護花狀元在現代第0150章 美麗的景!鮮艷的血!

  豪華的大巴徐徐啟動,車輪快速轉動了起來,速度逐漸提升,很快,宛若離弦的箭矢般,直奔天馬山。

  一路奔馳。

  沿途的景物飛快地倒退。

  上車的時候,君鐵纓身邊原本屬于蕭陽的位置被蘇小珊剝削了。

  無力反抗的蕭大爺唯有坐在一旁,幽幽地看著二女有說有笑……

  看起來更像是同學,而并非師生。

  “姐妹雙姝。”蕭陽忍不住嘀咕了一聲。

  蘇小珊側身,瞄了一眼蕭陽,“你說什么?”

  “沒什么。”蕭陽立即認真地看著前面,“我在看電視呢。”

  那認真的模樣,確實是在看電視。

  只不過,車內的電視屏幕黑漆漆一片,并沒有半點畫面……

  名副其實的看電視啊!

  見狀,君鐵纓不禁嘻地抿嘴笑了起來,“蘇老師,蕭陽怎么看起來有點怕你?”

  “做了虧心事,當然怕了。”蘇小珊脫口而出。

  “什么虧心事?”君鐵纓好奇了。

  蘇小珊臉頰飛添一抹粉紅,急忙搖頭,“沒什么……對了……”蘇小珊不動聲色地轉移話題。

  車輛平穩地朝著前方行駛……

  蕭陽的腦袋朝著四處探了幾下后,最終目光落在了坐在前面的班長楊環毅身上。

  沉吟半會,腦海中閃過一幅畫面,蕭陽站了起來,邁步上前,拍了下其肩膀。

  “蕭陽?”楊環毅轉臉,“有事?”

  “嗯。”蕭陽點頭,“不介意的話……我們到后面聊聊。”

  在不少奇怪的視線下,兩人一前一后走向大巴最后一排的座位。

  沒有人見過這位復大的名人門衛與他們的班長何曾有過交集……

  “這一次的天馬山之行,一共有多少人前往?”蕭陽問了一聲。

  “四十五人。”楊環毅雖然不知道蕭陽為什么會問這樣的問題,還是脫口回答了,“有些同學因為一些特殊情況來不了。”

  “嗯。”蕭陽目光直視著楊環毅,一字一頓,正容出聲道,“如果我說,天馬山上有危險,你信不?”

  楊環毅神色一怔,半晌,目光一掃蕭陽,壓低著聲音,“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蕭陽淡然輕語,“天馬山上,約莫有數十殺手,在等著你們這群學生過去……”

  聞言,楊環毅的臉色微變,片刻,干笑了一聲,“蕭陽,這個笑話并不好笑。”

  “我就知道這個消息說出去別人會當做笑話。”蕭陽一擺手。

  “你還是跟我說了。”

  “因為你信。”蕭陽微微一笑,輕拍了下楊環毅的肩膀,含笑輕聲道,“因為……你不是普通人。”

  楊環毅眉宇瞬間冷挑,身子也頃刻繃緊了幾分,不過,蕭陽的手仿佛有著一股神秘的力量,讓楊環毅此刻動彈不得。

  “別沖動。”蕭陽淡聲道,“我一直奇怪你身上有什么讓我看不透的地方,昨晚我想通了,是那股怪異的力量。今天的天馬山之行,我需要你的幫忙。”

  楊環毅眉頭一皺,“既然明知道有危險,我們理應取消這次的活動……”

  “取消豈不是讓人掃興?再說,他們也不會相信有殺手的說法。更重要的是……”蕭陽沉聲說道,“既然殺手能來第一次,或許還有會下一次,倒不如,趁著這次的機會,將他們全部……”蕭陽揚手,做出一個殺戮的動作。

  “可是我不能讓我的同學去冒險。”楊環毅遲疑了會,搖了搖頭。

  “不會讓他們冒險。”蕭陽微笑道,“抵達天馬山后,我們先行動,解決了殺手后,再讓他們上山。不過,在這之前,你可得找個借口把他們留在山下。”

  “就我們兩人?”

  蕭陽正視著楊環毅,“難道你沒信心?”

  此時,楊環毅嘴角勾勒起一絲笑意,“既然如此,蕭陽,今天我就陪你玩一場。”

  “我真是好奇,你為什么會在復大當一名普通的學生。”

  “我也好奇,你為什么會在復大當一名普通的門衛。”

  兩人相視一眼,心照不宣地笑了起來。

  豪華大巴內,不少偷瞄著兩人的視線都不禁疑惑了起來。

  這兩個本來沒有任何交集的人怎么會突然間聊得如此開心?

  中午時分。

  隨著車子的一陣前傾,天馬山,到了!

  歡呼雀躍聲音響徹而起……

  “天馬山最著名的,還是它擁有一個國際化的賽車場,這里是明珠不少賽車手心中的圣地。”

  一個個學生拿著自己準備登山的包裹走了下來,深深地呼了一口市區中無法享有的新鮮空氣。

  “各位同學。”楊環毅含笑地站在了眾人的跟前,沉聲說道,“我們的天馬山之行即將開始,不過,在這之前,我們先到附近餐館把自己的五臟廟填飽了。”

  “班長,我們不是去野炊的嗎?”

  楊環毅干笑了一聲,目光忍不住瞄了一眼蕭陽。

  “哎,各位各位,你們對自己的野炊技術有信心不?”蕭陽此時急忙走出來問了一聲,所有人面面相覷。

  “再說,登上山頂需要耗費不少的體力,我們首要還是先吃飽,再登山。”

  蕭陽的一解釋后,眾人也沒有再有何異議,一群人熱鬧哄哄地殺向了一家餐館……

  “嗯?班長呢?”

