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靈法醫第200章 無為有處有還無

  喬智身體連晃都沒有晃一下,依舊冷冷望著賴德民:“你果然還有一個幫手!好像還是個母的,也是你的姘頭?你先前的那個姘頭抓住了劉冰心,爬樓梯上到二十層樓的時候,不小心掉下去摔扁了。這個姘頭呢,摔死還是你自己打死?”

  喬智上來的時候,用探測術已經探查出還有一個人,在樓上,應該是在前面探路的,聽到他們說話,就隱蔽著潛下來躲在了水泥立柱后面,但究竟是賴德民的幫手還是建筑工人或者流浪者不清楚,他懶得召喚亡靈探查,因為那人就在旁邊。正好賴德民提到了犯罪動機,他也想知道,所以沒有動手。

  而那隱蔽的人突然開槍,但喬智身體早已經布滿了魔力護盾。

  他此刻已經是中級巔峰魔法祭司級別,馬上要升入高級了,身體的魔力護盾防御別說是一般的手槍子彈,就是高射機槍子彈,也難以洞穿。

  那些子彈射中他身體泛起的藍色光波,正是他魔力護盾化解高速子彈濺起的火花。那些子彈已經被魔力護盾包裹住。

  這時候,喬智一瞥眼,已經看清楚那人是個年輕女子,看她用槍的動作絕對不是新手,反應也很靈敏,剛才摸過來潛伏在自己身后的動作也很專業,若不是自己這來自異世界的魔法師,換成別的刑警,只怕已經尸橫就地了。

  原來賴德民有兩個女幫兇,而他自己又裝扮刑警或者交警,這簡直就是強強結合,難怪抓那些女人那么容易得手。

  賴德民一聽他殺了自己另一個女人,狂吼:“開槍!打腦袋!他穿了防彈衣!”

  砰砰砰……!

  賴德民手里的五四手槍對準喬智的腦袋連射幾槍,與此同時,微型沖鋒槍子彈也跟著點射他的后腦!

  當當當……!仍然是一連串的脆響,淡藍色的光波閃動。

  賴德民這下看清了,喬智的腦袋被一層淡藍色光暈包裹著,那十幾顆子彈,竟然懸停在了他腦袋外面半尺的地方,在淡藍色光暈中慢慢翻騰著。

  賴德民驚得眼珠子都要瞪出來了。他槍口正要調轉要對準人質付雨桐,可是,手槍卻紋絲不動,定睛一看,嚇得毛骨悚然,原來槍管已經被一只白骨森森的手抓住動彈不得,他旁邊,不知何時多了一具人形骷髏!

  隨即,眼前一花,緊緊抓著的付雨桐已經不見了,抬頭望去,發現喬智正摟著付雨桐站在那,冷冷望著他,一只手還指了指另一邊!

  賴德民的眼睛不由自主順著那方向望去,便看見水泥柱后面端著微型沖鋒槍的女友,也被一個骷髏人抓住了槍管,而沖鋒槍已經吐出的火舌,——那火舌是射向自己的!

  與此同時,他感覺自己緊握扳機的手指也動了幾下。被那骷髏人強行動了幾下。

  噠噠噠……!

  砰砰砰!

  子彈撕裂黑夜,飛射而來,鉆進賴德民的胸膛,從后背鉆出,留下幾個酒杯大的血窟窿!

  賴德民仰面摔倒,鼻口鮮血汩汩冒出,慢慢把頭歪過去,死死盯著喬智。

  現在他相信了,這個法醫,真的是個超人!而這時候,他的眼珠已經永遠停止了轉動。

  那握著微型沖鋒槍的女友,高聳的豐乳已經被賴德民的五四式手槍射出的幾粒子彈洞穿心臟,倒在了血泊之中!

  付雨桐被這一連串的槍聲嚇得尖叫,喬智摟緊了她,扯下她眼睛上的黑布,低聲道:“別怕,是我,我是喬智,賴德民和另一個匪徒都已經死了,你現在安全了!”

  “喬智!”付雨桐抬頭看了看他硬朗的臉龐,頓時心中踏實了,想抱他,可雙手被反銬著,顧不得緊緊蜷縮在他懷里,嗚嗚地哭泣著。

  喬智伸手到她后背,握住她的手銬,暗靈法力使出,卡簧變形,吧嗒一聲手銬松脫開了。

  付雨桐雙手自由,立即抱住了喬智的脖頸,摟著他又哭又笑:“我……我以為我要死了呢……嗚嗚嗚”

  喬智摟著她柔聲安慰著,掏出手機撥通了劉威的電話,報告說通緝犯賴德民找到了,說了具體地址,稱賴德民在與同伙火拼時,雙雙斃命。

  打完電話,喬智說:“咱們下去吧,到下面等他們。”

  付雨桐應了一聲,扶著他的胳膊往下走,可剛跨出一步,便哎喲一聲身子一歪,差點摔倒。

  喬智急忙將她扶住:“怎么了?”

  “我的腿,他們抓我來的時候摔倒了,不知道骨折沒有。好痛!”

