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游之梟傲天下第九百一十九章 三方峰會(二)

  現在,千面冒險小隊已強大到能夠影響整個炎黃游戲大區的走勢,每每想到這些,霜印魅靈心中就很不是滋味,她自己都不愿承認,在內心深處一直希望那個男人能夠回來,哪怕是自己默默的站在身后,看著冷鋒三團沖天而起,也是相當開心的事情。

  “唉……”霜印魅靈暗中嘆息。

  這時,酒館中逆王侯喝了一口酒,首先打破了沉寂:“關于勇者尖塔的祝福狀態問題,是你們深淵惡魔和混亂提出來的,就說說該具體的分配事宜吧。”

  此言一出,酒館中原本就壓抑的氣氛更加沉悶,在場的混亂和深淵惡魔陣營的公會高層心中暗罵,都說楓林天下的逆王侯沉穩而有城府,現在一看果然是如此。一開口就把皮球踢給他們,這算怎么一回事,戰勝國的姿態么?別忘了,你們守秩陣營也不過湊巧連續拿下兩次勇者祝福而已,以后的日子還長呢,到底鹿死誰手還未可知。

  酒館的一角,戰不停穿著白色法袍,微笑道:“下午的大戰,我們深淵惡魔陣營輸得心服口服,相信混亂陣營一方的朋友也沒什么怨言。本來呢,如果這事僅是我們這些公會之間的斗爭,我是不會來參加這次的會晤的。輸就是輸了,下一次再找回場子,非要在酒桌上談這些,未免落人口實。”

  停頓了一下,戰不停話鋒一轉:“不過,勇者尖塔的勇者祝福關乎到我們深淵惡魔整個陣營玩家的利益,我只能厚著臉皮挑個頭,來和你們守秩陣營方面打個商量了。相信,混亂陣營的朋友也是一樣吧。”

  這番話連消帶打,說得好似自己多么先天下之憂而憂一樣,聽的在場眾人心中一陣謾罵,這事情如果不是你戰不停在后面推波助瀾,那這場會議至少要推遲一周以上,說得倒是漂亮,誰不知道你肚子里的壞水。

  不過,戰不停這話既說出來,混亂陣營一方也不好說什么,烈王皇癟著嘴,示意淺艸洛洛娜,要后者來發言。

  “尼瑪,烈王你這混蛋。”淺艸洛洛娜心中暗罵,這場會議他也是根本不想來的,奈何現在混亂陣營方面鬧翻天了,作為混亂陣營一方的領頭公會,他也只能硬著頭皮來了。

  事實上,接到邀請時,淺艸洛洛娜當場就想下線,這能有什么好事么?但是,說起精明狡猾,他是拍馬也比不上暮公爵和幻菱的,兩人直接在公會里發話,讓他代表公會參加,這讓淺艸洛洛娜只能接受了。

  作為暮色薔薇公會第一精英團的實質掌控者,淺艸洛洛娜的指揮能力是毋庸置疑的,其手腕之強硬足以震懾團隊內一干精英成員,再加上他抗怪技術之風騷,放眼整個炎黃游戲大區難有出其右者,在暮色薔薇內部有著極大的威信。可是,身為這個龐然大物公會的第三號人物,淺艸洛洛娜本身的性格是極為耿直的,簡單來說,他一向干得就是送死的工作。

  用幻菱的話來說,坦克嘛,可以理解,你不頂誰上呢?

  于是,暮色薔薇內部歷來送死的事情,都是由淺艸洛洛娜首當其沖,而被黑鍋的事情,則全部由暮公爵和幻菱抗下來。不過,淺艸洛洛娜每每想起,肚子里都是一把辛酸淚,他經常幻想彼此角色能夠顛倒一下,可惜,這些終究只是想想而已。

  被烈王皇如此明顯的示意,一時間,酒館中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淺艸洛洛娜身上,等待這位暮色薔薇的實權人物表態。

  淺艸洛洛娜清了清嗓子,冷眼看了看戰不停,道:“首先,從我們混亂陣營的玩家們為出發點,我們暮色薔薇是希望能夠輪流享有勇者祝福的方案的,逆王會長你應該很清楚,如果下午的大戰再重演一遍,你們守秩未必能夠再笑到最后。再者,我說一句中肯的話,你們守秩方面心里都很明白,如果再發生爭奪戰,你們守秩方面短期內或許能占據上風。但是,長久之后呢?我不認為逆王會長每一次戰斗都會參加吧,更不要說‘千面’的人。”

  這番話一針見血,令在座的守秩陣營玩家臉色一緊,淺艸洛洛娜這話一點也不錯。一旦再次發生勇者火炬尖塔的爭奪戰,那守秩陣營方面極有可能首當其沖,在混亂和深淵惡魔陣營玩家的聯手中先敗下陣來。這并不是混亂和深淵惡魔陣營方面會聯手,而是一種下意識的行為,先干掉雙方都有威脅的對手,然后再來一分勝負。

