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文明第三十二章 激怒!

  硬碰硬?

  所有人紛紛一滯,面對云少京如此狂猛地一拳,葉晨竟然沒有后退,反而以拳對拳,莫非腦子秀逗了?許多身經百戰的大將,紛紛搖頭,感覺沒有懸念了。

  嘭!

  兩人拳頭撞擊一起!

  一道悶聲響起,云少京嘴角彎起一抹獰笑,但在下一刻卻驟然凝固,只覺有一道極為恐怖的氣息,從對方拳頭上涌來,竄進了手臂中,像一條毒蛇一樣,四處游竄,所過之處,帶來扭曲的劇痛感。

  噗嗤!

  手臂折斷!

  白森森的骨頭戳開了皮肉,帶著血沫。

  全場一片鴉雀無聲!

  所有原本等待葉晨被擊得口吐鮮血的人,紛紛表情一滯,微微張大嘴巴,驚愕地看著云少京折斷的手臂。

  硬碰硬,達到60級體質的云少京,竟然被打斷了手臂?!

  蹭蹭蹭!

  在全場一片寂靜中,葉晨的身子向后連退六步,才穩住身子,雖然這一拳以氣力將云少京打傷,可是60級和43級之間差距了170人之力,他也遭受了不少反震之力,手臂酸痛,不過相對于折斷來說,傷勢要輕很多了。

  “怎么可能?”

  “云少京的手臂被打斷了?”

  所有人回過神來,眼中有些震驚,面面相覷,都看出了彼此眼中的難以置信。

  坐在大椅上的慕容德總司令,眼瞳一縮,手掌微微顫抖了一下,饒是以他的定力,也不禁大吃一驚,沒有預料到會是這樣的結果,看了一眼手臂折斷的云少京,旋即轉頭向葉晨看去,神色凝重了起來。

  劇烈地疼痛使云少京額頭上冷汗淋淋,看著手臂軟軟地不受控制,腦袋嗡嗡作響,像爆炸了一樣!

  廢了!

  他被一個螞蟻般渺小的人物給廢了一條手臂!并且里面的血肉經脈都被打斷,完全沒有復原的可能!

  損失了一條手臂,他的實力大打折扣,原本擁有可以讓慕容德重視的力量,可是損失一臂后,力量大幅度降低,一條手臂的失去,牽連到身體平衡,行動速度等等,雖然依舊擁有60級的體質,可是卻只能發揮出55級左右的戰斗力!

  一下子損失5級的戰斗力!

  “混蛋!!!”心中的熊熊怒火,使得云少京眼眸泛紅,頭發都豎立起來了,猙獰地盯著葉晨,“我云少京不將你碎尸萬段,將你頭顱割下做酒壺,誓不為人!!!”

  一條手臂,就這樣失去了,造成了永恒的傷害,這種打擊幾乎讓他瘋狂!

  “不但要殺了你,我還要將你所有的親人,朋友,所有和你關系好的人,都抓起來!男的殺!女的奸!將你殺死千百次,也不足泄我心頭之恨!!”

  云少京的眼神怨毒,暴戾,如一頭發狂的兇獸,尤其是四周驚愕的目光,如針刺一樣,扎在心底,讓他顏面丟盡,心中羞憤交加,對葉晨的恨意幾乎滔天!

  云少京的話觸動了葉晨的心里禁忌,他眼眸中泛起濃郁的殺機,一步邁出,狂猛的氣勢席卷全場,“今天,你必須死!”身影一動,便向他沖了過去!

  “死!!”

  云少京怒吼一聲,拳頭握緊,指骨泛白,心中的憤怒使得全身的血液都逆轉,咆哮著對沖過來的葉晨一拳轟去,拳勢驚人,連空氣都被打成了凸出的氣弧,拳風便足以將一個普通人給震死!

  葉晨伸掌擊去,氣力綿綿不絕地分布在手掌上,形成了五道尖銳氣流,在擊中拳頭的剎那,五道尖銳氣流便飛速竄進了云少京的拳頭中,便是武術宗師所說的“暗勁”!

