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第一千四百六十六章 輕描淡寫

  不是號稱沒有暴力行動么?

  不是說一切都是和平狀態下的國民運動么?

  不是說沒有人分裂對抗,就不能動用軍隊么?

  那就制造暴亂,制造殺戮!

  反正中情局最擅長的也就是在全世界各地做這樣的事情,只不過這次按照這種典型的中情局思維把策劃搬到了美國國內來而已!

  海軍陸戰隊應該怎么解釋,齊天林不知道,但顯然現在特里已經抓到了他最需要的一塊把柄,無論齊天林怎么解釋這些明目張膽穿著重建公司服裝的槍手是中情局培訓人手,估計誰都不會相信這些人是極端分子,還跟中情局有關。

  更重要的是,在面對各州風起云涌的政治運動時候,一樣面臨跟隨解散現政府就灰飛煙滅的國會和白宮現在是穿一條褲子的死黨,只要白宮有了這個理由,要求國會授權可以動用軍隊平息暴亂,國會一定會忙不迭地優先許可,那時候,就算國防部的將軍們有各種不同意見,就是軍隊不聽從白宮的指揮,國家不能指揮槍,錯誤就在軍隊,白宮更有理由徹底實行全國緊急狀態法,廢除所有造成這些混亂的修正案和不法之徒!

  總而言之,按照目前這種有所控制的所謂暴亂,不管這些ISTF成員是心甘情愿為了美國作出這樣的行徑,還是被欺騙,他們的行為已經讓特里拿到了把柄!

  齊天林同樣冷冷的笑了一下,拿起電話給柳子越撥通:“知道轉播間被炸掉的事情了?立刻聯系安妮,加快進度,你們緊急撤出美國國土!”

  這時候的柳子越就沒有撒嬌留難,干凈利落的好,擱了電話就招呼蒂雅收拾細軟,撤退!

  紐約可有上百名的親衛僧兵,加上蒂雅的重火力收藏,不來個步兵團什么的,哪里能把她們留下?

  果然,安妮也不是省油的燈,一發現轉播間被突襲炸掉,就呼叫了直升機降落在地面,自己跟瑪若緊急升空加快速度抵達紐約。

  一大串車輛很快沖進紐約郊區的富豪商務機機場,圣瑪麗號和綠洲號都停在這里……

  從槍戰頻發的34街前往隔著波托馬克河的中情局總部大樓其實真的是一河之隔,十來公里的事情,但剛過河,這邊的車水馬龍就跟華盛頓市區那邊截然不同,到處都是驚慌失措駕車逃離城市的市民,其中叫喊聲喇叭聲更咒罵聲響成一片。

  幸好都是跟齊天林他們背道而馳,讓齊天林在空蕩的半邊公路上頗有些自己都不習慣的看著對面堵塞著快速穿行。

  而中情局大樓就在高速公路邊,開進去就是幾個超級碩大的停車場!

  每一個都能停上千輛汽車的巨型露天停車場,齊天林很是有點瞠目:“中情局有多少人?每個人都開十輛車來上班么?”

  亨特爾坐在后排就只有冷笑,不回答。

  齊天林看看自己身上沾染的血跡,再看看中情局大門外如臨大敵的各種武裝警衛,把車停在盡可能靠近大樓的地方打電話,當然是布倫的電話。

  讓他比較驚訝的是,居然不占線,還響了兩聲就響起來了:“總統閣下沒有一直關注著跟你商量?我還以為你在白宮呢?”

  布倫的聲音很低沉:“你呢?沒有去白宮?”

  齊天林自爆方位:“在你樓下,給看門兒的說一聲,讓我們上去?”

  布倫不驚奇:“我們?還有誰?”

  齊天林平靜:“沒有誰,一個孩子和他的母親?!?

  剛才一直看著電視畫面的布倫似乎明白是誰,掛了電話。

  齊天林慢慢地把車朝著入口處滑過去,果然看見幾名武裝人員小心的在探頭看,齊天林示意性的招手,換來了通行,對車上的血跡視而不見的指點了怎么走。

  齊天林把車開進了地下停車場,又是個巨大的停車場:“特么國會撥款給中情局,都拿來修停車場了么?”

  亨特爾還是那副模樣:“修這個,可是在他上任之前?!彼坪踉诳卦V不是不論一個人這樣,這是制度或者一貫的形式。

  齊天林點點頭,打開后備箱,那個母親臉上的表情很安詳,齊天林就伸手抱出來,明顯已經僵直了,那個孩子拖拽著自己的步槍勉強下來,齊天林看看他,示意老鷹接過那支槍:“你在車上等我們?!?

  亨特爾愣了一下,看看孩子和齊天林抱著的遺體,點點頭,想說什么,卻最后轉身從中控臺取過那只FAST頭盔,掰開快拆扳手取下那個二號電池一般大的運動攝像機,遞到孩子手里:“拿好,注意安全?!?

  齊天林嘴角動動,沒阻擋,兩人就在地下車庫里走進寬大的電梯,在電梯攝像頭的監控下,抱著一具女性遺體,直達十三樓的局長辦公室所在樓層。

  沒有想象中那么陰暗,反而是很有拉丁熱帶風情的感覺,光線充足,起碼全落地玻璃的長廊寬闊明亮,厚厚的深藍色地毯上走著非常安靜!

