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境秘蹤第九卷第八十七章 亦真亦幻

  幾人又往前走了一段,卻聞到一股奇異的香味,這股香味極為誘人,帶點血腥味,又有點燉五花肉的感覺。這時我肚內饑腸轆轆,聞到這種香味更加饑餓難忍,如果有人給我一大碗紅燒肉,我估計一口氣能吃一鍋。

  前面水流的聲音越來越大,聞到香味腳步似乎也輕快了許多,拐了一個彎,前面豁然開朗,約有一個籃球館大小,正中間一處瀑布從崖壁上飛流直下,崖壁頂離地面高度約有兩層樓左右,飛瀑水花四濺,如一條巨龍從天而降,直撲水底。

  在潭邊長著大大小小的蘑菇,色彩鮮艷,這些蘑菇大的如臉盆,小的如茶杯,高的約有一人高,小的只有幾厘米,猶如童話王國一般。

  這香味就是從這些蘑菇附近飄散過來,在蘑菇中間有一人,鳳青龍拿手電一照,此人面帶微笑,手拿一個色彩潔白的蘑菇,似是正在觀賞,又似準備品嘗。

  此人似是附近藏民打扮,只是面孔卻是漢人面孔,他胸前三綹長須,手拿一個長鐵鏈。我喂了一聲,那人卻沒有反應。鳳青龍低聲說道:“此人已經死去多時了。”但就在此時,那人卻面帶微笑,沖我們招了招手。

  我大吃一驚,那人似乎顫抖著想站起來,四姑娘嚇了一跳:“這人活了。”猛地跳到老喇嘛后面,老喇嘛大喝一聲:“咄”聲音不高,卻清晰可聞。那人似乎嚇了一跳,猛地坐下,全身瞬間枯化,成了一具干尸。

  四姑娘兩腿直抖,我也一動不動,柳生突然大喝一聲,沖了過去,雙刀如輪,連砍帶砸,把那些蘑菇通通砍斷,那蘑菇砍斷之后在瞬間化作灰煙。

  鳳青龍大喝:“柳生兄,休得魯莽。”但柳生根本不管不顧,刀如狂風,所到之處,一片不留。鳳青龍沖了過去,想要制止,卻差點被刀砍中。

  老喇嘛兩手相扣,身子前弓,再次大吼一聲,這一吼猶如雷鳴,腳下直晃,仿佛大地要傾斜一般。我悚然一驚,搖搖欲墜,再去看時,懸崖峭壁下哪有什么瀑布飛流,也沒有色彩斑斕的蘑菇,只有幾個手臂粗細的藤蘿,藤蘿紫黑色,沒有枝葉,只有幾個拳頭大小的如甜瓜一樣的東西,藤身大部分已經被砍短,只有一部分還殘存在那里。

  被砍斷的果實里面是鍋灰一樣的東西。藤蔓下面是層層的骨骸,夾雜著尚未朽化的衣服,而在這里滿天的梵文只剩下零星一些,就象干涸河床上殘留的幾處裂縫里的泥漿,再也沒有生氣。

  柳生站在崖壁下,雙手拄刀,兩眼赤紅,還在狂叫,一個中年喇嘛摘下身上的竹筒,一個箭步沖到跟前,把竹筒的水潑了過去,柳生想要躲開,但身形明顯慢了一些,被當頭澆下。

  柳生站立不動,動了一會才慢慢地抬起頭,如夢初醒,一個矮個喇嘛走了上去,攙扶著他。跟在老喇嘛身邊的兩個中年喇嘛,都約四十歲左右,皮膚黝黑,不同的是一個高,一個矮,高的兩只眼睛又明又亮,矮的那個則幾乎都看不到眼睛。

  這兩個人高的叫索南,矮的叫達孜,都是永嘉寺里的伏藏經師。“伏藏”,藏文是“爹瑪”。“爹”,有“寶貴”和“值得保全”之意,是指一件很珍貴的東西被埋藏,最終再被發掘出來。相傳蓮花生大士自從到西藏傳揚佛法后,發覺當時藏人的質素未足以接受密法,以及當時有些法的因緣尚未成熟,故離開西藏前,將很多教法、佛像、法藥埋在不同的領域里——有的在瀑流,有的在山巖,有的在虛空,甚至有的在圣者的甚深禪定之中。

  寧瑪派所具有不共的伏藏,包括取藏特有的方法和原則。取藏者被稱為“得登巴”,相傳都是蓮師和他的弟子的化身,能圓滿地重整伏藏經文,并準確地解讀伏藏經文的理論和方法,最著名的如《西藏度亡經》等等。

  伏藏經師就是直接得悟佛法的經師,據說上萬人中幾十年難有一遇,而這兩人都是伏藏經師,由此也知道永嘉寺的實力。

  達孜扶起柳生,此時的柳生兩眼無神,一片虛脫。老喇嘛低聲說:“此地不宜久留,快離開。”

  我們幾個剛要離開,卻聽見槍聲,和有人的慘叫聲,這聲音如此清晰,由遠及近,還沒等我們明白過來,幾個人匆匆從對面快速奔跑,他們幾個連跑邊扭頭射擊,似乎后面有人再追他們。

  老喇嘛大喝一聲退,我們幾個疾退,那幾個人似乎根本沒看到我們,只是不住地回頭張望。我看的分明,為首的是一個龍氏家族的人,跟在身邊的有馬幫的,還有兩個假和尚,他們全身是汗,面孔扭曲,仿佛遇到了極恐懼的事情。

  鳳青龍大喝一聲,幾人一震,擠成一團,那兩假和尚一左一右,突然撲向了龍氏冢族的少年,兩把匕首如毒蛇一般同時刺出,事出突然,而且距離又近,空間狹窄,少年根本來不及躲避,已經刺中了肋部。

  但那少年功夫實在詭異,兩把匕首同時刺中兩肋,他嘶吼一聲,已經拍中了其中一個人的頭部,那個人連哼都沒哼出聲來,便癱軟在地上,另一個人身形急退,但那少年身如鬼魅,緊跟在后面,一拳擊出,把另一個假和尚的胸口打的陷了進去,口噴鮮血,眼見已經不能活。

  這個少年在龍家地位不高,年紀看起來也只有十六七歲的樣子,但他舉手投足之間,不帶絲毫煙火。我已經見識過龍氏兄弟的武功,自然沒有什么,但其它人卻被驚呆了,鳳青龍低聲說道:“這不是山西龍家的武功,這是什么鬼功夫?”

  我們在側旁悄聲說話,可距離不到二十米的龍家少年似乎根本沒有察覺,他殺了兩個假和尚以后,把目光轉向了那幾名馬幫的人。那幾人早已經被駭呆,雖然是同盟,但此時他們早已經刀槍并舉,對準了龍家少年。

牛仔骑马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