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遁第1117章 散發青色光芒的古琴

  龍影盜墓集團在這兩年也發展壯大了起來,其擁有的基地也有好幾個,一處依然在北郊邊緣處的一棟房屋之中,而這棟房屋不遠處,便是郊外,對龍影盜墓集團的行動非常的有利。

  現在這個北郊已然成為了繁華地帶,可以說他們的盜墓基地就處在人們的眼皮子下面,不過這樣,無疑是最能夠掩人耳目的所在。

  并且,這處房屋是方游所擁有的一處房屋,就算發生天大的事情,東都的警察也不會來這里搜查,可謂是非常的安全。

  而且只有在行動時,龍影集團的人才會聚集到這棟房屋或者其他基地之中,至于其他的時間,他們都有著自己的工作,普通人根本不會察覺到,他們還有一個身份,還是盜墓賊。

  剩余的基地都在小島國東都城的邊緣地帶,距離郊外都是非常的近。

  只不過,這一處基地,是專門存放最珍貴文物的基地,里面那個由九條太郎所打造的地下室,已經成為了龍影盜墓集團專用的藏寶庫。

  一些珍貴的文物,都會先放在這里,然后視情況通過特殊渠道運回華夏,或者拿給龍游拍賣行進行拍賣,如果風聲很緊,那么這些文物將會繼續存放在這里,到了合適的時機,再運回華夏。

  在此負責龍游拍賣行事務的人,是董其林最為信任的人,要負責龍影盜墓集團所從墓中盜出來的文物,必須要有一個足夠信任的人來擔此大任。

  此時方游所來的這家基地,正是在北郊邊緣處的這棟房屋,在之前,他早已通過秘密電話與松本明道進行了聯系,其集合地點正是這一處基地之中。

  在許夢蕓和小六子三人從小島國回華夏,專門負責龍霖基金會的事宜之后,龍影盜墓集團的主要負責人,就變成了松本明道幾人。

  松本明道幾人曾經被方游救過兩次性命,對于方游十分的忠誠,而且在跟隨許夢蕓三人一同盜墓時,不斷認真的學習盜墓知識,也使得他們從只會挖坑的盜墓賊,變為了知識技術性盜墓團伙。

  而在許夢蕓走后,他們幾人不斷將龍影盜墓集團發展壯大起來,同樣,他們在招募盜墓賊的時候,也是極為謹慎,經過很多次的試探,并且讓一些朋友查詢這些人的身份資料,幾番下來,才能夠確認是否要接收這個盜墓賊。

  進入龍影盜墓集團,將會視每次所盜物品的整體價值,給予一定的金錢分成,不需要讓他們出去找墓,只要有行動時,準時到來就行,而且每一次行動過后,都會在計算出物品總體價值后,第一時間支付金錢。

  這讓小島國一些小團伙的盜墓賊十分的心動,不負責找墓,只負責行動,而且每次行動準時付錢,這簡直是他們這些找不到墓的盜墓賊們的福音。

  只不過,這一處基地,只有松本明道以及其他幾個非常值得信任的盜墓賊才能來到這里,剩余的那些盜墓賊,都不會知道這一處基地的所在,更不會知道他們真正的老大不是松本明道,而是龍游拍賣行的創始人方游。

  龍行集團的辦公大樓也搬到了北郊,而這棟大樓也正是在方游所掌握的幾個土地上為基礎建立起來的。

  從龍行集團到達龍影盜墓基地還是有一段距離的,方游并沒有坐汽車,而是步行前往,之前雖然參觀了一次,可是在眾多人員的陪同下,大多都是乘坐汽車,只參觀了一部分區域。

  現在的北郊與之前簡直大不相同,他離開時,北郊才剛剛因為龍游拍賣行而火熱起來,現在,非常的繁華。

  甚至一些國際知名品牌也在這里隨處可見,由此,再進一步證明了龍游拍賣行的強大名望。

  方游走了一段路程,確保身后無人跟隨后,這才向著龍影盜墓基地而去,從后門進入,輕輕敲了敲門,其聲響與次數也是有一定特殊含義。

  門上的貓眼被打開,里面有人向外看了幾眼,方游笑了笑,在他眼前,這道金屬防盜門根本不存在,他可以直接看到眼前這個人的模樣。

  仔細察看過后,房間中的人這才打開了房門,一臉尊敬的看著方游,“李先生。”

  方游笑著點了點頭,在許夢蕓三人來到小島國后,為了掩飾,他讓松本明道等人稱呼自己為李飛龍,雖然現在許夢蕓已經知道了他的真實身份,可是這個名字卻是一直留了下來,他也沒有打算更改。