  喬智忙蹲下身摸了摸她的腳,發現她的腳踝已經腫起老高,抬起腳讓她自己活動一下,雖然痛得厲害,卻還能動,說明腳沒傷到骨頭。安慰道:“還好,骨頭可能沒傷到,可能是脫臼或者肌肉拉傷了。”

  付雨桐不敢用那只腳踩地,單腿跳了兩跳:“沒事,走吧。”

  喬智攙扶著她下樓,這是一座爛尾樓,樓梯上高高低低放著一些碎磚、板結的水泥塊,還有木板之類的,喬智眼睛能夜視,這些不成問題,可付雨桐就不行了,一路跌跌撞撞,幾次差點摔倒,碰到痛腳,疼得掉眼淚。

  喬智低聲道:“要不,我抱你下去吧?”

  “你……,你抱我?”付雨桐聲音里含有明顯的驚喜。

  “嗯!好不好?”

  “……”付雨桐緋紅著臉很快地點點頭。

  喬智打橫將她抱在懷里,輕若無物,很快便下到了樓底。

  他輕輕將付雨桐放下,這是一片空地,沒地方扶,喬智只好攙扶著她,付雨桐借勢依偎在他懷里。喬智感覺到付雨桐的身子柔軟溫熱,想起兩人那次的親吻,不由怦然心動,側臉過去瞧她,卻正遇上她偷偷瞧過來的眼神。

  目光一碰,喬智慌忙躲開。

  喬智的慌亂,卻給了付雨桐勇氣,她忽然一個趔趄似乎要摔倒,喬智趕緊一把摟住她的腰肢,付雨桐借勢轉身過來抱住了他,仰起臉,吻住了他的嘴。

  喬智有些手足無措,分開,生怕委屈了她,親熱,卻又覺得不妥,沒等她想清楚該怎么辦,付雨桐溫熱的身體已經變得火辣,鼻息也變得急促了,嬌喘著把香舌探進了喬智的嘴里,笨拙地與喬智的舌頭纏斗。

  喬智身體的欲火很快被她挑逗了起來,一手摟緊她的翹臀,一手抱緊她的后背,將她緊緊貼在身體上,歪著頭含住她的香舌吸吮著。

  他嘴滑離她的櫻唇,吻著她的臉,滑倒她耳邊,低聲呼喚道:“雨桐……”

  付雨桐感到喬智胯下堅硬無比頂在自己雙腿間,身子不由得因為激動而輕輕發顫,但她沒有后退,反倒更緊地貼住了他的身體。

  喬智不愿再忍耐,他的手從后面撤回來,繞過她的小蠻腰,朝上探去。

  她知道喬智要做什么,她期待著,甚至調整了一下身子,好讓喬智能更好地發揮。

  于是,喬智的一支魔爪襲上了她的酥胸,雖然隔著衣服,卻還是能感覺到她乳房的彈力。

  在喬智輕輕揉捏下,付雨桐身子開始癱軟,眼睛也變得迷茫,鼻腔里發出了醉人的輕輕的呻吟。側過臉,尋找著喬智的嘴,吻住。

  喬智的手離開了她的乳峰,滑下她纖細的腰肢,從她的衣服下擺探了進去,摸到了她的文胸。

  付雨桐的文胸質地很好,有一層薄薄的墊子,估計乳房不會太大。但是,文胸的定型效果不錯,喬智的手掌劃過她的乳溝,感覺還是很深的。

  付雨桐身子顫動得更厲害,她的手下意識抓住了喬智的魔爪,她想逃脫,可是,她強迫自己堅持住,所以,她的手只是無力地扶住喬智的魔爪而已。

  喬智的手指尖從下面鉆進了付雨桐的文胸,擠開,他能感覺文胸劃開后一對乳房獲得自由的跳躍,如同一對可愛的小白兔,他毫不遲疑地捉住了一只,真的不算很大,但很結實而有彈性,尤其是那乳頭,就像一個馬奶子葡萄,頂住他的手心。

  這下,付雨桐很快全線崩潰,身子軟綿綿癱在了喬智的懷里,櫻唇也無力地滑開了。手臂也無力地垂落。

  喬智知道,這第一次的親密接觸,讓付雨桐昏厥了過去。他相信,這個美女記者,真的只是第一次和男人親熱。

  喬智將她打橫抱著,走到一堆整齊碼著的水泥磚上坐下,將她抱在懷里,等待著她的恢復。

  也趁著這工夫,讓初冬的夜風吹冷自己的欲火。

  片刻,付雨桐恢復了清醒,她害羞地把臉貼在喬智的懷里,粉拳輕輕砸了他胸脯兩下。

  喬智附身吻了吻她的嫩滑的臉蛋,付雨桐卻一側臉,吻住了他的嘴。

  兩人深吻著,直到遠處傳來警笛的聲音才分開。

  喬智扶著付雨桐站起來。

  黑夜里,付雨桐的目光閃爍,貼住喬智,仰頭望著他:“讓我做你女朋友,做你的妻子!好嗎?”

  喬智一愣,剛才的激情之下,渾然忘了別的,雖然他來自異世界,在奧莫大陸,男人娶幾個老婆那是家常便飯,可畢竟承繼了那個法醫的地球大陸思想,從一而終,忠于愛情等等,所以,面對付雨桐這個問題,喬智一下愣了,情不自禁道:“可是,我……,我已經有女朋友了,而且……,而且馬上要結婚了……”

  “我知道!”付雨桐展顏一笑,摟住了他的脖頸,膩聲道:“你救了我的命,我要以身相許報答你!別忘了,我們是領了結婚證的夫妻,雖然是這其中另有原因,可我們的結婚證說到底是真的啊。還有,我的身子你親也親了,摸了摸了,你讓我這一輩子還能嫁別人嗎?”

牛仔骑马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