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漪回憶錄

  那個犯人自進來開始,就引起了我的注意,不為別的,就因為她是個女人。

  要知道,我所處的這座監牢,在蒙古可號稱

“第十九層地獄”,不論你是多厲害的細作,還是多血性的漢子,只要進來,不出三個時辰,便會讓你求饒妥協,這么多年,從無例外。

  她究竟是什么身份呢?一般人可沒資格來這里。

  月寒移影花弄情,漣漪靜漾水柔清。

  自那以后的很多年里,偶爾閉上雙眼,耳邊仍然會響起她的聲音,仿佛我們之間,只隔了一座鐵柵欄,她就坐在我的對面.  她說:“你見過雪嗎?我說的是臨安的雪,那時是紹興十一年的冬天……”

寒漪回憶錄相關書評

    暫無書評!
牛仔骑马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