  “松本,我和小蕓姐不在小島國的這些天中,辛苦你了。”方游笑著朝這名開門的人說道,此人正是松本明道。

  “李先生,您對我們有救命之恩,更是在我們走投無路的時候,收留了我們,為您做事,這是我們的榮幸。”松本明道面帶敬意的說道。

  關上了門,來到房間之中,此時房間中也存在著幾個人,看到方游的剎那,都不禁站了起來,恭敬的喊了聲李先生。

  這些人都是與松本明道一同被方游救下的人,對于方游,他們發自內心的感到尊敬和感激。

  感激的是方游救了他們的性命,收留的他們,而心中的尊敬,則是因為方游的成就。

  他們之前所在的幫會,其勢力可以說在東都排的上位子,可是在方游的計謀下,幾大黑幫進行混戰,竟在一天中,覆滅的無影無蹤。

  “都坐下吧,感謝你們為龍影盜墓集團做出的貢獻。”方游笑著和他們表示了自己的謝意。

  “方先生,這是我們應該做的,我們很久以前在學會盜墓后,便有一個夢想,那就是成為一個能夠盜墓小島國的大盜,您給了我們這個機會,讓我們能夠實現自己的愿望。”松本明道等人面帶敬意,很是認真的說道。

  方游笑了笑,“你們的愿望是你們的愿望,不管如何,我都是要謝謝你們。”

  接下來,方游聽取了松本明道等人自從龍影盜墓集團成立以來的所有盜墓匯報。

  從龍影盜墓集團成立到現在,也有一兩年的時間,在這段時間中,他們幾乎將整個東都盜了一大半,共盜墓穴約有三百左右。

  得到的所有文物,加一塊,達到了三萬余件,其中二萬件已經通過特殊渠道,送到了華夏,現在正在龍文博物館之中擺放著。

  剩余的一萬件,其中有幾千件是不太珍貴的文物,大多通過龍游拍賣行,或者他們通過地下黑市出售了出去。

  而余下的幾千件文物,其中有一些非常珍貴,有一些則還未來得及運送回去,都在龍影盜墓集團各大基地中存放著。

  現在除去行動的花費,以及支付給人員的報酬之后,龍影盜墓集團的秘密瑞士帳戶上,其余額,已經超過了十億人民幣。

  方游笑著點了點頭,幾千件不太珍貴的文物,再除去行動和人員金錢,能夠有十億人民幣,已經非常了不得了,這可是無本生意,就算是憑借唯美珠寶行的實力,賺取到十億人民幣的凈利潤,也需要幾個月的時間。

  通過特殊渠道運回華夏,這非常的耗費時間和精力,更有著極大的風險,所以,不是特別珍貴的精品型文物,一般都會在小島國本地進行處理。

  在這一兩年的盜墓之中,便有著如此多的收獲,使得方游在感慨之際,不免有些憤怒,不算小島國在二戰時期的掠奪,在其清末時期,恐怕就已經掠奪了不少的文物。

  在聽取完匯報之后,方游笑著對他們說道:“松本,你們都很清楚,盜墓是極為危險的一種職業,哪怕有我身后背景的照顧,也同樣有著風險,如果你們現在想要過上安定的日子,可以跟我打個招呼,退出龍影盜墓團,我的性格,相信你們也有所了解,不會像九條太郎那樣對自己人下手,永遠不會,當然,前提是你們不能透露關于龍影盜墓團的任何資料。”

  “只要你們想退出,我不會拒絕你們,因為你們在這些年,已經幫了我很多,不用顧及我的想法,你們的想法如何,就如何去做。”方游笑著說道。

  松本明道幾人互望了一眼,然后均搖了搖頭,“李先生,我們不會退出,這些年,我們在盜墓之中,獲取了很多的快樂,并且,我們的愿望還沒有實現,怎么能退出。”

  “你們,好吧,請記住一點,無論發生了任何事情,我永遠都會是你們所認識的那個李飛龍,既然如此,為了實現你們的夢想,我所能做的只有這些,這是我在華夏時所學到的關于一些墓葬的知識,其中有小島國的,也有其他國家的,你們認真翻看一下,有任何不懂的地方,都可以來問我,這段時間,我會一直呆在東都。”

  見到他們如此堅定,方游也沒有勉強,而是從隨手攜帶的背包中掏出了自己在天京大學中所做的筆記還有一些關于墓葬知識的資料圖片,然后交給了他們。

  松本明道幾人向方游說了聲謝謝,然后拿起桌上的資料看了起來,這一看,卻是一個個都沉浸入了知識的海洋中。

  看到幾人的模樣,方游笑著搖了搖頭,許夢蕓曾經說過松本明道幾人學習非常的努力,看起來,是真真切切的事情。

  “松本,我去地下室看一看古玩,你們先在這里學習著。”方游笑了笑,然后朝著記憶中的地下室而去。

  松本明道點了點頭,連頭都沒抬,繼續沉浸在這墓葬的知識之中,這些知識,有些他們非常熟悉,有些,則是他們從未得知過的,這就好像一個學廚師的人,得到了無數珍貴的菜譜一樣,那種快樂,很多人都可以想象的到。

  只是看了幾眼,松本明道忽然意識到了一個問題,連忙追上了方游,此時方游已然快走到地下室門口,他喊住方游,然后充滿歉意的說道:“方先生,剛才一時有些失神了,忘記告訴您,這個地下寶庫的密碼許小姐已經改了,我現在就把密碼告訴您。”