  在電梯口迎接一大一小兩個男人的秘書對眼前的場景,也只是略微驚訝,就在前面帶路,齊天林只注意到樓道上的多個探頭都跟隨自己轉動,卻沒有其他任何人出現。

  好歹他也在腰間系了一條戰術腰帶,上面插滿了步槍彈匣快把套,一支P226手槍更是明目張膽的掛在右邊后腰處。

  也沒人要求他取下。

  推開雙扇門的局長辦公室,秘書就無聲的退下了。

  傳說中最為神秘,從來沒有展現在世人和媒體面前的中央情報局局長辦公室就在齊天林面前打開了。

  那個孩子手里捏緊了攝像機,情不自禁的往齊天林身邊靠了一下,伸手想抓住他的衣服,齊天林的T恤扎在多袋褲里,孩子只碰到彈匣帶,手往前一摸就碰到自己母親的腿,愣了愣,腰板就挺直,咬著牙跟著齊天林走進去!

  里面居然漆黑一片!

  只有看起來似乎很遙遠的一張辦公桌邊亮著點光芒,屏幕光,閃動的屏幕光映襯著一張臉,布倫的臉有點慘白地看著齊天林站在門口逆光中的身形。

  借著外面的光,齊天林看見一張沙發,就走過去,把遺體平放在上面,之前有點蜷起的雙臂和腿已經僵硬無法伸直,就那么蜷在沙發上,正好是之前保護孩子的動作,齊天林雙手放下以后退后一步,指指遺體旁邊,孩子就過去坐下,雙腳下垂落不了地,有點搖晃,但雙手握住那個攝像機抿緊嘴唇看著齊天林轉身。

  轉身開口:“你就這樣躲在陰暗的角落發動了這場陰謀?”

  陰謀者沒聲音,齊天林更不戒備的走過去,卻不是朝著桌子,而是朝窗邊去,結果他這土鱉在墻上摸了一番,居然沒摸到窗簾!

  屏幕光前的面孔嘿嘿了兩聲,摁動桌上的什么開關,無聲的升起來一大片墻面遮擋,整個辦公室頓時變亮,但亮度有限,分明還有什么類似百葉窗還是交錯孔之類的隔膜擋住了大多數光線,但辦公室里肯定就很清晰了,齊天林看布倫還是有很明顯的皺眉動作,不太適應明亮,眨了幾下眼才轉頭看躺在自己名貴皮沙發上的遺體和那個表情堅強的孩子。

  看齊天林也不過去,就靠在窗邊,布倫過了幾秒才開口:“這……就是你救下來的那雙母子?”

  齊天林點頭:“為了救孩子,母親付出了生命?!闭f到后半句,下意識的看了看孩子,孩子看他,使勁的揚了揚頭,估計是為了阻止眼淚從眼眶里流出來。

  布倫沒表情,又停頓一下:“為了救母親,孩子一樣可以付出一切?!?

  齊天林聽得懂他這句雙關語:“你說你做的是在救美國?”

  布倫雙肘放在桌面,十指交叉跟個三角形塔尖一般放在鼻子前,所以說話有點甕:“不然呢?不可控的狀態必須要立刻停止,這樣的結果只會讓美國滑向深淵!”

  齊天林抱著雙臂靠在窗前,不說話。

  布倫自己說:“你我都是在國外操作政變或者政權形式交替的專家,目前的局面會面臨什么后果心里很清楚,我甚至懷疑你是刻意在營造這樣的狀態,所以你必須離開美國!”

  齊天林搖頭:“如果我說不呢?!?

  布倫單手指指自己身側:“警告已經發出了,如果你還不接受,總統先生將會視你為國家敵人?!蹦抢镉幸桓备〉褚话愕氖澜绲貓D,不少的小紅點顯然都圍在了美國為中心的周圍,隨著布倫的手勢,居然就輕輕浮現點亮度。

  齊天林還正在判斷這個紅點意味著什么警告,就聽見國家敵人,有點莫名其妙:“我?國家敵人?兩枚總統勛章獲得者,兩屆白宮反恐顧問,是美國的國家敵人?”

  布倫浮現點嘲諷的笑意:“需要你獲得勛章,就是顧問,不需要的時候,總統先生認為只有你成為國家敵人,才是最好的美國民眾共同反對目標,你的武裝承包商在華盛頓暴亂……當然,你走了步好棋,現場直播了過程,或許會讓某些愚蠢的民眾迷惑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總統閣下會非常惱怒你這樣的行為,不就更應該視你為國家敵人了么?”

  齊天林正要說什么,辦公桌上輕輕滴了一聲,布倫看看自己左手邊那個跟DJ調音臺似的眾多按鈕滑槽桌面,摁住其中一個鍵,傳來清晰的聲音:“D3目標已經起飛,鎖定目標,空客318定制公務機……”

  布倫瞟了一眼齊天林,輕描淡寫:“OK,擊落?!?

  綠洲號?!

牛仔骑马电子 加拿大28预测55 大航海时代 秒速快3app下载 3d试机号彩宝网 北京麻将机专卖 彩票26选5开奖 山西十一选五 大发快3开奖结果历史 黑龙江6十1历史开奖 日韩一本道情色 安徽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表 吉祥白城三打一手机版下载 25选7开奖时间 番号库下载 重庆幸运农场 昆明按摩店哪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