  待開始吃的時候,這才有人發現了楊環毅已經不在。

  “蕭陽那小子也不知道跑哪去了。”蘇小珊輕皺了下眉頭,“我看他們兩個在車上鬼鬼祟祟就是沒有什么好事。”

  君鐵纓輕微一笑,“蘇老師,可能他們只是暫時有事,很快就回來了。”

  蜿蜒的山路,懸壁前百米左右。

  嗖!嗖!

  兩道身影幾乎同時停了下來。

  “好美麗的景。”蕭陽站在一塊巨石上,任憑山風吹拂,眼眸輕緩地閉著,深深感受了一番后方才徐徐睜開眼睛,轉臉看向楊環毅,“楊兄,你的實力,比我想象中的強。”

  楊環毅眼眸隱隱還帶著幾分驚訝,聞言,一笑道,“我恰好也剛想這么說。”

  蕭陽聳肩淡笑。

  “我們已經距離山頂不遠了,殺手呢?”楊環毅眉宇輕揚。

  “別急,等會便知道了。”

  蕭陽的話音一落,正前方,兩道魁梧的身影快速地朝著這邊沖了過來……

  “嗯?”楊環毅瞳孔瞬間緊縮。

  “自己人。”蕭陽迎步走了上前,“李兄,周兄!”

  “蕭陽。”李拜天快步走了過來,當視線落在楊環毅身上時,神色不禁微變,“這位是……”

  “和你們一樣的人。”蕭陽回答。

  雙方同時相視了一眼。

  “兩位兄臺,事情查得怎么樣?”蕭陽朝著兩人一拱手,昨晚經過一番思索后,蕭陽還是決定請求天馬雙雄出手相助,本以為會費一番工夫,不料兩人卻非常干脆地答應下來。

  有了兩位在天馬山生活了三年的人相助,蕭陽昨晚才非常安心地返回。

  “哼!這群廢東西,竟然敢在天馬山鬧事,簡直是太歲頭上動土。”周末狠聲開口,“蕭陽,我們已經查探清楚,這群殺手一共分六個據點隱藏起來,每一個據點有十幾人不等,共計七十六人,恐怕是這個殺手組織的所有力量了。”

  “六個據點……”蕭陽眼眸寒光一抖,“他們之中,有沒有特殊的人?”

  兩人怔了下,李拜天緩聲道,“唯一讓我們看不透的,便是這個組織的首領,其余的,都是普通人,不過,他們個別手中有槍。”

  “那位首領……”周末想了想,看著蕭陽,“與我們不同,跟你的氣息倒是差不多。”

  “古武者?”

  “應該是。”楊環毅此時道,“畢竟,這個世上屬性者不會太多。”

  “屬性者?”蕭陽三人異口同聲。

  “你們不知道?”楊環毅反倒疑惑了,目光落在李拜天兄弟身上,“如果我沒看錯的話,兩位的覺醒屬性,是‘木’!”

  “你的是‘火’?”蕭陽脫口而出。

  他親眼見識過楊環毅的‘魔術’,那神乎其神的玩火魔術,若說他能夠操控火,那便容易解釋多了。

  “沒錯。”楊環毅見三人似乎一頭霧水又一副渴望求知的神色,沉吟一下,“關于屬性者,我事后再跟你們說吧,現在當務之急,先把殺手解決了,他們吃飯可不會太久,我怕他們會提前登山了。”

  “好。”蕭陽也不再遲疑,轉臉看向李拜天兄弟,沉聲道,“對方的六個據點之間,相隔有多遠?”

  “最近的不過五米左右。”

  “五米兵分兩路。”蕭陽道,“周兄與我一組,我們從小路殺上去,每抵達一個據點,與最快的速度將其摧毀,盡量不要引起其余據點的注意,這樣有利于將其逐一蠶食!”

  “如果被人發現了呢?”周末問。

  蕭陽冷眉一挑,精芒若利劍般閃爍,“那便……大開殺戒!”

  嗖!嗖!嗖!

  身影快速奔掠,眨眼間便消失于在蜿蜒的山道之中……

  山風輕拂,陽光投射下,天馬山的美景在輕輕地展示著優美的姿態。

  美麗的景……

  “我們還等不等班長?”

  “蕭陽那小子究竟跑哪去了?”

  “他們的手機還是關機嗎?”

  天馬山腳下,蘇小珊帶著一群學生焦急地等待……

  “蘇老師,不如,我們先上去吧!”有人建議。

  蘇小珊看了一眼坐在輪椅上的君鐵纓,半會,搖了搖頭,“再等等。”

  前方便是茂密的樹林,所有人都沒有注意到,在樹林的里面,兩雙眼睛在注視著外面的一切,眼眸閃爍出的幽冷寒芒,就仿佛是一只野獸,張大著血腥的大嘴,隨時要吞噬掉進來的一切……

  咻!

  一抹寒光劃過冰冷的空氣!

  噗!

  血水飛濺。

  撲通……

  伴隨著一聲聲的悶響,一道道身影尚且還在有說有笑之時,沒有任何預兆地倒下……

  鮮艷的血!

  山洞被染紅……

  嗖!

  宛若幽靈般虛晃的身影停了下來,手握一把鋒利刺眼的寒玉匕首,冷峻的面容充斥著冷意。

  無聲無息。

  身后,緊隨而來的周末一臉震驚,嘴巴張大道了極點,呆滯地看著這一幕。

牛仔骑马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