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墓手記第六章 殺神戰甲

  日軍侵華后,魔爪慢慢地深入中華大地的每一寸土地,萬惡的日軍在這片土地上進行了一系列的掠奪。最瘋狂的還是他們制訂的“瘋狂盜墓”計劃,意圖把深埋在神州大地里面的中華5000年的文明挖掘盜走。

  制訂這個計劃的乃是日軍的一個將領,名字叫安騰勇夫。他是一個中國古玩愛好者,為了得到自己熱愛的古玩文物,他向日本軍機高層提出了這個醞釀已久的計劃,這個計劃提出來之后,得到了軍部的全票通過,而且還得到了大量的贊助。

  計劃進行后,安騰勇夫為公為私,挖掘著神州地下無數的古墓,盜取無數的文物。

  為了探明中華大地所有地下古墓,他將自己的隊伍劃分為108個小分隊,在神州大地上無孔不入,進行了大量的盜墓活動,所挖掘的古墓里面的寶物均運回日本國內,進行文物占有。

  這個“瘋狂盜墓”計劃糾集了日本盜墓界的精英階層,然后又收買了無數的漢奸,西北一帶的盜墓大豪鬼爺柳扶風,就淪為了這個計劃的走狗。

  方鼎的“夜月社”成立的原因還是因為鬼爺成為了日本人的走狗,鬼爺是西北一帶盜墓集團的首領,他淪為漢奸,對于安騰的這個“瘋狂盜墓”計劃那真是立了大功。作為對抗鬼爺的“夜月社”,自成立以來雖然連續破壞了鬼爺等人不少的計劃,但是,力量懸殊,還是有很多的古墓被挖掘盜取。對于方鼎幾個人而言,只能說是盡力而為了。

  負責西北區盜墓計劃的是東野小分隊。

  東野盜墓小分隊是以他們的首領東野風命名的,本來是安騰勇夫手下最卓越的一支軍隊,安騰進行“瘋狂盜墓”計劃后,這支軍隊也變成了盜墓軍。成立以來,他們和鬼爺狼狽為奸,破壞了大西北不少的墓陵,盜取了不可算計的各類文物。

  抓方鼎的人就是這個東野盜墓小分隊。

  方鼎他們4個夜月社的成員被東野風設計逮捕后,很快就被帶回了東野小分隊的大本營。對于方鼎而言,這個倒也在意料之中,他早就發現那個古墓不對勁,只是沒有到最后他還不肯認賬罷了。這一次落在東野風的手里,幾個人那真是憂心忡忡,他們夜月社跟東野風和鬼爺作對是出了名的,這一次只怕東野風不會跟他們客氣。

  作為日軍“瘋狂盜墓”計劃的絆腳石,或許遲早也料到會有這么一天,所謂“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方鼎倒是不怎么緊張,一路上跟押著他的那個女子有說有笑,只是那女子并沒有理會過他一句話。

  被帶到東野風的大本營后,東野風竟然要設宴款待他們。

  一桌酒席已然早有安排。

  “小日本,要殺要剮,休想侮辱了老子?!贝髠b憤怒了,想一把將酒席掀掉,但是他身邊的一個日本兵拉住了他,不讓他放肆。在他的心里,被抓到那是九死一生,東野風還設宴在此,那不是古時候行刑前的“砍頭酒”了嗎?大俠覺得這樣有辱,內心激憤,日本人作惡多端,本已經該殺千刀,大俠掙扎著,倒也大義凜然。

  方鼎走了過來,一只手按著大俠的肩膀,低聲說道:“大俠,忍一忍?!?

  “方鼎,就要死了,我忍不了,死了也不能便宜這些混蛋?!?

  “他們沒有要殺我們的意思,你不要亂來。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你要是惹急了這些混蛋,他們殺了你,我們夜月社怎么辦?”

  “方鼎,可是他們是我們的仇人,我恨他們?!?

  “噓,敵強我弱,小心行事,你不許說話,我來應付?!狈蕉孟褚呀浛闯鰜韺Ψ讲o惡意,一路上他沒少留意,這些日本人要真的要殺自己,只怕也不必帶回家再殺。何況花費那么多的心思把自己抓獲,這其中定然有什么陰謀詭計。

  “方鼎,好,忍辱負重,忍辱負重,我明白了?!贝髠b歇下了怒火。

  方鼎拍拍他的肩膀,轉身就對那個女子說:“喂,你們是什么意思?”