  嘭!

  掌心的氣力大部分都竄入云少京的拳頭中,只有一小部分氣力保護著手掌,在這一拳之下,頓時被震散開來,手掌也一片酥麻,掌心泛起疼痛,像是手抽筋了一樣,身子在兇猛的力量下,向后倒退幾步。

  “啊——”

  就在這時,云少京口中發出一道凄厲慘叫,他驚恐地看著自己的手掌,只見五個指頭都腫了一圈,沒有了知覺,并且在手腕處,有鮮血滲出,極為恐怖!

  “沒知覺!”云少京眼眸血紅,幾乎快要瘋狂,嘶吼道:“我的手臂!!!”

  全場一片寂靜!

  所有人紛紛驚愕地看著兩條手臂被廢的云少京,心中泛起驚濤駭浪,才僅僅兩次交手,便被廢了兩條手臂,對方的戰斗力究竟有多強?難道是70級?乃至80級?!

  “你卑鄙!!”云少京紅了眼,猙獰地看著葉晨,怒吼道:“使用暗器,你卑鄙!!”

  葉晨冷漠道:“技不如人,死吧!”身影一動,便向云少京沖來,身影如豹,手臂如猿,動作變幻莫測。

  “我死也不會放過你!!”云少京咬破了嘴唇,眼中帶著瘋狂之色,兩條手臂都被廢了,永遠的廢了!

  “啊啊啊啊!!!”他仰天怒吼,隨即猙獰地看著葉晨,如蠻牛一樣地沖了過來。

  葉晨眼眸冰冷無情,手掌一拍,便擊向了云少京的左臉,啪的一聲脆響,抽了一個響亮的耳光,身影輕飄的掠開,翻身從側邊一腳踢出!

  嘭!

  云少京的沖力都在正面,此刻被從旁邊一踢,頓時重心不穩,摔倒了下去,心中的羞憤幾乎使他牙齒咬的咔咔響!

  葉晨身影一動,沖了過來,抓住云少京的斷臂,用力一撕,噗嗤一聲,手臂從斷骨處被扯成兩段,不過云少京已經沒有手臂的知覺,并沒有感到痛苦,反而腳掌撐地,張大嘴巴向葉晨撕咬過來,就像一頭發瘋的狼犬!

  葉晨眼眸一冷,手掌一甩,抽在了云少京的右臉上,巨大的力道將他的牙齒都快打得掉落出來,身子向旁邊歪去,一頭栽倒在草坪上。

  “死!!死啊!!!”

  云少京的兩只腳瘋狂亂踹,心中什么想法都沒有,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將葉晨擊殺,哪怕為此付出再多代價,他都愿意犧牲!

  葉晨腳掌一跺,踩在了云少京的頭顱上,巨大的力量使得地面都裂開了一個大坑,云少京的半邊腦袋都陷入了地底。

  “死吧!”

  葉晨眼神冰冷,雙手將他腳踝握住,腳掌一蹬地面,跳上了半空中十幾丈高,雙腳夾住云少京的脖子,手掌握著他的腳,向下墜去!

  頭朝地!

  嘭!

  云少京的頭顱一下子撞進了地底,只有半個身子露在外面,微微抽搐,竟然還沒有死透!

  葉晨握住他的腳踝,將他提了起來,只見云少京的頭顱披頭散發,其中一只眼珠子都凸了出來,被許多血絲給牽連著,沒有掉落下來,滿臉被打得紫腫,完全看不出原來的模樣。

  葉晨隨手將他丟在地面,身子站直。

  緩緩,將腳抬起。

  越過頭頂!

  全場的目光都集中在了他的腳掌。

  嘭!

  越過頭頂的腳如一道鞭子,驟然以萬鈞之勢,轟擊下來,踩在了云少京的頭顱上。

  轟——

  以他為中心,四周的地面都被踐踏得凹下一個大坑,龜裂了開來。

牛仔骑马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