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之神之無良少年第500章 甕中捉鱉

  等到阮興成把話說完胡志遠這才陰森一笑道:“阮同文那老賊若不是借助宏盛教的支持他有能力和朕比嗎?既然他能借助外力我為什么就不能,何況我們并不是在攻打自己的國家而是幫助南越清除外敵。”

  “哈哈哈……”此時阮興成已經知道難以幸免所以干脆放松下來他看著胡志遠說道:“說得好聽,難道你認為大金國的軍隊進入南越之后還會撤走?難道你認為林瞳還會將皇帝寶座拱手讓給人?會讓給你嗎?”

  鄧子越淡淡一笑道:“林少的境界你是永遠達不到的,就連想你都想不到,我就告訴你林少已經明確說了南越的皇帝還是南越人當然你會是阮家人所以你就別想了,也不會再是胡家人,而是李希哲。等到他登基之后我們的大軍便會撤離南越。”

  “你說什么?”阮興成一臉不可置信的看著鄧子越說道:“你說林瞳不當皇帝反而是要讓李希哲當,你當我是傻子啊。放著皇位不要還給別人。”

  鄧子越淡淡一笑道:“我和你說了林少的境界你連想都想不到,在林少眼里區區一個南越皇帝根本不算什么就算是整個天元大陸的王者他也不在乎他只想悠閑地無拘無束的生活,當皇帝可以想去哪去哪嗎?”

  阮興成徹底是暈了,沒想到這個天下還真有人放著皇位不坐的人,在這之前要是有人你說起來打死他也不會相信除非那人是瘋子。但是現在他不得不信了因為對方沒有必要騙他而他比任何人都清楚林瞳絕對不是瘋子,非但不瘋還比所有人都正常。

  現在阮興成只有一個結論那就是林瞳一定還有其他計謀,這些都是假象是騙這些傻子幫他奪得天下的謊言,等到整個南越握在手中時他一定站出來自己登上皇位,一定的,他比任何人都篤信會是這樣的結果。

  所以他微微一笑滿臉的不屑道:“小兒科難不成你們都看不明白你們都被林瞳利用了嗎?一個個還跟個傻子一般以為自己占了多大的便宜一般,全是傻子。”

  鄧子越哈哈一笑道:“或許我們是傻子,但是卻比你清醒。我們從來沒有想過自己占了什么便宜,我們做這些事情也不是為了利益。沈將軍和徐將軍都已經說好了南越安定之后他們便會辭官歸隱。我和老肖也希望能有這樣的一日,我們從來沒想過封侯拜相也沒想過高官厚祿只想過太平日子,這樣的心態林少騙我沒什么?若是他能騙一個太平盛世萬民幸福出來我倒是心甘情愿的讓他騙下去。”

  肖明輝也笑道:“你呀,永遠弄不明白。因為你和林少相差著十萬八千里。你想的是大權在握三宮六院美女環繞。而林少想的是天下萬民能不能吃飽穿暖,這事境界的問題。你認為就憑他還需要考慮有沒有漂亮女人嗎?”

  阮興成一聽登時泄氣,確實自己想要當皇帝從來沒想過做皇帝能做什么還要做什么,只是知道當皇帝便可以有三宮六院,美女如云。而且看上誰嫁姑娘只需要遞個眼神邊有人會幫你名正言順的弄過來。

  可是林瞳需要這些嗎?先不說他那老婆是天下第一美女蕭倩雪,就說和他相好的那些林夕若號稱謫仙,還有胡嘉絕對的南越第一美女,就連胡敏和他也曾是露水夫妻,好像聽聞他和很多江湖角色女子有關系,就連苗寨的美女紫桐對他也是念念不忘。

  如此的林瞳恐怕已經是坐享齊人之福了還用得著為弄個把女人傷神嗎,若是有林瞳這樣的享受換做自己也絕對不想著當皇帝。

  雖然阮興成也相信了林瞳不想做皇帝大那是他卻不知道林瞳真正的目的,和感受。林瞳不愿做皇帝是不想受束縛,并非不喜歡權勢他也喜歡并且習慣了“醒掌天下權,醉臥美人膝”的生活,因為他希望天下太平,希望百姓豐衣足食那就需要有這個能力。但是這種境界是阮興成之流永遠也不可能理解的。

  說了很多之后鄧子越看著阮興成微微一笑道:“好了說了很多了,現在太子殿下應該明白我嗎請你來是為了何事了吧?”

  阮興成聽完淡淡一笑道:“我不管你們是為了什么,但是我也是阮家男兒想要我的腦袋隨便但是想要我下令讓大軍放棄抵抗你們休想。”

  肖明輝一聽淡淡一笑道:“呦呦呦,真沒看出來還是個硬骨頭。說實話我還就喜歡硬骨頭。林少教了我十八般逼供的手段我一直沒用全,到現在為止最多用到第四項就都招了,看來這次有希望十八般都能用全。”說著他不懷好意的看著阮興成不住冷笑。

  鄧子越一聽搖搖頭道:“我敢打賭他挺不過第六項。”

  肖明輝說道:“不會吧,那也太熊了。”

  沈如虎看著兩人故作不解的問道:“兩位林瞳教的方法都是什么啊,說來聽聽。”

  肖明輝哈哈一笑道:“這你們可要開眼界了。林少這方法絕對新穎還好玩。比如說又一次我們就抓了一個骨頭硬的,我就將他帶到樹林里讓人在地上挖個坑然后把人往里一扔用土埋實之流脖子以上在外面。”

  沈如虎一聽說道:“這樣人雖然會感覺血液上涌卻也不會太苦啊,這有什么好玩的?”

  肖明輝一聽這才說道:“好玩的在后面了,此時你可以有幾種選擇,不如點天燈,你就可以讓人把他的頭蓋骨撬開,就扎樣子。”

  他說著來到阮興成身邊指著他的腦袋說道:“就從這里打開然后澆些桶油下去點燃那時候火燒到腦子人還不會死你說有趣嗎?”進到眾人一陣惡寒他繼續說道:“好友更有意思的把他頭發刮干凈然后在頭頂上用刀開個十字花的口子在道謝水銀下去,你們知道會怎樣嘛?”

  “那人會奇癢難耐拼命地挪動身體,身體用力便會嗖的一下從底下傳出來但是皮膚還被埋在土里,這人沒有皮是不會死的只是風一吹到身上便如同千萬把小刀割肉一般。你說好不好玩?”肖明輝說著低頭陰森森的看著阮興成只見他臉色刷白。

  肖明輝嘻嘻一笑道:“還有放風箏,用把長矛扎進肚子里將腸子帶出來纏在長矛上然后隨手一抖那人的腸子便會越來越長最后便如同放風箏一般在天上飛翔,一定很好玩,要不咱們就從這個開始吧。”說著他一臉興奮的伸手要去拉阮興成。

  阮興成一聽燈飾大聲呼喊道:“不要,不要,我答應你們你們要我做什么我都答應。”說著警示嗚嗚的哭了起來,兩腿之間淋漓一片一股腥臊之氣傳來。

  肖明輝看了他一眼咒罵一聲:“操,早說呀害得老子雞皮疙瘩起了一身。”說完往一邊的椅子上一座端起茶來大口的喝著。

牛仔骑马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