  “我們東野隊長想請方鼎先生吃頓飯而已,你們不用一驚一乍的?!蹦莻€女子說。

  “那東野這個混蛋呢?”方鼎問。

  “他等一會兒就來?!?

  “你會說中文,你不是日本人?”

  “這個不關你的事?!?

  “喲,呵呵,很會頂嘴嘛?!狈蕉@會兒反倒是跟那個裝作尸體的女子聊起來。

  “方鼎,你別得意,看上去你是座上賓,其實你只是一個階下囚?!?

  “你們費盡心機釣我方鼎,嘿嘿,一定有什么陰謀吧?”方鼎這時候一把將身邊哆哆嗦嗦的毛虎拉過來,說,“你們利用鬼爺散布消息說要干一筆大生意,嘿嘿,我們夜月社的毛虎收到風了,然后帶著我們去古墓。這個古墓里面你們早就安排好了一切,嘿嘿,你們的目的不是想抓我,而是想試探我。我想,我一定還有不少的利用價值,所以,我有本錢放肆放肆,耍耍大牌?!?

  他一邊說著一邊將毛虎拖到那個女子的面前,說:“這個小子,你們給了他多少好處?”他怒目一瞪,就盯著毛虎。

  毛虎看到方鼎這般兇狠,淚水一涌就跪倒在地上,不停地給方鼎磕頭,哭道:“方鼎,對不起,對不起?!狈蕉σ话阉砷_毛虎,說:“你就那點出息嗎?”

  “什么?方鼎,這事跟毛虎有關系嗎?”大俠驚叫起來。

  “哼,你問問毛虎,看看他心里有沒有鬼?”方鼎淡然說著。

  大俠臉一紅,火氣就上來,想過來毆打毛虎卻被拉住,他只有罵道:“你這個混蛋,你居然學鬼爺做漢奸,你這個混蛋,我殺了你,我殺了你?!?

  “方鼎,方鼎,我是身不由己,我是被逼的?!泵⒖嗫喟蟮?。

  “我知道你是被逼的,只不過,你自己有點骨氣行不行?”方鼎說。

  “我知錯了,我知錯了?!泵⒎诘厣蠁鑶璐罂?。

  方鼎一把將他提起來,說道:“別哭了,我說過我怪罪你了嗎?是這些小日本太混蛋而已,你一邊去吧,沒有你,我還不知道小日本的手段會是這么地高明?!?

  “哈哈,哈哈,方鼎老兄說得好,我們還有更高明的?!币粋€日本軍官在一群士兵的擁護下走進來,女子給他施了一禮,那個軍官走進來就坐在酒席前,看著酒席完整無缺,轉頭對方鼎幾個笑道,“方鼎老兄對這頓飯菜不滿意嗎?”

  “你說呢?”方鼎笑了笑,顯然他已經看出對方就是東野風,說著一口流利的中國腔,倒令方鼎意外得很。

  “為什么?”

  “這頓飯時間錯了?!?

  “是嗎?”

  “我肚子一點也不餓。再說,你看看,天還沒亮,這個時候吃飯,還吃那么多,會吃壞肚子的,老兄?!?

  “呵呵,方鼎老兄還真是幽默?!?

  “廢話少說,也不需虛情假意,有何關照就說吧?!?

  “我只是想方鼎老兄一個晚上在古墓里面掙扎,古墓里面沒有什么夜宵,又擔心你肚子餓了,所以特意叫了我們最好的廚師?!睎|野風似乎還想解說眼前這一頓飯菜。

  “得了,得了,我肚子餓不餓,有沒有吃夜宵,關你鳥事?開門見山吧?!狈蕉懿荒蜔?。

  “好啊?!睎|野風瞟了一眼方鼎,顯然心里在說這個方鼎不好對付。

  “好什么?說啊?!狈蕉Υ咧?。

  “聽說過‘殺神戰甲’嗎?”東野風陰著臉看著方鼎,他要看方鼎的臉色。誰知道方鼎突然一笑,直接就說:“不知道,那是什么玩意?”東野風的臉色變得更黑了。

  其實,方鼎的心里面早已經波瀾壯闊,動蕩不安,他想不到日本人已經知道了“殺神戰甲”這件事。東野風一說出來,他已經沒有任何的抗拒力,內心不由得激起層層浪花,十五個吊桶打水——七上八下的。

