的機會。”此時,巖石上的那些兇物已經被強你大爺和陶柏清理完畢了,在把它們的尸體拋入水中的時候,強你大爺感慨了一句。

  的確是如此,比起第一道力量那風雷一般的速度,這一次帕泰爾凝聚力量顯然慢了很多,不然也不會給我們機會,有時間去行咒完畢,阻止它力量的凝結。

  賣萌蛇被召喚出來了,看著這天空中帶著巨大威壓的靈魂力,它也顧不上保持它那賣萌的形象了,變成了一條巨大的蝮蛇,選擇了和肖承乾蛟魂同樣的方式,纏繞住了帕泰爾正在集結的力量……不過,從承真的表情來看,她比肖承乾顯然吃力一些,畢竟相字脈不屬于戰斗之脈,功力,靈魂力什么的,來得沒有肖承乾深厚,優勢只在于賣萌蛇被承真溫養的時間長一些,魂魄比肖承乾的蛟完整有力一些。

  承愿的好斗蛟也緊隨承真的賣萌蛇被召喚了出來,相比于賣萌蛇,這條瘋子蛟一出來就興奮的多,我常常是懷疑它智商有問題,在它的思維中,打不打得贏根本就不是問題,重點是在于有得打,有得斗……承愿這么沉靜淡定的女孩子,竟然也扭轉不過來它智商上的硬傷,它在一出來之后,甚至不用承愿指揮,急吼吼的就沖上去了。

  可是帕泰爾的力量哪是什么好相與的東西,完全沒有準備的好斗蛟,在纏繞的時候就吃了一個大虧,差點被帕泰爾的力量彈開,讓身為它主人的承愿悶哼了一聲,它才意識到了自己的錯誤,終于沒有那么沖動了,而是在集結了自己的靈魂力之后,才慢慢的纏繞而上……

  三方的局勢很快就穩定下來了,唯一需要擔心的就是剩下的那一道力量,失去了圣器的路山能有什么手段?而如月擅長的是用蠱,這種靈魂力的博弈,我不知道蠱苗是否能夠有什么辦法?

  但很快,我的擔心就證明是多余的了,和我一起戰斗過的家伙,都是不簡單的。

  路山拿出了他那把我見過多次的骨刀,不知道是用什么樣的力量,竟然把堅硬有余,柔韌不足的骨刀生生的插進了那塊巨大的巖石中,然后用怪異的姿勢開始了祈禱般的行咒。

  而如月顯然向我展示了蠱苗的另外一種能力,她祭出了胖蠶,然后開始吹響了口中的竹哨,胖蠶先是在空中飛舞,然后停在如月的肩頭靜止不動,原本顯得有些滑稽的胖蠶在那一刻竟然變得有些‘威壓’起來,下一刻,一道白色的虛影從胖蠶的身體里抽離,然后如同箭一般的沖向了帕泰爾正在集結的力量。

  相比于其它三道力量,這道力量已經集結的快完成了,至少我感覺到了來自靈魂力特有的威壓,但那道白影是什么?竟然毫不畏懼的沖了過去?

  可能是怕完全沉浸在行咒中的我因為擔心被影響,如月開始娓娓道來:“三哥哥,不用擔心,你看見的是金蠶的蟲魂,它是蟲王,有完整的魂魄!而用蟲蠱的最高境界,是能驅使它們的靈魂,就和貓兒蠱,犬蠱是一個道理。胖蠶子是無毒不吞,無毒不解的……而帕泰爾的靈魂力里纏繞著大量的怨氣,那些黑色的條紋就是!這是靈魂之毒,胖蠶子是可以吞噬那一部分的,雖然速度慢了一點兒,但一樣也可以起到阻止的作用。”

  聽如月這樣說的,我就安心了,這時我也看感覺清楚了,帕泰爾集結的靈魂力上趴著了一只微小的靈魂,只不過就體型而言,也是胖胖的,原來這家伙的靈魂也是一個胖子!

  它的體型和帕泰爾龐大的力量相比,顯然就如同螻蟻和獅子一般的比較,但不妨礙它的氣勢并不比帕泰爾微弱多少,它是蟲王!可我在沉靜的思感世界里,只感覺到它瘋狂的進食欲望!!這家伙根本沒有戰斗的覺悟……

  在如月完成了驅使金蠶蠱的之后,路山那邊的骨刀祭祀也終于完畢,我沒想到的是,隨著祭祀的完畢,路山的骨刀中竟然沖出了一道巨大的刀影,仔細看去,竟然是由數不清的靈魂密密麻麻集結而成的刀影。

  這些靈魂……確切的說應該不是靈魂,而是那種只剩下靈魂力而失去了靈魂意識的存在,更接近于鬼頭,它們的力量威壓竟然比我們老李一脈的妖魂也弱不了多少。

  而路山在此刻,忽然拿起一根針,刺破了心頭,用特殊的方式,弄了一滴心頭血獻祭于骨刀之上,整個人一下子變得有些萎靡了起來。

  “承一,這才是我真正的法器,沾染了不知道多少人的鮮血!流傳到我手中就是如此了,但我會記得用原本罪惡的它來做正確的事,我也珍惜這里面可憐的已經沒有意識的靈魂,用自己的心頭精血來滋補它們。”路山靜靜的說道,而我不知道他為什么要和我說起這個。

  而那邊,巨大的刀影已經高高的揚起,朝著帕泰爾集結的力量狠狠的砍去……

牛仔骑马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