  說著松本明道將改過之后的密碼告訴了方游,然后再度為自己剛才的行為而道歉,方游笑了笑,“松本,沒事,能夠看到你們努力學習,這就是你們對我最大的回報,這點事情,不算什么,你回去吧。”

  松本明道向著方游鞠了一躬,然后走到了地面上,方游則是笑著搖了搖頭,看著眼前的合金大門,面上露出一副毫不在乎的神情。

  就算密碼改了又如何,他之前可并不打算通過密碼進入,以前或許他會對合金大門沒有任何的辦法,可是現在他領悟了金遁之術,這個合金大門,對于他來說,完全是虛無的。

  走到門前,看到有攝像頭存在,他不免搖了搖頭,然后輸入了密碼,打開了地下寶庫,進入了其中。

  進到寶庫之后,大致用眼睛一掃,他發現這里的文物比之前剛來到這里時,要多了近千件。

  擺放文物的貨架增多,而且每一種在方游已經發動遁術的眼睛中,都是帶著各種光芒,看起來就如同一個七彩光芒世界。

  從這些光芒還有其中靈氣的濃厚來看,有很多都是精品古玩甚至是珍品,之前聽聞松本明道的匯報,這個寶庫里,所存放的都是他們盜墓之中最珍貴的文物。

  在這里,他不僅又發現了一件鈞窯,而且還看到了官窯,定窯,哥窯瓷器,每一種瓷器,都是帶著獨特的魅力。

  這讓方游頓時有一種驚喜之感,五大名窯的瓷器,或許能在自己的龍文博物館完全聚齊了。

  一直以來,聚齊五大名窯的瓷器,是許多收藏愛好者,包括很多博物館的夢想,可是現實卻很殘酷,五大名窯每一種瓷器,都是非常珍貴,許多博物館根本難以做到,也只有在眾多博物館舉行聯合展覽時才能夠聚汝,鈞,官,哥,定五大名窯于一體,讓所有古玩收藏愛好者一飽眼福,可是這種聯合展覽的次數非常的少,有時候根本一些博物館根本不去參與,也無法聚齊,在一家博物館中,能夠看到五大名窯中的所有,是很多人夢寐以求的事情。

  這幾種瓷器,都是大件的花瓶,想必運輸很困難,這才被松本明道等人先放在了這里,然后找尋機會。

  除了瓷器,方游還看到了許多古代名人的書畫作品,有幾副,甚至超越了他博物館中現在展出的珍貴作品。

  在觀看之時,并不是所有東西都為變成光芒,方游現在擁有著三種遁術,金,水,土,以水形成的古玩,恐怕除了酒之外,再無它物,而金屬與土類所制成的古玩,都會變成光芒,其他材質的古玩,只是會流露出靈氣而已。

  其中大部分靈氣都赤橙之間,偶爾有幾件會出現黃綠之色,赤橙代表著清明兩代,而黃綠,則是到達到元宋朝代以及之前的朝代。

  其中,方游更是在一把古琴上,看到了那流露出來的青色靈氣,這讓他有些驚訝,青色靈氣,他并不陌生,但是所見也不多,他和葉語晴身上所佩戴的戰國龍形玉佩,其中所存在的靈氣便是青色的。

  而那無形無影的承影與含光劍,亦然也是青色靈氣,以靈氣顏色的辨別方式,這青色,可以說此物品,已然達到了戰國時代。

  一把戰國時期的古琴,竟能保存到現在,還飄洋來到了小島國,這自然讓方游有些驚訝,在上次小島國國寶拍賣會上,武部司仁為了拍到國寶,出了一張宋代古琴,而且是宋徽宗御制,乾隆賞玩過的古琴,在小島國古玩界包括華夏古玩界,都引起了不小的轟動。

  琴一類的文物,都是用木頭作成的,而木制物體,都是會隨著時代而慢慢的消逝,比起瓷器一類的古玩,更加的難以保存。

  宋代跟今約有一千余年,能夠保存到現在,已然是個奇跡,那張宋代古琴,現在正在龍文博物館中擺放著,是博物館中雜項展廳的珍寶之一。

  現在在這寶庫之中,竟然又出現了一個戰國時期的古琴,雖然有些破損,但是還算完好,能夠保存到現在,這已經不是奇跡了,而是傳奇。

  由于不是光芒,方游走近稍近一些,才發現這古琴中流露出的青色靈氣,走到近前,正準備仔細觀賞時,電話突然響了起來,看到號碼,他笑了笑,接通了電話,然后點頭說了兩句話,看了一眼面前的古琴,搖了搖頭,走出了寶庫。

  電話正是山田會長所帶來的,說他和高田總監已經快要到達龍豪酒店了,方游自然無法久待,這戰國時期的古琴,也只能等到明天再看了,只不過,從其靈氣的濃厚來看,絕對是一件不可多得的珍品。

  如果不是山田會長和高田總監是他的朋友,幫助他渡過了許多困難,方游可以為了觀看古玩,而推掉這場飯局。

  只是現在,也只能忍痛割愛了,好在這古琴是在自己的寶庫之中,無需擔心,方游走出寶庫,關上了大門。

牛仔骑马电子