  “殺神戰甲”在盜墓界被譽為“先秦三寶”之一,與“越王劍”、“和氏璧”齊名。

  “先秦三寶”至今在盜墓界還是一個謎,很多盜墓賊都在不遺余力地尋找著這三樣寶貝。而方鼎的師父李金手他們那個團隊就曾經為了“殺神戰甲”著迷過,在大西北展開過廣泛的尋寶盜墓計劃,但是,都沒有找到傳說里面的這個“殺神戰甲”。李金手告訴過方鼎,“殺神戰甲”一直是他的一塊心病,他畢生精力大部分都放在了這個“殺神戰甲”上。方鼎曾經聽李金手說,他們曾經去過一個地方,那個地方陰氣很盛,陰霾彌漫,但是說不出是一個什么地方,按照李金手的說法,“殺神戰甲”極有可能就在那個地方。因為那個地方陰風過厲,他們退了回來。第二次進去的時候,他們已經找不到那個地方的所在。

  方鼎那時候不明白,詳細地問了才知道,“殺神戰甲”乃是戰國四大名將之一白起的戰甲。白起在先秦可是赫赫有名,被譽為“戰神”,更體現他歷史地位的還是他“人屠”、“殺神”、“殺人魔”等稱呼。他和當時的廉頗、李牧、王翦并列為戰國四大名將,是繼孫武后又一位軍事奇才。最為人知的是先秦最殘酷的一場戰爭“長平之戰”,坑殺趙軍幾十萬,當時秦軍的統帥便是白起。

  白起以殲滅戰出名,在先秦各大戰役死傷統計而言,至少有一半是出自這個“殺神”之手,計有上百萬,可見“殺神”并不是浪得虛名。

  馳騁沙場,白起之兇名實在令人聞風喪膽。

  白起死后,余留一身戰甲,后人記載為“殺神戰甲”,這一身戰甲乃是特質,是當時的巧工花費了1001夜才打造出來,可謂是精工細作。據說穿上這一副戰甲的人,必定是百戰百勝,后來無數的戰將都迷戀不已,只可惜,關于“殺神戰甲”的傳說也是一鱗半爪,還沒有人發現過這一件可以令白起立下千秋之功的“殺神戰甲”。

  在先秦三寶里面,“越王劍”、“和氏璧”、“殺神戰甲”每一個都是一個謎。

  只有傳說,未見真品,李金手告訴方鼎的時候,方鼎壓根就不相信世界上有這樣的戰甲,打仗可不是一件戰甲說了算的。

  這時候聽到日本人也在找這個感覺不是很實際的“殺神戰甲”,方鼎真是哭笑不得。如果真的有“殺神戰甲”,當然不能落入日本人的手里。如果沒有呢?那不是在開玩笑嗎?不過,看到東野風這些日本人認真的神情,這事情看上去八九不離十,估計估計,還真有“殺神戰甲”不成?方鼎心里面盤算著,這種事情,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

  回過頭來再想想,這個“殺神戰甲”跟自己又有什么關系?他有點不明白對方的意思,面對圖謀不軌的東野風,方鼎也只好先來一個扮癡詐懵,應付應付,再來一個精打細算。

  當方鼎搖搖頭說自己不知道“殺神戰甲”的時候。東野風面色無比地難看,他再問了一句:“你當真不知道嗎?”

  “不知道就是不知道,非要我說知道你才開心嗎?”方鼎回答。

  “你?哼,你別敬酒不吃吃罰酒?!睎|野風很快就怒了起來。

  “哈哈,哈哈,好笑,好笑?!狈蕉ι敌ζ饋?。

  “你笑什么?”東野風郁悶不已。

  “我笑你是個豬頭,你們想找什么狗屁‘殺神戰甲’,關我什么事?”方鼎笑道。

  “你,你不想活了嗎?”東野風突然拔出手槍對著方鼎的腦袋,這邊的白夜游已經撲過來,拉著東野風的手說:“別,別開槍,別開槍,我知道,我知道‘殺神戰甲’?!卑滓褂慰磥砗軗姆蕉Φ陌参?,不過,方鼎并不領情,看到白夜游這樣,方鼎一腳輕輕踢了白夜游一下,示意他退下去,可是白夜游哪里理解方鼎的意思,他一直以為方鼎不怎么懂得歷史文物方面的東西,看到東野風的槍口都指著方鼎的腦袋,他心里不能不急,日本人是出了名的殺人不眨眼。