  另一方面,就如淺艸洛洛娜說的那樣,下午時守秩陣營方面之所以能夠再次獲得勇者祝福的加持,并不是守秩陣營方面的團隊實力有多么強大,而是守秩陣營占據了地利,以及在此地利的基礎上,守秩陣營方面最頂級的高手出動,一舉拿下了勇者火炬尖塔的祝福。

  炎黃區最強的兩大坦克,最強的兩大戰士,最強的兩大法系職業,三箭加上天才獵人,超強奶力的治療隊伍,以及那一門擁有暴表殺傷力的重炮……,任何一支團隊中擁有這樣的豪華陣容,在座的眾人相信,不管是混亂陣營,還是深淵惡魔陣營,都有可能奪得勇者火炬尖塔的祝福。

  可是,不管是逆王侯也好,還是千面小隊的成員也罷,他們不可能每次都參加戰斗。因為勇者火炬尖塔的祝福時限是12小時,難道指望他們每一次都到場么?這明顯是不現實的事情。

  見在座的守秩陣營方面玩家默然不語,淺艸洛洛娜又道:“當然,我們暮色薔薇在此聲明,僅我們公會來說,沒有和深淵惡魔陣營聯手的意思。我只是傳達會長的意思,希望各位守秩陣營的朋友能夠慎重考慮,把話挑明了說,大家心里都很清楚,說起話來也沒必要藏著掖著了。”

  這邊淺艸洛洛娜剛說完,烈王皇立刻附和的表態:“我們幽暗天曇的意思也一樣。”

  接著,淺艸洛洛娜和烈王皇便緊閉其口,再也沒有說話的意思,似是打定主意不準備再開口了。

  逆王侯等人見狀暗中搖頭,他心里明白,淺艸洛洛娜這話其實就是暮公爵的意思,對于暮色薔薇一貫的作風他是很清楚的,而幽暗天曇一向和暮色薔薇一個鼻孔出氣。這兩個公會既然這么表態了,那基本已決定了混亂陣營的態度了。

  想了想,逆王侯轉頭看向笑蘭香,后者聳肩,道:“在這件事情上,我們烈火狂亂沒有什么發言權,你們決定就好。”

  烈火狂亂公會在守秩和混亂陣營一分為二,這樣的做法在《夜爵》運營的一開始,一度被很多人詬病,認為笑蘭香這樣的做法太保守。甚至有風言風語,說笑蘭香這樣的公會發展策略,未免有些婦人之見了。

  可是現在看來,將烈火狂亂公會一分為二,這樣的做法雖說不上有多大的成效。但是,卻絕對不會讓烈火狂亂公會衰落下去,三大公會走到這一步,往往已思考的不是再進一步擴大公會規模,而是怎么保持公會穩定的發展勢頭。

  攻城容易,守城難。這句話形容公會的發展同樣適用,游戲中的公會發展前期一向飛快,但是,卻沒有多少公會有那么長的生命力,這就是沒有守住成果。

  單從這一次的事情來看,笑蘭香當初的策略可謂深謀遠慮,那些成天在論壇上抨擊她的嘴民們,看來要消停一段時間了。

  聞言,逆王侯默默點頭,他轉頭征詢己方陣營各大公會的意見。說句實話,守秩陣營方面的公會勢力分布,可算是三方陣營中最為復雜的。在深淵惡魔陣營沒有出現以前,守秩陣營幾乎占據了三公六戰盟的三分之二的勢力分布,其情況之復雜,遠不是一般人能夠想象的。

  即使是現在,守秩陣營方面三大公會全在,六大戰盟有帝國戰盟、疾風無雙、暴亂戰盟、暗影烽火等等,就更不要說十大老牌的游戲工作室十占其七,再有新興公會勢力中的第一黑馬冷鋒公會,這些公會簡直占據了炎黃游戲大區的大半江山,所以,逆王侯也極為討厭參加這種會議,哪里能像混亂陣營那樣,暮色薔薇幾乎擁有絕大部分的話語權。

  疾風戰神皺眉,冷然道:“說是為廣大玩家著想,我是沒有什么好說的。但是,你洛洛娜說以后的勇者火炬尖塔的祝福爭奪,我們守秩陣營負面較大,那就夸大其辭了。別忘了,現在我們守秩才是各大公會的中心所在,就算是你們混亂和深淵惡魔聯手,那也要打過后才知道。不信,你戰不停可以試試。”

  這番話火藥味十足,大有一言不合再打一場的意思,不過,疾風戰神的最后一句話就暴露了他的真實意圖,他的矛頭很顯然是深淵惡魔陣營一方。

  在座的人心中了然,深淵惡魔陣營剛出現時,疾風無雙公會走掉了一批精英成員,雖說不上傷筋動骨,也著實讓疾風戰神心疼了一陣子。有這樣的事情做由頭,疾風戰神自然對戰不停等人沒什么好感,事實上,在座的守秩和混亂陣營方面,都對深淵惡魔陣營沒什么好感。如果不是這樣的事情牽頭,以后就有可能是守秩和混亂陣營聯手對付深淵惡魔陣營的局面。

牛仔骑马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