  “呵呵,你知道嗎?哼,那你說說?!睎|野風冷眼看著方鼎,話是對白夜游說的。

  “‘殺神戰甲’乃是戰國時代的‘殺神’白起行軍作戰時候的戰甲,在那個時代是很有名的,后來被世人聯系‘和氏璧’、‘越王劍’尊為‘先秦三寶’,可以說價值是相當地高。關于‘殺神’白起這個人,作為一位資深的文史愛好者,我對這個人是不怎么喜歡,他心太狠,手段太毒,坑殺之舉實在慘絕人寰?!钡玫綎|野風的允許,白夜游顫著聲音慢慢地說著,說到后面的時候倒說起自己的個人見解來了。他本想繼續說下去,東野風已經打斷他:“別說了,夠了,都說一些不沾邊的?!?

  “我這也是實話實說?!卑滓褂蔚椭^說著。

  “你退下去吧?!睎|野風喝著。

  “那他呢?”白夜游看了一眼方鼎,問東野風。

  “你甭擔心,他還有用處?!睎|野風這時候看到方鼎,笑道,“聽到了沒?”

  “不是很清楚?!狈蕉蠐项^,回答。

  “哼,你還真是會裝孫子?!睎|野風冷笑。

  “你們小日本想得到‘殺神戰甲’嗎?嘿嘿,直接去挖了那個什么狗屁殺神白起的墳墓不就可以了嗎?就在陜西咸陽,去吧,龜孫子?!狈蕉πχf。

  “你以為我們還真是豬頭嗎?白起墓早就被你們這些盜墓賊挖了,根本就沒有出現‘殺神戰甲’,所以‘殺神戰甲’根本就不在白起墓里?!?

  東野風說完,方鼎就嘀咕:“說得自己好像不是盜墓賊一樣,有什么了不起的?”

  “‘殺神戰甲’據說長平之戰后就沒有出現過了?!睎|野風很深沉地說。

  “你說的嗎?你懂不懂中國的歷史?”方鼎不屑地說。

  “方鼎,他說的好像是正確的,后來很多的記載都說自長平之戰后,殺神戰甲流失,不知所蹤,未嘗有人見得真相?!卑滓褂卧谝贿吤忉尩?。

  “好像是正確的嗎?沒記錯吧?東野風,那你那么辛苦找我來就是為了要我幫你找這個‘殺神戰甲’嗎?”方鼎問著東野風。

  東野風看到方鼎開始感興趣,笑臉一出,說:“正是如此,我想,你不會破壞我們之間的友好吧?”

  “友好嗎?嘿嘿,你別想太多,我從來對你們就沒有任何的好感,我還恨不得宰了你們這些王八蛋,哼,不過現在不行,你們厲害點,但是,我相信,總有一天你們這些王八蛋個個不得好死,你們會為你們現在的行為付出慘痛的代價?!狈蕉φf的時候,東野風再一次被激怒,手槍直直頂著方鼎的腦袋。

  “狗日的,來啊,開槍啊,你開槍啊,小鬼子,你有種不?”方鼎瞪著東野風說道。

  這一刻,誰都為方鼎捏了一把汗。

  東野風的手在發抖,只要輕輕一扣,方鼎的腦袋就開花了。

  “隊長,稍安勿躁,稍安勿躁?!蹦莻€女子這時候上來拉住東野風。

  “紀香,這個小子,我非殺了他不可?!睎|野風還是很激動。

  “呵呵,紀香嗎?你名字叫紀香嗎?”方鼎的視線轉移到了那個女子的身上、臉上,完全不在意東野風的手槍指著自己的頭腦。

  “對,我叫紀香?!迸鱼读艘幌?,說。

  “好,我跟你談?!狈蕉χo香笑了笑。

  “紀香,你別理他,這個小子還是我來對付?!睎|野風說。

  “我說你是不是欠揍?叫你開槍打死我你沒種,我不跟你談,我跟紀香小姐談礙著你了嗎?有種你的槍就別放下來,你開槍打死我嘛,小爺我很開心呢?!狈蕉︽移ばδ樀?,東野風一咬牙,還真的要去扣動扳機,只可惜他的手槍被紀香一把奪走了。

  “我要殺了他,我要瘋了,我要殺了他?!睎|野風要搶紀香手里的手槍。

  “隊長,你不能殺他,不能殺他?!奔o香看著東野風的眼睛說著,東野風才慢慢安靜下來,他坐下來歇息了一下,突然拍案而起轉身就走出外面去。

  “我來跟你談?!钡葨|野風一走,紀香坐到了方鼎的對面。

  “好啊,談什么?”方鼎目不交睫地看著紀香。

  “你說呢?”紀香努嘴笑了笑。

  “談情吧,談情說愛很不錯,就我跟你,在這樣的環境里,烽火戀人,多好哪?!?

  “你能正經一點嗎?”

  “我就是一個小混混,我能正經到哪里去?”

  “我們談正事吧,你如果不愿意做我們的向導,我想,你的下場會很慘?!?

  “有多慘呢?”

  “下十八層地獄那么慘?!?

  “我不相信的,我也不會下地獄,因為我是好人?!?

  “好,你別說我沒有警告過你,日本人可不是好惹的?!?

  “那你說說,你是日本人,還是中國人?紀香,好名字,日本人么?還是姓紀名香?”

  “這個關你什么事?”

  “為什么要找‘殺神戰甲’?你來告訴我?!?

  “有必要嗎?”

  “我想有,我知道你們這些日本人為什么那么喜歡我們中國的東西。你們憑什么在我們的土地上糟蹋我們,糟蹋我們的祖先?你們根本就不配,不配擁有這些文物。一個只懂得殺戮、占有、掠奪、作惡多端的國家,憑什么去擁有這些埋在地下的文明?哼,我告訴你們,你們的盜墓計劃總會被我全盤破壞掉的,你們以為占有了我們的土地就是這個土地的主人嗎?你們以為殺掉那些反抗你們的人就會使更多的人為你們服務嗎?你們以為占有了這個古國的文物就得到了這個古國的文明了嗎?你們不配,你們完全不配,你們有點自知之明好嗎?日本豬?!?

  方鼎突然很憤然地說出了這么一大通令人驚呆的話語。旁邊的大俠、毛虎、白夜游三個立馬對方鼎刮目相看,認識了方鼎那么久,也只是知道方鼎只是一個小混混皮囊偽裝下的盜墓賊罷了,哪知道他面對小日本也會是滿腔熱血。

  “這個我不跟你理論?!奔o香都有點被方鼎折服了。

  “哼,想要我方鼎幫你們的忙,門兒都沒有?!?

  “真的不能妥協嗎?”

  “我成立夜月社,就是針對你們的什么狗屁‘瘋狂盜墓’計劃的。你還想我幫你們去盜取我們的文物,真是開玩笑,笑死我了?!狈蕉Υ笮Σ灰?。

  “我想,我們會有辦法的?!奔o香站了起來,看來她也沒有辦法令方鼎順從。

  “為什么是‘殺神戰甲’?”

  紀香這時候看著方鼎,想了想,說:“好吧,我告訴你,因為我們的安騰勇夫將軍太喜歡中國的古玩了,他最大的心愿就是可以看到‘殺神戰甲’?!?

  “為什么?就因為那個混蛋的心愿而已嗎?”方鼎不解。

  “因為安騰他喜歡‘殺神’白起?!奔o香似乎也不想說太多了。

  “呵呵,那個混蛋也想做戰神吧,哈哈,你得去告訴他,叫他別做夢了?!?

  “什么?”

  “叫他別做那么多白日夢,有害身體的,因為我根本就不知道‘殺神戰甲’在哪里。我要是有能力找到,我早就找到了,還等著你們這些日本豬拿著槍逼著才去把‘殺神戰甲’挖出來嗎?我的智商還不至于那么低吧?”方鼎說得悠哉悠哉的,關于“殺神戰甲”的東西,他根本就不懂,李金手也沒有跟他說太多,如果不是今晚遇到這樣的困境,他還真不知道那么多人在乎“殺神戰甲”這個東西。

  “不,不,你不可能不知道的?!币粋€尖銳的聲音從外面傳進來。

  這一刻,大家都不由得往門外看去。

牛仔骑马电子 cba比分算法 北京pk105码计划技巧 内蒙古十一选五前三组走势图 cba雷速体育用品 手机版四人麻将单机 德国赛车平台购彩票 推荐一些好看的日本av片 黑龙江十一选五开奖走势 福彩幸运3D走势图 足球比分网即时比分 安徽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查询今天 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查询青海 北单比分奖金计算 黑龙江快乐十分麻将走势图 3d试机号牛材网 贵阳站街女爽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